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徐悲鸿与林风眼:不必褒谁贬谁

[作者:钱海源]  [来源:中国文娱网]  [2009/2/1]
用翻烧饼的方式——不要
西汶艺术网
在50和60年代对待徐悲鸿林风眠两位老先生的问题上,确实存在褒徐(悲鸿),贬林(风眠)的偏向。造成这种偏向的原因,依我之见,主要是由于当时政治运动的原因,由于当时只允许提倡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而将西方现代主义艺术视为资产阶级形式主义而加以禁止,因而把“极力主张学习西方之长”的林风眼,视为异端而加以冷落、排斥和批判。当然,历史证明那样做不但不公正,而且也是对于艺术的繁荣和发展很不利的。50年代造成的褒徐(悲鸿)、贬林(风眠)的历史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至今找不到证明徐悲鸿或他的学生为了抬徐悲鸿,而贬林风眼的历史证据。如果有那些证据,恐怕有人早就将它们翻了出来,作为倒徐(悲鸿)和搞臭徐悲鸿的重磅炸弹而扔将出去,早就被新闻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了。

我认为,徐悲鸿和林风眠都已先后作古了,他们各自都对中国现代美术的发展作出了自己杰出的贡献,他们都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占有自己应当拥有的一定地位。50和60年代所出现的褒徐(悲鸿)、贬林(风眠)是不对的,但自80和90年代以来为抬高林风眠而有意贬损徐悲鸿则更是错误的。原因是他们之间各有各的长处,没有可比性可言。某些人为了证明林风眠的伟大,就要贬损徐悲鸿,有那个必要吗?这种非黑即白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模式,简单化地用在学术讨论方面,简单化地用在评价艺术家和艺术作品方面是有害而无益的。我弄不明白的是,为了肯定林风眼,就为什么一定要否定徐悲鸿?为了肯定乙,就为什么一定要否定甲?老是采用翻烧饼的方式来对待历史人物,我认为是不妥当的。

由于存在贬徐(悲鸿)、褒林(风眠)的偏向,所以,自80年代中期以来出版的几本有关中国现代美术史论的著作中,从艺术上极力贬低徐悲鸿,说“徐悲鸿在中国画的创新上并不是成功的典范”。说徐悲鸿的写实人物画“在画面形式的感染力上却相当平凡。”说”如果单纯地作为油画家,徐悲鸿也许很难在现代绘画史上留下地位”。(参见李小山和张少侠著《中国现代绘画史》)可是,某些贬徐悲鸿的论者,在褒扬林风眠的时候,却几乎用尽人世间一切最美好的词语加以颂扬。说“在现代绘画史上,林风眠是最富有特色的艺术家”,“林风眠生来就是丹柯式的英雄”,是个“生前默默无闻,但却是时代的巨子”,林风眠“足以称得上是现代最伟大的大师”。说“林风眠是真正意义上的革新派”,说林风眠的“写实胜过古人的造型能力。”“中国现代绘画的首创者,非林风眠莫属”。(参见李小山和张少快著《中国现代绘画史》)。林风眠被某些论者描绘和塑造成一个在艺术上完美的神人。

陈传席评论具有理论说服力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对林风眠进行一边倒的类似造神的吹捧风之中,我从去年第3期《江苏画刊》,看到了在中国美术理论界以敢于讲真话,不怕得罪人,治学严肃的陈传席先生,从绘画的基本要素,如艺术思想、风格,绘画技巧和绘画技术(例如构图布局、色彩、素描、用线造型等多种手段)方面,对林风眠的艺术进行了具有理论说服力的评介,将林风眠由“神”还原为人。我觉得陈传席先生的评论林风眠的文章,是摆事实讲道理的,很有理论的说服力。我认为,让更多的人知道陈传席的评价林风眠的理论观点,有助于净化中国美术理论界的学术空气,有助于端正学风。

以下是陈传席先生的观点。
西汶艺术网
陈传席说:“林风眠的绘画,虽然取得一定成就,然其艺术价值并非太高。虽然‘艺术根本是感情的产物’,(林风眠语)但没有相当的基本功(绘画技巧)是不可能有相当水平的艺术品。即使是感情十分丰富的人,如果没有绘画技巧,也照样画不出画来。林风眠倡导调合中西艺术,然而他中、西的绘画技巧都不十分过硬。”

林风眠的油画,我只见过黑白图片,而且还不太清楚,无法判断其优劣,但我问过很多老一代油画家,其中不少人见过他的油画,都说“水平一般”,有人干脆说“不怎么样”。我相信他的油画水平不会太高。中国画固然要终生努力才能学好,油画更不是短时间能学会其高超的技巧。林风眠在法国不足5年时间,其间又到德国旅游。而且,他并没有全心力的学习油画,他先是和德国柏林大学化学系一位毕业生方.罗达恋爱,后来结婚,方.罗达分娩时,因染疾与婴儿同亡。林风眠把她们安葬在巴黎。后来,他又和法籍第戎国立美术学院雕塑家系女学生阿里斯.瓦当恋爱结婚。这两次恋爱、两次结婚,岂能不分心神?而且,林风眠在法国更多地是学习中国画以及中国雕望、陶瓷等。他在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投在柯罗蒙(Connon)工作室学习油画,可当柯罗蒙看到他的作品时,可能大为不满,于是便严厉地给他说:“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可知道,你们中国的艺术有多么宝贵的、优秀的传统啊!你怎么不去好好学习呢?去吧,走出学院大门,到东方博物馆、陶瓷博物馆去到那富饶的宝藏中去挖掘吧。”(见朱朴编《林风眠先生年谱》,刊于台北《艺术家》杂志1989年10期)于是林风眠便到东方博物馆和陶瓷博物馆学习中国的绘画等艺术。一个中国人,到了欧洲,不学欧洲艺术,反而去学中国的艺术!这真令人费解。难道在欧洲学习中国的艺术能比在中国学中国的艺术更强吗?欧洲有比中国更强的中国画老师吗?所以,我相信林风眠的油画不会太好。因为他在欧洲并没有全力学习油画。事实上,他的各类画集中都没有收入他的油画。如果他的油画好,想必会到处发表,到处有人研究。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