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战国策》“事喻”简论

[2010/4/1]
战国策》是中国战国至秦汉间纵横家说辞和权变故事的汇编。是我国古代一部光照后世的优秀历史散文杰作,尽管书中有不少“增饰非实”之辞,就“史料”而言,真伪参半,不可尽信,但它仍然具有不可低估的史学价值。特别是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它取得了多方面的创造性的出色成就,广泛而真实、深刻而形象地反映了波澜壮阔的战国时代,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的一份文化遗产,

《战国策》对纵横家们辩丽横肆、敷张扬厉的说服、论辩活动作了真实的记载和辑录。战国时期,处士横议,百家争鸣,好论善变、巧譬善喻成为当时盛行的社会风气。如以“好辩”著称的孟子,声称“我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他辟杨墨,驳许行,与各诸侯王相辩难,意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诚行,方史淫辞,以承三圣”。诸子百家中以论辩、游说见长的纵横家们更是席不暇暖,四处奔波,驰骋辩说,议论风发。“战国争雄辫士云涌,从横参谋,长短角势,转丸骋其巧辞,飞钳伏其精术;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纵横家们为了打动国君卿相,使之听取自己的建议,采纳自己的主张,他们不仅需要掌握各方面的渊博知识,深刻了解天下大势和各国国情,还特别需要在游说辩难时讲究论辩艺术,并熟练地运用各种修辞手法,以加强说辞的说服力和鼓动性。

比喻手法是古代汉语中常见的修辞手法。它使用人数之多,使用范围之广,使用频率之高。其他辞格无有能及。它是“辞格之林中的一株参天大树”、“辞格家族中的大房长子”。纵横家们也把比喻手法作为自己的首选,喜欢在游说辩难时自觉地运用比喻手法来描绘陌生的事物,说明抽象的事理。如《战国策·齐策四》记载,孟尝君被驱逐出齐国,后又恢复原职。他对那些在他落难时离他而去、甚至落井下石的“齐士大夫”心存怨恨,他把这些“齐土大夫”全部登记造册,打算杀掉这些人以解心头之恨。这时,有个叫谭拾子的人给孟尝君打了一个贴切形象的比方,讲明其中的道理,孟尝君就欣然打消了杀人的念头,“乃取所怨五百牒削去之,不敢以为言”:谭拾子曰:“事之必至者,死也:理之固然者。富贵则就之,贫贱则去之。此事之必至,理之同然者。请以市喻。市、朝则满,夕则虚,非朝爱市而夕憎之也,求存故往,亡故去。愿君勿怨。”

这里,谭拾子以市集为喻。生动形象地论述了“富贵则就之,贫贱则去之”乃“理之固然”。同样是这段话的意思,《史记·孟尝君列传》记为策士冯驩的议论,文字小异,意思更显豁:“生者必有死,物之必至也;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之固然也。君独不见夫趣市朝者乎?明旦,侧肩争门而入;旦暮之后,过市朝者掉臂而不顾。非好朝而恶暮所期物忘其中。今君失位,宾客皆去,不足以怨士而徒绝宾客之路。愿君遇客如故。”此两例都是利用市集“朝聚暮散”的性质特点来说明描摹策士们的聚合散离:“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即人们一大早去赶集上店,是为了买到称心如意的物品,或者卖掉物品换取金钱,所以朝聚暮散,而策士们投奔、攀附达官贵人是为了谋取功名利禄,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达官贵人一旦失势,就像市集已散,人们不能在这里谋取到好处或利益,只能各奔东西,另谋生路,这是“理之固然”、“事之固然”。这个比喻用人们熟悉的赶集上店的日常行为来说明策士们聚合散离的深刻道理,通俗晓畅,鲜明生动。

在《战国策》一书中,更多的比喻手法要比上面所举的例子结构更复杂,内容更丰富。常见的比喻手法,是以甲物比喻乙物,一般局限于句子的范围。而《战国策》的很多比喻手法,是借助叙述一个故事来说明一个道理,往往要以一个层次,一个段落,乃至一篇文章来表达一个比喻的完整意思,是以甲事之理比喻乙事之理。袁晖先生把这种结构复杂、内容丰富的比喻手法称为“事喻”。事喻,或者是通过一个饶有趣味的故事,用犀利的笔触,夹叙夹议地发挥它的游说辩难的巨大威力:或者通过对某一事件的刻画,不加议论地叙述,达到说服教育的目的。

《战国策·秦策一》记策士陈轸与张仪同事秦惠王,张仪在惠王面前诋毁陈轸,说陈轸经常把泰国的国家机密透露给楚国,秦惠王也认为张仪所说有道理。因为陈轸正是从楚国来,是楚王的旧臣。于是秦惠王试探性地问陈轸,如果让他离开秦国,他希望去哪个国家时’陈轸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回到楚国。”惠王说:“这正如我和张仪所料。你不去楚国,又能去哪里呢?”陈轸说:“我一旦离开秦国,一定要故意去楚国,以此来顺从大王您和张仪的猜疑和策略。但我去楚国,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可以表明我与楚国的真正关系并不像你们猜想的那样,证明我并没有将秦国的机密出卖给楚国,我是清白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其中的道理是什么呢?接下来,陈轸给秦惠王讲了一个新颖贴切而又风趣幽默的“楚人有两妻”的故事。他用夫妻关系比喻君臣关系,拿妻子对丈夫的忠贞与否来比喻说明臣子对君上的忠心与否。陈轸所讲的这个令人击节称奇、回味无穷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楚国人有两位妻子,有人挑逗他年长的妻子,被他年长的妻子痛骂了一顿;这人又去勾引他年轻的妻子,结果很容易地如愿以偿。不久这个有两位妻子的楚国人死了,别人问那个勾引者愿意选择这两个妻子中的哪个女人作妻子,勾引者非常果断地说:“当然是娶那个年长的做自己的妻子。”人家问他:“那年长的骂过你,年轻的顺从了你,你为什么还要娶那年长的?”勾引者说:“当她是别人的妻子时,我希望她答应我的要求;如今要成为我的妻子戒则希望她为我痛骂那些勾引她的人。”当今楚王是一位明主,楚相昭阳是一位贤相。我作为秦臣,假如平时把秦国机密提供给楚国,不忠于您秦王,就像楚人那年轻的妻子顺从答应勾引者,而我现在到楚国去,楚王必定不会收留我,昭阳也一定不愿与我同朝共事,就像勾引者拒绝接纳被他勾引过的女人作自己的妻子。我之所以要到楚国去,是要证明我作为秦臣,并未将秦国机密透露给楚国。我是秦国的耿耿忠臣,我相信楚王一定会收留我这样的忠臣。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