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西洋绘画史话八:罗可可时代

[作者:相良德二]  [来源:拙风文化网]  [2007/1/26]
朗克列 (Nicolas Lancret,1690—1743)和华多是同辈人,也一起在装饰画家吉罗特的画室里学习过,他也是为意大利式喜剧所鼓舞的画家,《女优肖像》可列为他的代表作之一。据说他很勤奋,夏天带着写生本到巴黎郊外各处去,冬天到美术院的画室,经常手不离画笔。他也是罗可可画家,作品多半是有关野游和舞蹈的,如题为《夏天》的作品,描写庆祝丰收的农民跳舞,但是男女农民看起来象贵族一样高雅。巴罗克的农民象贵族一样妄自尊大,而罗可可的农民却象贵族那样装模作样。从这一方面讲,这幅作品对了解罗可可是很适合的。

布歇 但是,最具有罗可可风格的是弗朗索瓦·布歇( FrancoisBoucher,1703—1770)。布歇生于巴黎,父亲是图案画家。从少年时代受父亲的教育,是个极其早熟的人,二十岁时就获得美术院展览会的一等奖。以后,在意大利留学四年多,技术越发提高;回到巴黎后,声誉大振,以至受到贵妇人们的沙龙的接待。顺便说一下,路易王朝的贵妇人的沙龙是有名的学者、政治家、诗人、音乐家、画家等聚会的场所,受到那里的接待是无上光荣的事。布歇由于这种关系就开始结识了各方面的人士。他既画歌剧院的布景,也画壁挂织物图样。因此,不久他的才能被路易十五世的情人蓬帕杜夫人所赏识,画了几幅她的肖像画。蓬帕杜是路易王朝第一美人,而且是才女。布歇又为这个奢侈享乐的美女设计女服和装饰品,布歇设计的图案成为当时出入宫廷的贵妇人们所效法的榜样。由此可知,布歇富有装饰的手腕和才能,他的绘画也都具有装饰的要素,试看《爱之目》、《牧歌》就可明白;但是,他的作品,全都是冷淡的银色的调子,虽然高尚优雅,却不使人有亲切感,例如《月亮女神的水浴》中的月神狄安娜以及她的侍女的裸体,虽然圆润光滑,却令人以缺乏温暖的感觉为憾。也许当时的贵族式的骄矜的人们就喜欢这样。弗拉贡纳 和布歇具有同样倾向的画家有弗拉贡(JeanHonoreFragonard,1732—1806)。他是布歇的学生,而且又不断研究下面要叙述的夏尔丹,并取得显著进步。他也留学过意大利,三十一岁回巴黎以后,才开始他的真正的创作活动;他的作品手法多种多样,既有豪放恣意画成的,也有精心严谨地描绘的。他的代表作品是《秋千》。巧妙地运用明暗的变化,以纤细的笔致,描绘出庭院和树林的美,非常精巧。它的纤细的线条,有种类乎病态的魅惑,色彩也淡雅。从这种表现来说,弗拉贡纳虽然是天资丰富的艺术家,但他的主题却稍稍有种不严肃之处。从下往上眺望正在打秋千的贵妇人的年轻贵族,也许当时没有遭到非难,但今天看来,就颇有轻佻浮薄之嫌了。对此只能认为弗拉贡纳是迎合贵族的轻佻作风。如果说华多是好的方面的罗可可画家,那么就不能不说弗拉贡纳却具有罗可可的浮恶之气,正是由于这一点,应该说他又是最罗可可化的。总之布歇和弗拉贡纳都充分表现了路易王朝贵族、贵妇人的轻艳奢侈嗜好游玩的生活、感情和趣味。而宫廷贵族、贵妇人的这种生活也不过是象昙花一现的梦境一样。他们在豪华奢侈的沙龙度过快乐的夜晚的时候,在下层市民中间,自由民主的革命思想却以可怕的力量扩大传播;在路易十六世时代,终于爆发大革命。这时候,描写具有巨大的潜在势力的市民生活的画家是夏尔丹。

夏尔丹(Chardin,1699—1779)生于巴黎,最初衷心敬仰维米尔等荷兰画家,画花、水果和动物等;二十九岁时被推举为美术院会员后,突然对画人物感到兴趣。但是,夏尔丹所画的人物不是上流社会的贵族、贵妇人,而是下层的市民。他在劳动的市民生活中发现极度的真实,而且出色地表现他们。色彩调和,也喜欢明暗对比的调子,画风也很优美。《作面包点心的人》是他的杰作之一,捕捉了日常生活的一个场面,出色地描绘出劳动人民的真实情景。《饭桌上的祈祷》也很有名。不过,《喝茶的女人》的稳重的写实主义,也许比这些有点浪漫主义的艺术更好,没有表面的甜密感情,又极其严整。这些作品真不愧是深研了维米尔的作品,确实出色地描写了市民室内生活的情调。

格瑞兹 夏尔丹描写市民生活的实质方面,格瑞兹(Je-an BaptisteGreuze,1725—1805)却是以描写市民生活轻巧享乐方面而闻名。他是勃艮底木匠的儿子,从小喜欢画画,但父亲不允许他作画家;不过外祖父是画家,认识到他的才能,带领少年格瑞兹到里昂学画。格瑞兹由里昂到巴黎,一面上美术院,一面从事创作。那是他二十一岁的时候。在美术院不久就崭露头角,由《给孩子读圣经的父亲》一画,一举成名。不过格瑞兹并不满足,又去意大利研究文艺复兴大师们的作品。他回巴黎以后,名声越来越高。说到格瑞兹的名声,应该讲到一个少女安勒·卡弗列俄尔的故事。她是阿乌加斯金河岸一个旧书商的女儿,格瑞兹非常喜欢她的天真可爱和稚气,以她为模特画了《鸽子和少女》、《打破的水壶》等好几幅画。她那天真烂漫稚气悦人的情态受到人们喜爱,她也因而成为整个巴黎受人欢迎的女子,格瑞兹也随之而成为受人欢迎的画家。但是,实际上她却并不是天真烂漫的女孩子,而应该说是给人带来不愉快的女子;格瑞兹却没注意到这些,不久和她结婚,高兴得了不得,她想要什么就给她买什么。安勒越来越放肆,到最后卷走格瑞兹的财产,竟说什么“他再也没用了”,就把他抛弃了。因此,格瑞兹变得一文不名,晚年不得不过着非常悲惨的生活。格瑞兹除了以他的夫人,也就是以安勒为模特的许多美人画以外,还有《乡村订婚仪式》等其它作品。在他的作品中,没有夏尔丹那种朴实,这大概是谁都会立刻注意到的。如《索菲小姐》可以认为是以当时轻浮的巴黎社交中喜欢意气用事的女人作为描写对象的。她象贵妇人那样装模作样,与其说是高尚,不如说是有些轻佻放荡。这是路易王朝末期的社会相。法国革命就是从这种社会背景下,象火山一样喷涌爆发出来的。

(二)十八世纪的英国

那么在隔海相望的英国又是什么情况呢?在这个岛屿帝国里,绘画的发展非常迟缓,到十八世纪以后,好容易国民的绘画史才开始展开。我们在此以前已谈过一些英国的情况。十六世纪德国画家荷尔拜因渡海来英国,十七世纪鲁木斯、凡代克也曾到伦敦等等。特别是凡代克作为查理一世的宫廷画家长期住在伦敦,对英国美术界给予刺激,这是无疑的;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英国本身却没有出现卓越的画家。到十八世纪以后,英国才初次产生国民美术,站在前面的是荷加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