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西洋绘画史话九:帝政和革命时代

[作者:相良德二]  [来源:拙风文化网]  [2007/1/26]
法国爆发大革命是1789 年。以前苦于贵族压迫的法国市民,终于忍无可忍,推翻了路易王朝,把路易十六世送上了断头台。自那以后几年内,国内动乱虽然不断,但巴黎的革命政府,还是采取了种种手段,毫不放松地保护艺术。例如严禁暴徒闯入贵族的邸宅、寺院等处掠夺破坏艺术品;此外,将以前国王的宫殿卢佛尔立为博物馆,向公众开放,把没收贵族的艺术品陈列于卢佛尔宫,并用大量金款购买艺术品等等。再如展览会,在1789 年路易王朝最后一次沙龙上,仅仅陈列作品三百五十件;革命政府建立以后,陈列作品数量顿然增加,据说1795 年的沙龙陈列的作品达三千件以上。当然,展览会陈列的作品数量多,并不一定是优秀的很多;正相反,在那种混乱不安定的年代里,是难以产生优秀绘画的。可以代表那个时代的画家,我们只举出勒布伦夫人一个人。

勒布伦夫人 (Madam Vigée Lebrun,1755—1842)即维瑞·勒布伦。作为革命时代的女画家,她是受到整个欧洲欢迎的人。因为父亲是肖像画家,她从早年就画画,据说十五岁时她的画已经能用相当可观的价格卖出。她和当时很有声望的美术商勒布伦结婚,这样可以研究店里搜集的古典美术,技巧越发提高。二十三岁已经是美术院成员,这时她出入宫廷,曾画过几幅路易王朝红极一时的女性玛丽·安东奈特的肖像。1789 年大革命时,她在意大利旅行,没有回到混乱的巴黎;她继续旅行,从德国一直到俄国,所以她没有受到革命风暴的影响,总是平静地画画。勒布伦夫人的作品《和女儿在一起的自画像》很有名。她去意大利旅行前,有一天,无意中在镜中发现她的爱女抱着她的脖颈的姿态,马上就开始画这幅画,极其自然生动地表现出母亲和孩子的关系,是一幅谁都喜欢的画。但是若看这幅作品,就会认为勒布伦夫人的艺术,继承了路易王朝潇洒优雅的罗可可艺术的传统,而不能说是革命时代、帝政时代的新兴艺术。帝政艺术 十九世纪的新兴艺术,不是从大革命时代的动乱与杀戮中产生的,而是从科西嘉的英雄拿破仑统一国内的混乱状态,登上皇位前后渐渐开始出现的。法国革命一扫路易王朝贵族的势力,但革命却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拿破仑的强有力的帝政一旦建立,装饰皇帝的威严,眩惑市民眼目的新兴艺术样式就产生了,从而取代了市民的民主主义艺术。这种新兴艺术样式称之为帝政艺术。帝政艺术主要用于室内装饰、服装等的样式,当然是从罗可可变化而来的;罗可可多用轻淡的银色、发暗的金色、雪样的白色,而帝政艺术多半用灿烂夺目的金色、红色、紫色等华丽色彩,造型当然要具有端庄、高尚、威严的气概。绘画也是一样。要产生适合于拿破仑的英雄主义,具有端庄、严肃、威风凛凛气概的作品。我们把绘画中的帝政艺术称之为古典主义。那么古典主义的绘画,是怎样的呢?

(一)古典主义的绘画

十七、八世纪时,西班牙、荷兰、英国等从事海外贸易,想要在美洲新大陆和东方扩大殖民地,同时,也逐渐开始从经济、政治上重视近东,即小亚细亚、巴尔干地方。对古代希腊的研究的兴起,也是这种发展影响的结果。从十八世纪初期,开始发掘古希腊的建筑、雕刻,它们的古典美开始吸引着人们。特别是德国美术史家温克尔曼(Win-ckelmann,1717—1768)研究希腊、罗马的古典艺术,发表了“艺术的理想,决不在于个性,只有具有调和、均衡、中庸的艺术,才是最高的美”的学说,这种理论开始支配了欧洲的艺术家们。然而,这种没有个性,只求中庸的绘画,虽然既端庄又稳重,但是大概并不完全符合皇帝拿破仑,以及把推崇拿破仑引为自豪的法国人的心情吧?因此,帝政时代的法国,既吸取了古典精神而又有庄严隆重气概的绘画繁荣起来,决不是偶然的。

大卫 法国第一个创作古典主义绘画的是大卫(Jacqu-es LouisDavid,1748—1825)。他生于巴黎,一开始就喜欢画有关希腊神话的画。他到罗马旅行,研究雄伟的米开朗基罗、优美的拉斐尔的作品,体会这些大师的精神以后,画风上也不妄自偏重感情,开始创作古典的庄重的艺术。最初认识大卫的才能,是革命巨头罗伯斯庇尔。罗伯斯庇尔不仅向革命政府推荐他的艺术,私人之间似乎也亲密交往。因此,罗伯斯庇尔政治上失败而上断头台的时候,大卫一时也感到自身的危险。长期以来,大卫在法国美术界隐然拥有势力;但他和许多革命者一样,也尊敬执政官拿破仑·波拿巴。成立帝政后,他按拿破仑的命令,画了《拿破仑越过阿尔卑斯山》、《拿破仑授鹰旗给军队》等多幅有拿破仑肖像的画。从那位执政官来说,这些肖像是不是画得像,似乎并不是太重要的问题,只要是画得威风凛凛,得到民众的尊敬就行,所以接二连三地画了好多幅;最有名的是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的《拿破仑加冕礼》,构图宏伟,描写极为细密,但是不免缺乏激情,而显得平板冷淡。作为大卫的作品,比起这些描绘拿破仑的画,不如说坐在帝政式长椅上穿着白衣的《勒卡米埃夫人》肖像画在艺术上更为出色。当拿破仑在滑铁卢失败,法国波旁王朝再度当政以后,大卫也被当作一个革命者被驱逐出国。他遁居比利时,住在布鲁塞尔,仍然不间断地画画,但是已经没有值得注意的作品。他的古典主义传到他的一些弟子手中。格罗 在大卫的弟子中,最有势力的是格罗男爵(BaronGros,1771—1835)。他十四岁已是大卫的学生,很受大卫的喜爱。但在意大利逗留时谒见拿破仑之后,他受到那热血沸腾的英雄主义的感化,不知不觉离开端庄的古典主义精神,开始画激情洋溢的画。拿破仑也喜欢他,把他列于幕僚之中,格罗也就可以看到好几次实际战役,也常常在进军喇叭声中挺起胸膛往前冲锋。他的这种激情,表现在《青年时代的英雄拿破仑》中,画的是征服意大利时候的英姿飒爽的
页码1 2 3 4 5 6 7 8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