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周易》系统的直觉功能

[2009/12/12]
论文提要

本文探讨《周易》的系统构成以及隐于其深处的直觉问题。《周易》以卦画与卦爻辞的基本结构形式,构成一个结论判断的硬件系统,以应对任何可能的疑问:它以特殊的卜筮操作规程作为软什系统,以保证将任何可能的疑问经由卦画导入结论系统。只是在这两者运行环境当中进行的判断运作过程中,《周易》才实现了自己的完型,它的完整内容也才得以展现。这个充型系统的突出特征亦即它的灵魂所在,恰恰又在于它判断过程的不充备、不完整。因为,假卜筮“叩而决”其“虚设”在那里的结论,问和断之间不存在使判断成立的任何依据。显然,由于疑问跟结论的对应靠得是几率,所以这个不完备不能用理性的方式而只能用非理性、用某种直觉的方式来填补。这表明,《周易》于现实的判断过程中展现它全部内容的同时,提供了开启直觉之门的方法,所以说,它的功能正是指向人的直觉作用。

关键辞:功能,考查,系统,直觉,周易

《周易》留给后人许多有益的东西。我感兴趣藏在它下面的那些东西,不论它们是否已经真正给人们带来过益处。因为,只要它存在着,它就是有用的。可从中启迪、获益。

在《周易》下面藏着的东西中,有一个便是直觉(intuition)。《周易》下面的直觉,正是本文要考查探究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这样的探究需要先搞清有关直觉本身的两个问题。

其一,直觉究竟是什么。在这个问题上,西方学者从心理学的或哲学的角度虽进行了很有益的探讨,如精神分析在考察无意识时的研究,如伯格森(HenriBergson,1859-1941)的形而上学式研究,但总得来讲,我们对它仍知之甚少,还不足以作出十分明确的界定。这里,我们依然沿用“直觉”的基本含义:“不诉诸理性(推理)的理解力”(thepowerofunderstandingsomethingwithout

reasoning);

另一,研究、描述的可能性问题。按照理性的(rational,通常是指推理的reasoning)观点,直觉无法展开为一个过程,无法看到它的因果细节。事实上,这里暗含着一个悖论。一方面,直觉的非逻辑、非理性说明,逻辑或理性在它面前是苍白无力的,而另一方面,人们研究及叙述它又需要逻辑、需要理性。这多多少少说明了人类在自己的直觉面前的无奈。但,并不意味人类在直觉面前是无能的。我这样看,考查直觉不妨可以进到它的里面,充分感受它、体认它,而相应的研究则可以站到外面,在与正常理性(或分析)的比较当中阐释、描述它。(已有的研究也多是这样做的。)

将论题定位为藏在《周易》其下,一层意思是说,直觉问题是《周易》所论中至为深刻的内容;另一层意思则在强调,《周易》是以其晦涩的、间接的方式来论直觉的。囚此,不清理研究的思路,很难深入进去、很难探出个所以然来。就此,想谈一谈跟这种探究相关的4个方法态度问题。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头一个叫原易。呈于表层的较之蕴于深层的,必然在表现上变宽泛许多也丰富许多。《周易》那个下面或里面的东西,在表层上往往呈出表达上的多样化米。因此,为了走进里面,探及它的下面,需要检查核实它多样化的表面,需要还原《周易》本然;

二一个叫全易。主要是处理《周易》学与术的关系。《周易》既是“至命之书”,又是“尽性之学”。为学亦为术,这是《周易》表面的东西。但它们又统一于同一的内里。学和术——如果这样划分足以周延《周易》的话——都需要检查、核实。遂其任一,不是不能走进它的里面、探及它的下面,然执一点、一面而进入、探及者,仅仅是一点之一点而非整体中的点,仅仅是一面之一面而非整体中的面,因而点非点面非面,似易而非易,不及《周易》之实际。《周易》学术,

“不偏主一事”,即所谓全易;
西汶艺术网
二一个叫参易。不论怎样,术跟学不同。术要身体力行,学则不尽其然。但既然学、术都是《周易》的面,透过它们才见得《周易》内里之本然,那么,今朝为学(研究),尤其是为直觉之学,就理当力尽其然。意即,要实证实修,进到里面,以真正体悟个中精蕴:

最后一个叫观易。参易以防止只在“外面转”而“进不去”,但也很容易使人“进得去而出不来”。“不进去”或“不出来”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研究态度,不在这里赘述。需要指出的是,“进不去”定然不见易之全,“出不来”陷于易同样无法全易。两者都迷失了作为研究的“自我”主体。观易强调,在“进得去”的时候,还须“走得出来”,能“站在外面”,作理性的分析,从而把住研究的“自我”主体,以保证研究和叙述的整体性和客观性。

总之,原易全易是还原现象寻找本然依据,属基本态度问题;参易观易则涉及观察和研究的方法问题。这,是本文考查《周易》直觉的基本出发点。



我们说,直觉是藏在《周易》下面的东西。要探索它,需要现象学式的还原,需要从基本的也是看上去最为简单的话题谈起。

一个最基本的话题是:“《周易》是什么书”?

这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老话题。这里老话重提。因它毕竟是本过于特殊的书,人们不免有看走眼的时候。常常把不属于它的说成是它的,把本属于它的却摆在一边;因它毕竟是本那样特殊的书,需要先搞清它特殊的内容结构和范围,才好谈论像“们司易》及其……”之类的问题,包括本文探讨的《周易》直觉问题。

那么,“《周易》是什么书”?虽然可以从多个角度回答,但最简单者莫过于把一本《周易》拿来、呈上。答:这本书就是《周易》;《周易》便是这本书。这时我们把眼光投向了它的细部、它的结构。是一部结构特殊的书。

拆开《周易》的结构,里面有5种构成成分:卦画,卦名,卦辞,爻辞,爻辞,其中,卦辞爻辞皆文辞语句,卦名乃卦画之名故随其卦画,爻题乃卦之爻画名也随其卦画。将同类项予以合并,总其结构成分为辞与画两类。两者的结构安排也很明显:以画带辞,以辞系画。辞和画相对应,一定的辞总是对应于一定的画,且不容错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既然存在这种确定的对应性,那么,对于对应的辞和画从而整体的辞和画来说,二者在实质上就势必存在某种一致性。由辞看起。辞,卦辞和爻辞,都是判断,是结论,是答案。简单者如“利贞”(大壮)、“悔亡”(咸九二)类是,复杂者如“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蹇)、“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晋初六),类是。很多辞句在进行判断时,加入了一些与画相干的内容描述。与卦画卦名相干者,如坎卦辞“习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与爻画相干者,如乾卦当中的“潜龙”(初九)、“见龙再田”(九二)、“飞龙”(九五)、“亢龙”(上九)、“群龙无首”(用九),等。这些辞句虽是对相应的画的描述,但其中已内含了语句判断的吉凶结论,像“亢龙”本身就内含着“悔”那样。辞的这种叙述形式己经说明,它跟画之所以相关、相对应,乃因画本身也是一种判断方式。因此说,《周易》全书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议论,或辞或画,皆是答案、结论。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