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人如其名:书画家李苦禅人生苦多

[2015/3/24]
国画大师李苦禅,山东高唐人。原名李英杰,字励公,21岁到了北京慈音寺,率真禅师引渡他的偈云:“人世悲欢皆虚幻,七情六欲一念牵。一旦悟通烦恼处,心中净土连西天。咄!咄!无染无垢超三界,白藕脱泥即苦禅。”李英杰从此成为居士,号超三,法名苦禅,以法名行世。新中国建立后,朋友告诉他,苦去甜来,建议他改“苦禅”为“乐禅”,他说:“人不能忘本,俺还是叫苦禅!”李苦禅名副其实,纵观其一生,全被一个“苦”字囊括了。

生活困苦

1919年李苦禅只身到北京求学,因举目无亲,身无分文,只好落脚于慈音寺,靠从舍粥棚里取粥度日。考入北京大学勤工俭学会后,参加了由徐悲鸿主持的业余画法研究会,免费学习素描。1922年转入北京国立艺专,白天上课,晚上拉人力车挣钱,腊月里还穿着夹袍,十分清苦。有一次他去八达岭写生,带的干粮吃光了,身上又无分文,只好讨饭。在回京的路上,饿倒在路边,幸亏一位好心的车把势,把他架到马车上拉回京城。李苦禅为了生存和求学,学习宋代的范仲淹,每天熬上半锅杂面粥,凉了用筷子划成三块,每顿饭吃一块。在艺专上炭画课,每个学生都发一个馒头,用来粘画坏了的炭画,李苦禅则小心翼翼地画,决不让一根线条出错,省下馒头当饭吃。后来当了教授,往往资助穷人,生活也很清苦。

婚姻惨苦
艺术中国
李苦禅还在聊城二中上学时,由父母包办,与一位不相识的大他6岁的“肖美人”结了婚,二人志趣相异,毫无感情。李苦禅去北京后,7年未与妻子见面。1926年冬,李苦禅回家处理父亲李名题的丧事时,夫妻又见面了,两人曾提到离婚之事,但为了保住李家门风,彼此忍受了,不料翌年冬,肖氏中风身亡,留下一个女儿李嫦由肖氏娘家抚养。

1928年初夏,北京国立艺专的毕业生凌嵋琳小姐,也拜在齐白石门下,她常跟弟弟凌子风到齐先生家学画。在齐家,李苦禅与25岁的凌嵋琳相识了,凌小姐还参加了苦禅发起的“吼虹画社”,并爱上了李苦禅,二人于这年仲秋举行了婚礼,过上了甜蜜的生活。一年后,二人有了矛盾,苦禅整天与画友、票友在一起,凌女士感到冷落了她。更令凌嵋琳恼火的是,他们住的那两间小南屋一天到晚宾客不断,李苦禅不顾自家的生活,一味资助别人。1930年春,李苦禅出任杭州艺专国画系教授,嵋琳搬回北京老家居住。

1934年秋,李苦禅忽然接到一封匿名信,打开信封一看,是两张剪报,一张是离婚启事:“凌嵋琳与李苦禅因志趣不合,夫妻感情实难维系,特此登报离婚。”一张是结婚启事:“张若谷与凌嵋琳已于上周正式结婚,组建家庭。至亲好友不及一一通知,特此敬告。”苦禅的心被这两则启事撕碎了,他立即去请假准备回北京,不料雪上加霜,他被校方解聘了,只好领了薪水,挥泪告别杭州艺专。到北京凌家一问,两个孩子被张若谷和凌嵋琳带到济南去了。苦禅要去济南找张若谷算账,凌姥姥说:“张若谷是个特务,有枪有人,咱斗不过他。琳琳捎话来,他们住在你们原来的家。”李苦禅决心救出自己的孩子李杭与李京。

第二天李苦禅便乘火车到了济南。张若谷一见到他,吓得心惊肉跳,从腰间拔出了手枪,李苦禅抱起正在哭泣的三岁半的儿子李杭,又听到里屋一岁的小儿子拼命啼哭,便放下李杭跑进里屋拽了条夹被裹起了赤身的小李京。凌嵋琳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毫无表情。李苦禅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离开了济南。万没想到小李京的睾丸上被野兽不如的张若谷扎了一个洞,没到北京就死去了。李苦禅被两次婚姻伤透了心,直到1942年春,在济南买画时,经人介绍,结识了李慧文小姐,这年11月,二人在济南芙蓉饭店举行了婚礼。

学艺刻苦

李苦禅无论学武术还是学绘画,都十分刻苦。他学七节鞭时,打破头也不在乎,学“意拳”更是虚心。他一生痴心于绘画,他把禅与画、中与西结合起来,兼容并蓄、博采众长,探索自己独特的画风,得到了齐白石的赞扬。齐白石1924年在李苦禅的一本画册上写道:“论说新奇足起余,吾门中有李生殊。须知风雅称三绝,廿七年华好读书。”还送给他一方“死不休”印章,要李苦禅“丹青不知老将至,画不惊人死不休”。

政治痛苦
艺术中国
1937年日本侵略军占领北京后,他誓不为敌服务,辞去一切职务,住在柳树井二号凌家,靠卖画为生。他不少学生和朋友是党的地下工作者。他的家成了党的地下转送站。他不仅为党收集和传递情报,家中还掩藏过办《好孩子》杂志社的党员亓衷夫及二十九军军官袁祥峰等被日伪通缉人员。1940年5月21日晨,日本宪兵队以私通八路的罪名将他逮捕,关在地下刑讯室中。李苦禅受尽了酷刑,皮鞭抽,棍棒打,烙铁烫,杠子压……他仍然坚贞不屈,破口大骂日本侵略者,后被押入了死牢。但最终因证据不足,当场释放。
艺术中国
新中国建立后,北平艺专定名为中央美术学院,不料学院个别领导给李苦禅以不公正的待遇,让他“半工半教”,后来竟调离教师队伍,当起了工人,每月只发12元工薪,朋友叹气:“苦禅,苦禅,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苦’呢!”在凌子风的提醒下,李苦禅给毛泽东主席写了反映自己情况的信,1950年8月26日,中央美院徐悲鸿院长收到了毛泽东的来信:“悲鸿先生:有李苦禅先生来信,自称是美术学院教授,生活困难,有求助之意。此人情况如何,应如何处理,请考虑示知为盼。”几天后,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又去会见了李苦禅,不久,苦禅的教授职务恢复了,工资由12元提到62元。“文化大革命”时期,李苦禅自然也挨斗受批,吃尽了苦头。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