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周礼》“冢宰”与金文所见西周王家之宰

[作者:谢乃和]  [2012/2/15]
提要:《周礼》设计的西周行政组织中有冢宰统摄六官制度,以负责王室事务的家务总管冢宰作为王朝政务官的首脑。这被学者解读为《周礼》乃后世对西周王朝政制做理想化建构的力证之一。传世和20世纪发现的日益丰富的彝铭表明,宰官乃周王家宰,掌管王室经济财用为其常职;在西周王朝家国不分的政制下,作为王室事务官之长的宰官又兼具公卿级的王朝政务大臣的角色,这应是《周礼》制度设计的历史依据,也是战国以降宰相名号溯源于“冢宰”的根由所在。 

关键词:《周礼》 西周 冢宰 家宰 宰相 
西汶艺术网
被认为是西周行政法典理想建构的《周礼》,有冢宰统摄六官之制,地位颇类于战国时代的宰相,这一制度设计的奥旨成为传统学术纷纭聚讼的话题。怀疑论者认为,将职掌周王生活琐事的王室宰官置于王朝职官之首,是《周礼》中王朝政制乌托邦建构的力证。持论的另一方则认为,此乃周公创典建制之精义奥旨之遗。论争的双方均博稽文献,考求《周礼》制度的本原。承载着上古历史信息的文本本属稀缺,囿论于仅有零星相关记录的传世文献,主观臆断成分很重。随着20世纪学术范式的转型和金文材料的积累与丰富,蒐集金文中宰官的相关记录,廓清有关西周王朝官制中冢宰一职的迷雾,对西周王朝政制、《周礼》的史料价值及先秦宰相名号制度的来源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本文试作相关问题的抛砖之作,以为专家斧正之资。 

一、问题的缘起 

《周礼》将西周中央政权组织建构为天、地、春、夏、秋、冬六官系统,其中天官冢宰地位最为重要,统摄六官,俨然就是战国以降的宰相。《周礼》中,冢宰除了担当王朝行政事务的首脑之外,还扮演着周王生活类宫官之长和统掌王室经济的角色。《周礼》成书之后,历代经史大家对冢宰身兼王朝与王室事务官两重身份颇为不解。宋代对《周礼》抨击最烈的胡宏为《周礼》成书可疑论的代表。他认为:“周公成文武之德,相成王为太师,乃广置宫阙、猥亵、衣服、饮食、技艺之官以为属,必不然矣。”略晚于胡氏而对《周礼》深信不疑的王应麟则说:“嫔御、奄寺、饮食、酒浆、衣服、次舍、器用、货贿,皆领于冢宰……为周公相成王格心辅德之法。” 可见不论是疑还是信《周礼》者,均认为宰官系统为宫壸之内服御周王性质的生活类宫官。即使是王应麟,注意到了器用、货贿等经济财用亦归宰官系统掌管,却仍然将其视为圣人周公“格心辅德”的表现。传统学问家对《周礼·天官》 

中宰官作为生活类属官给予特别关注的同时,对《天官》中宰官掌财用和大府、玉府、内府、外府、司会、司书、职内、职岁、职币、司裘、司皮及其他掌经济财用的属官却没有给予充分的注意。 

近代以来采取二重证据法来研究西周官制的学者,多据宰官职掌宫壶、服御周王生活的认识,归纳金文及文献中的宰官职官系统。早在20世纪40年代,斯维至先生就发表《两周金文所见职名职掌考》一文,据宰官系统为生活类宫官的认识,将金文中善夫、妇氏数职划归宰官之下。 80年代,首开以金文结合文献对西周官制中职官系统加以划分的左言东先生,则认为在中央政府之外,还有一个王室事务部门,掌管周王的家务和警卫。宰为王室事务官之长,属官有膳夫、缀衣、太仆、御、虎贲、趣马、师氏、门尹、小臣、寺人、九御、火师、水师、大酋,将王室事务官限定为王宫范围内主管周王侍卫、车马及生活类事物的职官。 八十年代中期,张亚初、刘雨两先生出版《西周金文官制研究》,第一次系统地以金文为主要材料研究西周官制。他们认为周王家宰虽然参与了一些礼仪活动,但其最基本的职能是管理王家事务,为周王家臣。西周之宰,主要是管理王家宫内事务,与《周礼》的小宰、内宰地位职司相当。例如《蔡簋》云:“死尸王家内外,毋敢不闻,司百工,出入姜氏令”。《周礼》小宰“掌建邦之宫刑,以治王宫之政令”,《内宰》“以治王内之政令,以阴礼教六宫。”所以,尽管《周礼》给冢宰戴了个大帽子,以云其可总揽百官之治,但细考其所属六十三官,皆为王之衣食住行等宫中事务官,而这些,与西周金文中宰所职掌的内容是十分接近的。所以,《周礼》一书,在客观上为我们保存了许多珍贵的古代职官制度的史料。 是张、刘两先生在肯定《周礼》史料价值同时,将宰官主要职掌看成服御王室的饮食生活类宫官。宫长为先生于上世纪末撰文接受了他们的观点,认为宰官是周王家臣、职掌宫廷类事务,并据此归纳其属官。 宫先生又据《周礼·天官》、《毛公鼎》有关记录补加了一些职官:“再有底渔、司王宥、司鼓钟等,也是宰的属官。此外,我们从《周礼》一书来看,小宰以下,均是其属,计有宰夫、大府、司会、内宰等五六十人之多,包括《考工记》所记‘百工’等等,也都是其属官。”自宋以来传统学术观点就一直认为周王室事务官即为宫壸之内服御周王生活事务的系统,王室事务官职司仅限于这类事务。宫先生据《周礼》补充的这些职官职司多为经济财用,显然已经注意到上述的《周礼·天官》中除生活类外的那些职掌财用的属官。但《周礼》晚出,以之立论尚需论证。从《毛公鼎》中周王册命毛公职掌“我邦我家”,接着记其掌管的职官有“卿事寮大史寮于父即尹,命女兼司公族雩三有司,小子、师氏、虎臣、雩朕亵事”来看,卿事寮至三有司等均为王朝大臣,“小子、师氏、虎臣、雩朕亵事”为王族、近身贴卫及其他生活服御类职官,则传统学术观点归纳的宰官系统职掌及其系统自有渊源。但诸家所归纳标准暗含王室事务即为宫廷内生活类杂务这一思想,在研究金文中“司王家”的周王家宰职掌时,忽略了王家在西周金文中指政治经济实体的问题关键。 

页码1 2 3 4 5 6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