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廖静雯谈徐悲鸿

[2008/3/12]
廖静文魂牵梦萦忆悲鸿

“50多年了,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多少甜蜜的往事从我心中滚滚流过,回忆是无穷无尽的,回忆使我愉快,也使我痛苦,因为毕竟悲鸿已经永远离开我。在我漫长的人生中,永远难忘悲鸿。”——廖静文

3月4日,我们来到位于北京新街口北大街的徐悲鸿纪念馆,在会议室等候时,86岁的廖静文女士静静地走来,她素净脸庞、瘦高身材,身着绿色小衫,一条深红色围巾绕在肩头,气质是那样的矜持与端庄。虽然听力不好,但老人思维敏捷,谈吐从容,那一幕幕往事,在她的娓娓述说中,渐渐展现在我们面前。

三块水果糖凝聚深情挚爱

1923年,廖静文出生在湖南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里。高中毕业后,她只身一人来到广西求学。恰逢徐悲鸿到桂林搬运存放在七星岩山洞中的图书,他登报招聘一个图书管理员,笔试成绩第一的廖静文入选了。当时徐悲鸿已和蒋碧微分手8年,一个人独居生活。朝夕相处,爱情越过了年龄的鸿沟,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来,他们义无返顾地相爱相守,一起度过了非常美好又非常短促的七年时光。

“悲鸿特别真诚地爱着我,一直到离我而去。1953年9月23日,全国文艺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悲鸿一天都在会上,晚上又去国际俱乐部出席一个招待外宾的宴会,在那个宴会上他突发脑溢血倒下了。我接到通知,急忙赶去。他深情地望着我,问:‘孩子们为什么没有来?’这是悲鸿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还想写几句话,但医生怕他激动,不让写。悲鸿被救护车送到北京医院后,院方临时从友谊宾馆接来苏联医学专家。我知道悲鸿多年病史,也知道他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就不顾一切冲进病房,请医生赶紧抢救。苏联专家说,治病是我的事,你别管。就这样,等医生逐项检查完,确诊为脑溢血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悲鸿于9月26日凌晨三点离开了人间。那么多年了,这一切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我很后悔,我如果坚决制止他不要开一整天的会就好了,我一千次一万次地谴责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去挽救他。”

谈到这里,廖静文老人眼睛里似有一泓清泉在流淌,语气却平静得出奇。“悲鸿死后,我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摸到了他那块用了三十多年的旧怀表,还有三块水果糖,是他预备带回家给我和孩子吃的。每次去开会的时候,只要有糖果,悲鸿都会拿回三块,两块给儿子和女儿,一块给我,这是他的习惯。这是三块普通的水果糖,但是那上面有着悲鸿对我和孩子们多么深沉的爱。我对着糖哭了很久,把它们锁在我睡觉的屋子的柜子里,每天都打开柜子看看。后来,糖都粘在纸上了。1966年,有人来抄家,把所有东西掏出来扔在地上,我从他身上拿出的怀表被抄走了,糖也没有了……”

魂已随君去追随弗不离

在徐悲鸿纪念馆,记者看到了一幅《徐夫人像》,年轻的廖静文身穿蓝色上衣,非常文静秀气。廖静文老人告诉记者,这是悲鸿第一次为她画像,大约是在1943年春末夏初之际。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悲鸿跟我结婚的时候说要为我画二十幅像,但他走得太早了,没有画那么多,共有四张素描、三张油画。素描中最好的一幅,被人骗走了。那是在成都,悲鸿刚画好,还没有盖章,一个美国人来了,自称是某杂志记者,悲鸿当时想把我的画像登出去,就临时用红笔在画上画了一个图章,让他拿走了,并叮嘱一定要还回来。可这个美国人一去不回。我很喜欢那张画,一直觉得惋惜。后来,悲鸿又为我画了一张素描加水墨的像,把我当时的感情都画出来了。”

谈起这些,廖静文陷入深深的回忆中,“悲鸿除了教学,就是创作,中午下了课就回家画画。他认为中午是一天当中最好的时间,要珍惜。有时候饭做好了,喊他几遍也不吃,也没有时间陪我说话。有一次,我真的不高兴了,悲鸿就放下画笔,给我倒了杯水,笑着给我讲了一个故事,然后又忙着去画画了。他就是这样,爱画已经爱到骨髓里了。”

徐悲鸿不但为年轻的妻子画像,还赠以深情的诗句。“灯灰已入夜,无计细相思,魂已随君去,追随弗不离。”即是他早年赠给廖静文的一首小诗。如今这首诗依然清晰地铭记在耄耋之年的廖静文心里,任凭时间流逝,阴阳两隔,她和她的悲鸿始终魂魄相守。“50多年了,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多少甜蜜的往事从我心中滚滚流过,回忆是无穷无尽的,回忆使我愉快,也使我痛苦,因为毕竟悲鸿已经永远离开我。在我漫长的人生中,永远难忘悲鸿。”

漫长人生守护悲鸿

徐悲鸿先生去世时,廖静文才30岁,给她留下了一双幼儿、大量的画作和所收藏的唐宋以来的名品佳作,她深感责任重大。在悲鸿去世的当天,她就宣布将1250幅徐悲鸿作品、1000多件藏品无偿捐献给国家。当时不少好友劝她,应考虑自己和孩子今后的生活问题。但廖静文回答:“这些作品和藏品耗尽了悲鸿毕生的心血,凝聚了他对国家和人民深沉的爱。我能据为己有吗?决不能!”

再次提起这个问题时,廖静文坦率地补充道:“当时我的两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六岁,我也没有能力保存悲鸿的画,我想,捐献给国家,这些画都能得到较好的保护。”

徐悲鸿逝世后不久,为筹建徐悲鸿纪念馆,她将徐悲鸿以她名义买的房子捐出来,作为馆舍,她自己则带着孩子住在故居后面堆杂物的两间厢房里。在周总理安排下,廖静文进北大中文系读书,目的是为徐悲鸿写一本传记,让更多的人都知道徐悲鸿的艺术成就和人格魅力。“我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徐悲鸿纪念馆亟须人手,我便退学回到纪念馆。从1957年担任馆长到现在,一生的精力都用在守护、研究、宣传悲鸿的艺术。我做这一切,从没有后悔过。”

廖静文的命运也随徐悲鸿纪念馆的兴衰起起伏伏。1953年,位于北京火车站附近的“悲鸿故居”作为徐悲鸿纪念馆对公众开放,但1967年要修地铁,就把故居拆了。“造反派说悲鸿的画是四旧,要一把火烧掉。要是那样我也不想活了,我就急忙写信给周总理,让儿子庆平送到中南海。过了两天,总理派人把纪念馆的藏画2000多幅送到故宫博物院,悲鸿的画得以保存下来。”

几年后,政治气候稍有缓和,廖静文写信给党中央,跑国家建委立项恢复纪念馆,又开始了长达10年的奔走。为建新馆多次选址,最后选到现在的新街口。为了拆迁,又费尽周折。“那时我已经60多岁,有段时间天天早起到北京市房管局的门口去等人、找人,以至于被人说成神经病。”廖静文笑着说起当年事。功夫不负有心人,1983年,坐落在北京新街口北大街的徐悲鸿纪念馆终于落成了。

每天,廖静文风雨无阻地来到纪念馆上班。为了宣传徐悲鸿的艺术成就,她还几十次亲自护送悲鸿的作品在国内外进行展出。纪念馆里还建立了“徐悲鸿画室”,聘请中央美术学院的教师执教,为国家培养了许多艺术人才。现在市场上也有很多悲鸿的假画,很多人拿来鉴定。“我熟悉悲鸿的艺术,过去临他的字临得很像,我鉴定是很有把握的,一看便知真假。这在纪念馆,没有人能够代替我。”

最后,她十分坚定地说,“悲鸿生于贫困之家,他以坚强的毅力和无比的勤奋而走向了世界。我和悲鸿在一起,对我影响最大的,除了爱国之外,就是做人要正直,要乐于帮助别人,别为了钱做坏事。所以,到现在,我也没追求钱,追求‘高级’的生活。悲鸿爱我,信任我,他将自己钟爱的画,都写上‘静文爱妻存’。我要把悲鸿的艺术发扬光大,才不负他所托。”
更多
第 1 楼 wr737200
悲鸿为中国的艺术发展起到不可磨灭的贡献,廖静文的执着让人感动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