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唐朝水墨画与贬官士人性格中的禅道境界

[作者:王运涛]  [2007/3/8]
摘要:

唐朝水墨画的最后完成标志着贬官士人性格中禅道境界的最后完成;唐朝,禅广泛普及到文人日常生活中,水墨画使贬官士人的禅道倾向在绘画上有了最完美的表现;从水墨画的作画方式和水墨色彩等方面我们可以深刻体悟到唐朝贬官士人的禅道境界和宇宙观。

关键词:唐朝水墨画;贬官士人;禅道境界 ;作画方式;色彩

  对水墨画问题的思考,离不开“全球化”文化环境这一思维基点已成为今日学术界的基本共识。今日水墨画的基本形态,正是在中国传统美学之基质与西方文化精神的碰撞与互渗中孕生的。而水墨画于中国古代贬官士人却是有着非同寻常的渊源。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大凡在政治上春风得意,或在仕途中跃跃欲试,或曾受到某种可证明“皇恩浩荡”的礼遇,则往往积极进取,锐意革新,不仅执著地追求自己的政治抱负,而且“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种大济苍生的伟大使命感顿时油然而生。而每当仕途失意,落拓潦倒,不为人用,甚至不为人知时,则往往转向自然,寄情山水,浪迹于江湖,返朴于林泉,于是乎,高蹈出世,隐遁绝俗,“和同天人之际,使无间也”(扬雄:《法言•问神》)。到了此时中国士大夫才往往典型地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诗哲画师,回归至康德所言之既无明确的目的而又符合目的性。[1]张法先生在其《中国美学史》一书中这样写道:“从山水画到水墨画,不但标志着中国绘画各主要因素(构图、线墨)的最后完成,同时也是贬官士人性格中禅道境界的最后完成。”[2]



唐时道佛合流,禅宗勃兴,习禅在一定程度上业已成为士大夫生活的一种习俗,并由此禅意升华,绘画创作开意境说之先河。当是时,禅已广泛普及到贬官士人的日常生活中,如韦应物《夜偶诗客操公作》:“尘襟一潇洒,清夜得禅公。远自鹤林寺,了知人世空。”表明当时贬官士人在家中也常常独自习禅。还有些人专门营建了禅居,如白居易在庐山东林寺旁营建的草堂就是禅居。他说“第一莫若禅,第二无如醉,禅能泯人我”,“泯人我”即是坐禅时的心理体验。禅道之风之所以盛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坐禅呈现的心理状态,正是贬官士人艺术创作追求的心理境界,所谓“陶钧文思,贵在虚静”。静穆的观照和飞跃的生命构成艺术底两元。”意境一语,最早见于唐代诗论,后广及传统艺术的各门类。它或指有意有境(主客观统一),或指意中之境(主观中之境象),或指含意之境(客观化之境象),场合不同所指亦不尽相同。在绘画中意境一语和水墨山水画的关系最为密切。

关于禅宗与艺术的关系,宗白华先生也有这样的论断:“禅是中国人接触佛教大乘义后体认到自己心灵底深处而灿烂地发挥到哲学境界与艺术境界”。禅宗是中国的佛教宗派,属于宗教;对于士大夫来说,禅更是一种人生哲学、心灵哲学。自唐代崛起之后,它便迅速地影响了许多士大夫的心灵,禅对于士大夫,其主要意义并不在于“成佛”的宗教皈依,而在于以“如梦如幻”的人生观来解脱灵与肉的苦恼困境。因此,从唐朝开始,贬官士人就常把参禅与作画相提并论,参禅入定,可以达到艺术创造所必需的心醉神迷的内心体验,唯有在这种内心体验中,才能做到万象合一,物我同化,思绪万千,自由驰骋,充分抒发自我情感和意志,创造的灵感编入幽静山涧的飞瀑,续续不断,如万古长空的明月,朗朗皎洁。于是水墨成为时尚,成为文人参禅问道的利器,也就水到渠成了。水墨渲淡之风由文人而起,也为文人而用。在文人圈中流行的这种雅兴很快就成为了绘画界追逐的对象,各得一法。张彦远云:“由是山水之变始于吴,成于二李。树石之状,妙于韦,穷于张通。通能用紫毫秃锋,以掌摸色,中遗巧饰,外若混成。又若王右丞之重深,杨仆射之奇瞻,朱审之浓秀,王宰之巧密,刘商之取象,其余作者非一,皆不过之。近代有侯莫陈厦、沙门道芬,精致稠沓,皆一时之秀也。”[3]

正是儒的入世、道的超脱、禅的意趣在客观上为面临进取与隐逸两难抉择的士大夫,起着心理上的协调作用。水墨画使贬官士人的禅道倾向在绘画上有了最完美的表现,在中国文化中,儒家思想是支持文化的大框架,这在于它理想的文化设计,即它的形而上层面。然而儒家思想一旦进入实际的操作,即进入礼法,就因受到皇权的牵制而往往出现变味,这就破坏了文化设计中贬官士人作为独立整合力量的正位,禅道的出现,既不破坏贬官士人对皇权的忠心,又确保着贬官士人的独立性和理想性。



水墨画的独特境界,要求独特的创作方式。张彦远《历代名画记》通过对两种绘画方式的比较,提出了与水墨画同调的创作心态:“夫用界笔直尺,界笔,是死画也,守其神,专其一,是真画也。死画满壁,曷如污墁?真画一划,便见生气。夫运思挥毫,自以为画,则愈失于画矣。远思挥毫,意不在于画,故得于画矣。不滞于手,不碍于心,不知然而然。”这种“意不在于画”,“不知其然而然”,也就是司空图《诗品》讲的:“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着手成春。”(自然)“性情所至,妙不自寻。遇之自天,冷然希音。”(实境)“是有真迹,如不可知,意向欲生,造化已奇。”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