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二郎神与李冰之谜

[作者:杨继忠]  [2010/3/29]
论文关健词 二郎神 李冰 蚕丛  鳖灵 三星堆 金沙商代遗址 父子说的颠倒

论文提要 二郎神李冰地位与崇拜重心的此消彼涨,是官本位与民本位长期斗争的反映。民本位的高涨,使二郎神名声和威望大超李冰百倍,官本位为反击民本位,将ニ郎神打扮成李冰儿子,民本位为了再次反击官本位,乃将二郎神长期供于二郎庙大殿,奉为主神,仅将李冰供于偏殿配享.造成"子掩其父",颠倒父父子子四字基本原则的矛盾

二郎神是古蜀国王蚕丛,李冰是古蜀国王鳖灵帝

中国人不忘本,故黄帝陵至今有人参拜。蜀人不忘本,故蜀人对老祖宗情有独钟。蚕丛是蜀的化身,因为蜀本来就是蚕虫,一只夸张了眼睛(目)的蚕虫。《诗经》上说:“蜎蜎者蜀,蒸在桑野。”蚕为天虫,神圣之物.传说中,黄帝于蜀地娶蜀山氏螺祖为正妻。蜀山氏嫘祖发明了种桑养蚕剿丝织帛,其子昌意娶蜀山氏之女昌仆为妻,这婚姻是以蚕虫为纽带。蜀是蜀人的精神支柱,是蜀人的图腾,是蜀人的宗教,蜀字包孕着深厚的辉煌的文化内涵。北宋蜀人黄休复<茅亭客话>卷九<鬻龙骨>言:”古蜀有蚕市,每年正月至三月,州城与属县循环一十五处.耆旧相传:古蜀蚕丛氏为蜀主,民无定居,随蚕丛所在至市居,此之遗风也.”该书卷九.蚕馒头又言’新繁李氏,失其名.,家养蚕甚多,将成值,桑大贵,.逐不终饲而埋之,鬻其桑叶,大获其利。将买肉麦归家造馒头,食之,擘开,每颗中有一蚕。自此灾疠俱兴,人口沦丧。夫蚕者灵虫,衣被天下。愚氓坑蚕获制,有此征报尔”。成都又名锦城,锦,蚕丝所织,蜀与蚕,自古不可分离.,蚕丛为纵目人.1986年蜀地广汉三星堆祭坑出土的精美文物,正是古蜀文明的具体形象载体,其中的纵目人青铜面具,正是蚕丛,正是蜀的代表,正是蜀的化身。李白诗云,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蚕丛开国,特意与以蜀字命名其政权。由于蜀在蜀人心目中的神圣地位,使得在蜀的帝王侯们,都要自命为“蜀”。公元前316年,秦军灭蜀后,也不敢抛弃蜀字,秦派秦公子繇通来蜀地作“蜀侯”。三国时,外省人刘备在成都称帝,也称“蜀汉”;五代王建孟知祥在成都称帝,也称蜀(前后蜀);北宋王小波李顺起义在成都建立政权,叫“大蜀”。以蜀字命名政权,正是为了利用蜀人对蜀的崇拜。

蜀人对蜀的崇拜,也即是对蜀开山老祖宗与庇护神——蚕丛的崇拜。当崇拜蚕丛的祭坛宗庙被入侵的秦军捣毁后(三星堆古蜀国祭祀坑文物有明显破坏痕迹)这种崇拜不会断绝,而是要改头换面继承下去。古蜀人对蚕丛的崇拜与怀念,代代相传。蚕丛的形象,蚕丛行使王权、巫术权、神权的法器神器的形象,口口相待,留在一代接一代的蜀人心灵深处。三星堆出土的青铜面具纵目人形象、手持“ ”形兵器的青铜人形象,几件呈“ ”形的大玉璋(兵器)形象,都迥然不同于中原,是古蜀人崇祀的对象与独特的兵器。《越绝书》说,黄帝以玉为兵。黄帝子娶蜀女,此惯例传至蜀。而那高近4米的九鸟青铜神树,正是“射日”神话的证物,且与射猎有关。殷墟甲骨文中有商王一次就征调“蜀射三百”的卜辞。可见商代蜀人善射。

据《蜀王本纪》等书记载,古蜀国王“鱼凫田于湔山”、“蜀王猎于褒谷”,可知古蜀国国王们喜欢驰猎,驰猎离不开的东西是什么?是猎犬。而三星堆祭坛最大的青铜面目,正是纵目人。至此,我们至少可以肯定:古蜀人对古蜀开国者蚕丛的崇拜,在秦灭蜀后的高压时期,在“偶语诗书者弃市”的时期,在“史官非秦纪皆烧之”的时期,至少可以转入地下,转化为对三件具体形象——纵目人、 形玉兵器和射猎用的猎犬的崇拜。

蜀人对这三件物事的崇拜,最终孕育出了一个纵目、带犬射猎、手持 形兵器的神——二郎神。二郎神即蚕丛。道书《灌江备考》上说:“二郎为蚕丛之后,故其目纵。”二郎神额上,正有一纵目。《搜神记》、《醒世恒言.勘皮靴单证二郎神》、《西游记》、《封神榜》、《宝莲灯》、《劈山救母》、《二郎搜山图》、《二郎斩蛟》、《二郎神醉射锁魔镜》、《聊斋志异》、《唐三藏西天取经》、《二神传》、《川主三神合传》、《大闹天宫》……等古典文艺作品中的二郎神,正是纵目、带犬(哮天犬)、手持三尖两刃刀的形象。二郎神神通广大,不但治水,还能治病,还能降魔,还能除妖。《西游记》中,正是二郎神放哮天犬将齐天大圣孙猴子擒获的。据鲁迅考证,大禹治水擒获淮涡水怪无支祁,无支祁即孙悟空原型。则二郎神身上,又有大禹的影子。二郎神家在灌口(今都江堰市)大禹家在灌口上游20多公里处的刳儿坪,离都江堰很近,二人的共同点是都是治过水。刳儿坪、灌口是古代蜀人、羌人杂居地。《史记》说:“禹兴于西羌。”《新语》说:“大禹出于西羌。”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成都街头常有打出“专修河堰,包打水井”招牌的羌人,可知从大禹、蚕丛起,治水是蜀人羌人的传统绝活。灌口是都江堰所在地,是二郎神施展治水本领之地,是天府的源头。今天都江堰二王庙(古称二郎庙)内,有“蚕岩”古迹。二郎神从灌口诞生,走向全国,成为全国级的神。全国各地,多有二郎神庙、川主神庙(二郎神曾被北宋真宗封为“川主清源妙道真君”)。在不同时空,人们有将二郎神与李冰混为一谈者,直到南宋朱熹,才将二郎神判为“李冰第二儿子”。

唐代,二郎神已威名远播,并出现了“二郎神”词牌名。北宋杨无咎.逃禅词《二郎神·清源寿辰》中写道:“炎光欲谢,更几日,薰风吹雨.共说是天公,亦嘉神贶,特作澄清海宇.灌口(今都江堰)擒龙,离堆平水,休问功超前古,.当中兴.护我边陲,重使四方安堵.    新府,祠庭占得,山川佳处,看晓汲双泉,晚除百病,奔走千门万户.岁岁生朝,勤勤称颂,但可民灾无苦.只愿得,地久天长,协佐绍兴皇都.”北宋川陕节度使张浚,为破夷敌石乞答,亲自到二郎庙中祷神,并获得二郎神之助,取得军事胜利。北宋时,民间对二郎神的崇拜已大大升级。据《宋史》载,“永康军(今都江堰市)每年为祭祀二郎神,要宰杀五万头羊。北宋初年都江堰味江河畔王小波李顺起义,李顺装扮成二郎神模样,以增强号召力。
西汶艺术网
二郎不是李冰儿子

南宋朱熹《朱子语类》说:“梓潼与灌口二郎两个神,几乎割据了两川。”该书又说:“蜀中灌口二郎神,当时是李冰因开离堆有功立庙,今来现许多灵怪,乃是他第二儿子出来。”这种癔测,造成了矛盾,造成了二王庙内长期“子掩其父”的怪事。文革前,作为二郎神家庙的二王庙内一直是二郎神高踞大殿为主神,李冰仅居偏殿配享。

“子掩其父”,按封建社会尊亲孝道原则,是不可思议的,不可容忍的。抛开朱熹的“父子说”,承认二郎神是比李冰年代早得多的蜀国开山老祖宗蚕丛,则“子掩其父”问题是不存在的。李白《蜀道难》诗云:“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在暴秦灭蜀以前,古蜀国王朝先后有: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即望帝)、开明(即丛帝,也即是鳖灵,也即是李冰)。蚕丛(二郎神)比鳖灵(李冰)早得多,是蜀国的开国老祖宗,当然该居大殿啦。然而,在三星堆古蜀国祭坛及丰富文物未出土之前,有人对此很不解,感到茫然。清朝四川总督骆秉璋参观二郎庙(二王庙),见二郎神高踞大殿,李冰仅居偏殿配享,遂发出“子掩其父,得毋紊欤?!”的慨叹。这位外省来的官员,不了解蜀地土著民情,所以开黄腔闹笑话。其实,在蜀地土著百姓心目中,二郎神根本不是什么秦官李冰的儿子,而是古蜀王蚕丛的化身,根本不存在什么“子掩其父”的问题。民间传说孕育出来的二郎神,正史上没有其人其事,更便于附会神化,故二郎神的神话大大超过李冰神话,本领神通也大大超过李冰。二郎神姓赵、姓杨、姓李诸种说法的矛盾抵牾,恰恰说明二郎神无姓无名,很神秘。在1986年三星堆古蜀国祭坛的纵目人大面具未出土之前,人们胡乱猜想,想不出二郎神的原型就是古蜀王、纵目人蚕丛。姓赵姓杨姓李说,都是不懂蜀地土著民情,不懂古蜀国历史的人,杜撰的谬说。而二郎神即蚕丛的说法出来后,姓赵姓杨姓李三种说法长期的争论与相互诋毁,就可以结束了。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