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艺术如何言说底层社会

[来源:东方早报]  [2010/6/3]
[img]uploadpic/20106/2010060324112231.jpg[/img]

当代艺术缺少“流民图”批判现实主义的高度

当代艺术存在轻视底层的普遍现象,将底层人物形象作为一种创作的材料,这样的艺术缺乏真正意义的现实剖析以及对人性的深层揭示,没有参与对社会进程的探讨和反省。

随着中国改革三十年的社会进步,贫富和阶层分化也成为一个现实。当代艺术中对底层社会的表现,主要是对底层社会形象的挪用,比如矿工、民工、农民和妓女。这些形象最初出现在九十年代初的纪实摄影。九十年代后期出现的民间纪录片则是对底层社会的第二波高潮。近十年当代艺术通过绘画、雕塑、摄影和Video等形式对底层社会的表现则是第三波高潮。

个人化视角

早期的纪实摄影比较著名的有赵铁林、韩磊等人的作品,像赵铁林的南方妓女,韩磊的郑州底层百姓。北京的摄影家赵铁林在广州等南方城市生活了十年,他最早闯入了性工作者题材在中国的拍摄以及媒体发表,在九十年代初呈现了一个底层社会在中国的形成,赵铁林实际上还不仅拍摄了她们作为一个阶层的存在,还有她们身边的底层男性。九十年代末的纪实摄影还涉及了上访村等题材。

民间纪录片在九十年代后期形成一股民间影像的现实主义的记录运动,产生了像王兵的《铁西区》、胡杰的《矿工》和杜海滨的《铁道沿线》等一批优秀作品。王兵的《铁西区》具有一种对当代工人阶级命运相对贫困化的史诗般的表现,胡杰的《矿工》是国内最早完整真实地直接记录山西煤矿工人苦难生活的纪录片。杜海滨的《铁道沿线》则充满了一种对底层流浪孤儿的人道主义关怀,同时影片还充溢一种人性本能的纯真光辉。

九十年代后期以来的当代艺术,开始大规模表现底层社会。崔岫闻的《夜总会》记录了北京“天上人间”夜总会的三陪小姐的生活,张建华的雕塑表现了在北京流浪的北方底层农民的肮脏形象,忻海洲的绘画表现了重庆的挑担工“棒棒军”以及高氏兄弟的“抓小姐”、吴小军的“民工纪念碑”等。

从纪实摄影、民间纪录片以及当代艺术的底层社会表现,主要还是以一种朴素的现实主义和人道主义精神视角出现。与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左翼艺术以及四十年代的现实主义艺术相比,尚缺乏左翼艺术的人类拯救和无产阶级文艺的信仰和价值彼岸性,也缺乏像“流民图”、“三毛流浪记”这样的批判现实主义的高度。在当代艺术中还存在一种伪现实主义和底层形象观念艺术化的问题。

从事艺术对底层社会表现的大部分艺术家都是八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这个时期马列主义的阶级理论以及19世纪的欧洲现实主义艺术已经逐渐退出民间话语的中心。这使底层社会的艺术表现主要是一种个人的视角,当代艺术尚未形成系统的关于底层社会的艺术理论和批评观念,也未出现社会学、政治学等人文科学的新的思想资源。非现实化 当代艺术从1995年正式兴起,先是在观念摄影、Video和绘画中大量使用新城市景观的形象,然后开始大量表现新兴阶层的外表形象。但这主要不是出于一种早期社会主义文艺的现实主义观念,而是寻求一种当代艺术的新视觉经验和形象资源。

可能九十年代的纪实摄影和民间纪录片是一个例外,尽管他们不算是左翼艺术和现实主义艺术,但对底层社会的表现具有一种现实主义和人道主义的真诚。与纪实摄影和民间纪录片相比,当代艺术中的底层社会表现只是借用底层形象作为一种观念艺术的视觉材料,并未进行社会批判和对生存状况的真实表现。另外,当代艺术通过现场行为进行的观念表演经常吸收底层民众作为群众“演员”,但底层参与者的主体性被随意轻视。

底层社会形象的观念艺术化是一个主要趋向。比如仓鑫的观念摄影是在山西的煤矿现场的表演拍摄,在一个矿山塔楼前的堆煤空场上挖了十二个坑,让十二个上半身裸露头戴矿工帽的矿工站到坑里,身体一半在地面上一半在地下。张建华的早期农民工雕塑具有一种逼真的底层农民的生命质感,但之后的矿工系列在展示时则使用了真人混在超级写实的群体雕塑中进行观念表扬。有些绘画将矿工形象与矿区房屋地价在一起,构成意识流的画面。这些将底层形象的观念化主要在一个形象趣味的层面,既没有上升为一个相对成型的类似左翼艺术对劳工表现的形象美学,也没有呈现一个真实朴素的现实质感。

对于底层社会形象的使用在过去十年有为数不少的涉及民工参与现场表演和充当观念摄影、超写实雕塑和Video的表演模特。在这一类将民工当作形象演员的现场行为和模特表演中,主要的问题涉及轻视民工的主体性。这主要表现在报酬、署名身份和表演的方式上,比如几乎所有雇用民工的艺术家都付给被雇民工极低的报酬,一天才几十元,但有些使用民工形象的作品在艺术市场上却要卖数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一件作品。

在对民工的廉价使用中,不少当代艺术只是将民工当作艺术材料,个别的艺术家,像徐勇让一个曾经以妓女为业的女性,以她的身世和形象为主题的观念摄影,这个作品不但给予她联合作者身份,她还可以分得摄影的销售收入。但是像这样的事例在当代艺术中并不多。民工不但报酬微薄,还没有任何联合作者甚至参与表演的署名。

但很多使用底层形象的当代艺术出现在这些年的艺术泡沫热和国际艺术圈的中国艺术热中,这些作品往往可以名利双收,不仅会因为反映中国底层生活迅速受到国内外展览的邀请和媒体采访,还可以在艺术市场上变成高价出售的作品。

理论上,作为使用底层形象和民众身体的艺术不仅是一种底层代言,而且要在署名和报酬上尊重其主体性,并且不能以底层形象和民众谋取艺术暴利。但很不幸这些以低层社会为艺术资源的艺术现象屡屡出现。它不仅将底层社会的表现非现实化,从而失去了底层本身所要反抗和表达的价值观,而且将其作为一种全球化时代的社会和艺术时尚的经济资源。

政治深度的缺失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