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意大利画家、佛罗伦萨画派的重要代表:波提切利

[来源:艺术中国]  [2007/1/12]
[img]uploadpic/20071/200711240601517.gif[/img]

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 1445-1510 )简介:
西汶艺术网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Botticeli 1445-1510)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生于佛罗伦萨一个皮革工匠之家。幼年学制金银首饰,不久,喜欢上了绘画,师从菲利普·利比。他的绘画天赋使他成为银行家科西莫·美第奇家族最宠爱的画师,并得以广交文学艺术界名流,从而开阔了眼界,为他的艺术打下了精雕细琢、富丽堂皇、华美多采的贵族印记。 然而,到了1492年,随着罗伦左去世,美第奇家族被放逐,社会政治形势多变。波提切利内心受到了震撼,画风有所变化。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不问世事,孤苦伶仃,1510年5月,死于贫困和寂寞之中。但是 波提切利以他富有诗意、别具一格和不可思议的天才作品,在文艺复兴诸大家中独树一帜,成为那个时期佛罗伦萨最伟大的艺术家。

15世纪意大利大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1445-1510)本名亚历山德罗·迪·马里亚诺·菲利佩(Alessandro di Mariano Filipepi),有两个人在他的生活和创作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洛伦佐·梅第奇 ((Lorenzo the Magnificent,1449-1492)和萨沃纳罗拉(Girolamo Savonarola,1452- 1498)。这是两个迥然不同的人物,前者是佛罗伦萨的统治者、宝石爱好者、浪漫的情人和诗人,后者则是主张将一切浮华投入烈火的先知。洛伦佐·梅第奇是一位精明的外交家,以高超的手腕维持着意大利各城邦之间的和平。他统治的时期在意大利人眼里是一个文明的黄金时代,而他也为波提切利提供了慷慨的赞助。不过,在今天看来,自称能直接与上帝对话、以激烈狂热的言辞赢得了大批忠实信徒的萨沃纳罗拉对波提切利的影响可能更为深刻。

来自费拉拉(Ferrara)的修士萨沃纳罗拉以关于教会和城邦危机的可怕预言抓住了佛罗伦萨人的想像,而肖像画里的萨沃纳罗拉总是一副粗野的农夫形象,眼睛凸出,还有一个肉乎乎的大鼻子。也许萨沃纳罗拉就希望别人用这种方式来描绘他,这样人们就会把他看成一个马车夫或是牧牛人,而不是自命不凡、油头粉面的腐败牧师。萨沃纳罗拉带着自己的粗野形象四处招摇,这跟他称自己为基督的“无用”仆人是一个道理。他宣称自己没有任何特殊能力——只有上帝能看到未来——而他所知的一切都来自上帝的指示。

按萨沃纳罗拉自己的说法,他只不过是一个声音。但那是怎样的一个声音!作为佛罗伦萨圣马可多明我会修道院的院长,他在圣马可和佛罗伦萨大教堂发表广受欢迎的训诫,并向人们传达凿凿有据的天启。这一切不只是为了抵制虚荣,萨沃纳罗拉有自己的政治野心。他想要改变世界,并在1494年得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一年,法国入侵意大利,洛伦佐·梅第奇的儿子面对危机束手无策。佛罗伦萨于是驱逐了本城的第一家庭,变成了一个共和国。萨沃纳罗拉预见了这一切,或者说人们相信他预见了这一切。他在讲道时曾说过“上帝之剑”(sword of God)将翻山越岭而来。法王查理八世 (Charles VIII)就是“上帝之剑”,他跨过阿尔卑斯山而来,意大利所有城邦都束手就擒。这一切实在离奇,于是萨沃纳罗拉开始大展宏图。他本来已经很著名,现在更变得强大无比。越来越多的人倾听他的声音,他的信徒组成了一个绰号“哭泣者”(the Weepers)的派别——因为他们喜欢拿强烈的情感来炫耀。“哭泣者”有男有女,1496年的一幅木刻显示他的听众大多数是女人。尽管言辞激烈,但他的政治观点却不无创意:他鼓吹“公民政府”。在他的影响下,佛罗伦萨共和国成了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国家的典范。

波提切利也是萨沃纳罗拉的信徒。对爱好波提切利的人来说,这似乎是画家生命中一次狂暴的灾难性转变。波提切利为取悦洛伦佐·梅第奇而画的那些迷人、文雅的杰作——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春》(La Primavera):画中的神祗和情人们在苍翠欲滴的世界里享受着春天的欢乐——与“哭泣者”自我厌憎的清教主义之间的鸿沟实在是大得无以复加。考虑到萨沃纳罗拉不仅是一个焚烧艺术品的落落寡欢者,还是一个褒扬“佛罗伦萨城邦革命”的激进分子,波提切利对他的崇拜就更加让人难以理解。根据瓦萨里 (Giorgio Vasari,1511-1574)所著的《波提切利的一生》 (Life of Botticelli),画家的晚年似乎既可悲又可怜——对萨沃纳罗拉的崇敬使他陷入了穷困,“他是如此忠实于萨沃纳罗拉的教派,以致于开始放弃绘画。”

但是,在那个时候,精英集团之外的人——画家只不过是匠人,连“艺人”都算不上——很少有机会参与政治。此外,萨沃纳罗拉给了信徒们一种解释周遭巨变的方法。政府纷纷倒台,帝国四分五裂,意大利成了一个巨大的战场。萨沃纳罗拉不仅为这一切提供了解释,而且还让人们看到了希望的微光——所有这些是一个改变基督教世界的神圣计划,而佛罗伦萨将在其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

波提切利并没有用直接、机械的方式在画中阐释萨沃纳罗拉的预言,人们因此质疑他与这位修士之间的关联。实际的情况更可能是:萨沃纳罗拉融合真实历史和启示性历史的幻想给了波提切利以及与他相类的许多人一种语言,他们可以借此谈论社会的不公、残酷和救赎。1495年,萨沃纳罗拉出版了一本关于自己的预言以及它们如何变成现实的便览。佛罗伦萨分裂成了几个派别,最突出的是“哭泣者”以及反对它的“愤怒者”(the Arrabiati)。与此同时,波提切利绘制了《诽谤》(Calumny)——据说古希腊画家阿佩里斯(Apelles)有一幅同题杰作,波提切利凭想像对它进行了复制。早在 1435年,阿伯提(Leon Battista Alberti,1404-1472)就在《论绘画》一书中对.称赞了阿佩里斯的《诽谤》。乍一看,波提切利的《诽谤》中的人物与阿伯提的描述完全相符。但究其实,这幅画非常有个性,充满了感情。画中被“诽谤”拖着头发的裸体青年没有像异教徒那样把手伸向天空,而是像基督徒一样合什祷告。人们很容易想到,这幅画中隐藏着萨沃纳罗拉在那些不相信他能与上帝对话的批评者面前所作的辩解。波提切利的画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美感,他的《诽谤》使美本身成了一种令人不安的威胁性力量,其中承载着深刻的个人恐惧。

页码1 2 3 4 5 6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