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潮州木雕:赶上最好的十年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3/5/21]
[img]uploadpic/20135/2013052155264973.jpg[/img]潮州木雕:赶上最好的十年

本报记者  王立元/文  卢  旭/图

“历世相沿谓之风,群居相染谓之俗。”海洋文化渗透到潮汕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潮州木雕、潮剧、潮菜等特色文化都与海洋有着深刻的关联。潮州木雕精致的雕刻工艺彰显着潮汕文化缜密、细腻的特色,富丽华贵的贴金工艺折射出潮汕人实用性的价值观念。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潮州木雕工艺现状如何呢?日前,记者来到广东省潮州市,寻访了潮州的木雕厂和木雕大师。

昨日的国营厂 今天的股份制

潮州市老城区的牌坊街旁,始建于唐代的潮州开元寺里仍保存着一个唐代的木制鱼雕,被视为潮州木雕艺术的雏形。明清两代,潮州木雕得到空前发展,木雕艺术随着木结构建筑、家居装饰的发展而日臻完善,出现了多层次的镂雕技法和全部贴金箔的木雕。“从清朝中期到抗日战争前是潮州木雕发展的一个鼎盛期,那时候潮汕地区几乎家家都是潮州木雕陈列馆。”工艺美术大师杨坚平说。

上世纪50年代,随着手工业合作化的到来,潮汕地区纷纷建立木雕工艺厂,潮州木雕在工艺创新、培养后继人才方面都有突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潮州木雕主要出口到欧美、东南亚。”杨坚平说。如今,唯有潮州市金漆木雕厂这块牌子还留有那段历史的印记,同名的木雕厂已经由国营转成了股份制。

金漆木雕厂厂长、潮州木雕市级传承人陈绍明从1964年到这里当学徒,一直坚守在这个领域。“改革开放后,新兴产业蓬勃发展,木雕与其他传统工艺一样遇到了挑战,很多人离开这一行做起了其他生意。”陈绍明介绍,“国营的木雕厂也显现出诸如‘干活人少、吃饭人多’的弊端,慢慢都变成了股份制、私有制。”当时,虽然受到人才流失等的冲击,潮州木雕却以其精湛的技艺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保住了自己的市场。在陈绍明看来,近10年是潮州木雕市场最好的10年,以前主要用于出口的潮州木雕,国内的市场需求也很大。

据杨坚平统计,目前,潮汕地区有点规模的潮州木雕厂有20多家。“有点规模指的是拥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员工,一些只有几个人的小作坊就不好统计了。”杨坚平说。
西汶艺术网
自掏腰包培养学生

和金漆木雕厂展厅一墙之隔的工厂,只有一位已经退休又返聘回来的陈绍秋师傅在上班。他现在一个月能挣3000元左右。干了半辈子木雕的陈师傅已经习惯了和木料待在一起,干起活自有一套熟练的老把式。可惜的是,在这里做学徒的三四位年轻人却因为有事没来上班,而这种情况似乎经常发生。“近10年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后潮州木雕市场最好的10年,但潮州木雕发展面临着一些制约因素,归根结底还是人才缺失的问题。”杨坚平说。

潮州木雕代表性传承人之一、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享有者辜柳希从事木雕艺术创作40余年。走进他的艺葩木雕厂,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件巨型龙虾蟹篓木雕,高达3米左右,径路分明的竹篓、张牙舞爪的80只螃蟹、姿态各异的30只龙虾,还有纵横穿梭的海鱼、交错照应的芦苇、翻腾的浪花等,多层次地再现了生机勃勃的海底世界。6吨的木头雕琢到仅剩500公斤,7位师傅整整用了5年时间。辜柳希告诉记者,他的产品一直非常畅销,现在的订单够他以后做10年的。

即使是星期天,艺葩木雕厂里也是一派忙碌的景象,记者发现这里的年轻人要多过老师傅。这与辜柳希坚持不懈进行传承的探索分不开。2006年,他在艺葩木雕厂内设立木雕培训基地,已先后与潮州市职业技术学校、韩山师范学院联合举办工艺美术专业培训班。辜柳希手把手施教,每一届培养学徒30人。

考虑到现在青年人大多没有兴趣从事木雕,而且木雕工艺的真正学成时间至少3年,加上在校学生没有其他经济收入,为了使他们更有信心地传承所学的工艺,辜柳希与他们签订了用工合同,还发工资:第一年每月600元,第二年每月1000元,第三年每月1800元。一届徒弟培养下来,就需要投入150万元。“现在,每天都有人来报名当学徒,但我们今年暂时没有再招生。投入实在太大,政府承诺的拨款也还没有到位。”辜柳希说。

有人才有生产力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潮州木雕的制作十分精细,这一点单从雕刻刀就可以看得出来。通常雕刻一件潮州木雕作品,雕刻师就需要准备几十把大小不同、类型不同的雕刻刀,而制作过程大多只能由人工完成。
西汶艺术网
辜柳希的大儿子辜培东为了家里的工厂而放弃了原本的工作。作为懂技艺会经营的年轻一代,辜培东认为,制约潮州木雕发展最根本的因素还是生产力不足。他说:“我们工厂一年的销量是1200件,订单几乎每天都有,但是生产速度跟不上。”为此,他正在积极研发“4D成像立体仿模机”。

对于机械和手工分工问题,辜柳希早在1989年刚刚创办木雕厂时就开始了探索。当时他购进机械,在工艺中掺入机械操作,但多层镂空雕和金漆等大部分工艺需由手工来完成。机械加工的初坯仅仅相当于完成了一件作品的30%左右,更多的工序需要工艺师傅手工雕琢。他指着一件蟹篓初坯说:“机械的使用在一些不必要耗费人力的工序上节省了时间。这件初坯用机器剖只要几个小时,而用手工则需5到6天,如果用全手工则需要3个月。初坯出来后再用手工来雕就只需一个半月。”这种机械做初坯、手工雕刻精加工的做法依然很好地继承和弘扬了潮州木雕的特色。

潮州木雕的主要工艺镂空雕的雕刻手法复杂,机械只能辅助性地做一些粗活儿,杨坚平认为:“人工不足的问题还是要靠培养学生来解决。为什么浙江东阳木雕的市场要比潮州木雕大?这是因为当地工艺美术院校培养了一大批学生。在这一点上,应该引起潮州木雕业界乃至省、市相关部门的重视,只有采取措施、形成合力,积极培育后备人才,潮州木雕的未来才有希望。”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