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宋元至清初我国外语教学史研究

[作者:刘迎胜]  [来源:江海学刊]  [2007/8/1]
中国为东亚文明的中心。中原的周边民族自古以来便有学习汉语、汉文的传统。中原汉地的历代统治者,为与外界沟通,亦注意设馆教授外族语文,同时非官办的外语的教学也有所发展。中国自秦汉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从这个观点来谈论语言教学,历史上某些非汉族语言既是外语,也是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今天我国一些跨国境少数民族的语言也是这样。故我们研究古代外语教学史时,亦应注意我国对周边民族语言的研习活动。

辽金元时代异族文字的研习

契丹人操一种古蒙古语方言,原无文字,以刻木记事。辽朝建立后,契丹人在汉文化的影响下创制了契丹文。神册五年(920),契丹人耶律突吕不和耶律鲁不古将所学汉字“隶书之半增损之,作文字数千,以代刻木之约”①。《契丹国志》也称契丹字有数千。这种文字称为契丹大字。数年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之弟耶律迭刺受回鹘文拼音影响,在大字的基础上制契丹小字②。契丹文流传不广,学习者多为契丹贵族及女真诸部贵族。辽亡后相当长的时期内,金政权继续采用契丹字③。耶律大石建西辽,把契丹字传至西域。甚至有些西辽汉官也掌握了契丹文。13世纪初耶律楚材随成吉思汗西征至中亚,曾向一位西辽郡王李世昌学习辽字,他自称“期岁颇习”④。

女真语是满一通古斯语的一支。从语音学的角度看,女真语更接近于今赫哲语,即俄罗斯远东的那乃语。女真原无文字,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命完颜希尹和叶鲁仿契丹文和汉文创制女真大字,于天辅三年(1119)颁行后,金朝在各路设学校教授之。天会三年(1125),叶鲁(耶鲁)受命赴上京“教授女直字”。金熙宗时又创制了女真小字。世宗大定四年(1164),金在各谋克中选择良家子为女真字学生。九年(1169)又从各路学生中选优者100人至中都进一步提高女真文水平⑤。十三年在中都设女真国子学,有两个等级学生共200人;并在诸路设府学、州学22所,以新进士为教师。学生不但有女真人,也有汉人⑥。金亡后,留居东北的女真人在元明两代仍然研习女真字,直至明正统年才废弃⑦。金代为教授女真语,应当编有女真文字书。
西汶艺术网
唐代碎叶川的西突厥突骑施部采用源于阿拉美字的粟特字母创制了一种突厥文,后为西迁天山东部地区的回鹘人(畏兀儿人)和哈迷立人所使用,我国一些学者习惯上称为回鹘文,在元代称为畏兀儿文或“北庭书”。畏兀儿是金元时代西域文化发展程度最高的民族。西辽皇室从畏兀儿延请学人,教授皇子学习这种文字。入元以后,由于蒙古贵族的征服,中原与西域的关系空前地密切起来,畏兀儿文也传入汉地。

蒙古国初期宋朝派往北方的使臣曾了解到蒙古国使用三种文字,既蒙古文、回回字和汉文。行于回回之地的官方文书用回回字,由田镇海主之。据宋使观察,“回回字只有二十一个字母,其余只就偏旁上凑成”。在汉文文书的年月之前,镇海常“亲写回回字,云付予某人。此盖专防楚材。故必以回回字为验。无此则不成文书”⑧。

许多学者都把《黑鞑事略》中提到的“回回字”释为波斯文,笔者在《《回回馆杂字》与《回回馆译语》研究》⑨一文中也发表过相同的意见。这一推测有重要缺陷,即忽视了镇海所主持的“回回字”只有21个字母,而波斯文有32个字母,与此数不符。史书对镇海的族属说法不一,但不外于克烈人和畏兀儿人。当时克烈人信奉的是聂思脱里教。畏兀儿人信奉的则是佛教或聂思脱里教。当时在克烈部和畏兀儿之地,并不存在有组织的研习波斯文的活动。畏兀儿文使用19一23个字母,其数目因时代和文献而异。元陶宗仪《书史会要》说,畏兀儿字有20余个字母,除重名外只有十五个音,因此产生代用字母10。正与此合。《黑靴事略》提到,蒙古字与“回回字殆兄弟也”畏兀儿体蒙古文的确是在畏兀儿文的影响下创制的。因此镇海所主持的“回回字”是畏兀儿文。

蒙古人攻占华北和西域后,许多蒙古官吏和色目贵族迁居中原,为统治汉地,需要大批翻译人材。金朝沦陷区内旧有的国家机器被打碎,多数汉人绝了仕途,而会“回回字”即畏兀儿文和蒙古语的人却可轻易获得一官半职或做通事,作威作福,所以燕京城里“市学多教回回字及靴人译语”11,往往初学者研习不久,便被拉去当翻译。

蒙古原无文字,成吉思汗灭乃蛮时,俘获在乃蛮部任职的畏兀儿人塔塔统阿,方知文字之重要,遂命塔塔统阿依照畏兀儿文字母拼写蒙古语,自左向右竖写,并教授蒙古弟子,是为畏兀儿字蒙古文。金末在华北蒙古国辖区内,蒙古文、畏兀儿文与汉文同为官方文字。元世祖忽必烈命吐蕃人八思巴制作蒙古新字(八思巴字蒙古文,后称蒙古国书),至元六年(1269)颁行后,畏兀儿字蒙古文不再作为官方文字,但仍在民间流行。以后迭经改革,沿用至今。八思巴字由藏文字母改进而成,共有字母四十多个,自上而下直写,自右向左行。它采用汉字方体字形,一个方体字拼写一个音缀,致使语词割裂,不易识读。

颁行蒙古新字时,世祖曾明确规定用以“译写一切文字”。故八思巴字除用以拼写蒙古语以外,也拼写汉语,字母基本通用,但有些字母有拼写蒙古语和汉语时所代表的音值不同。元世祖企图以一种通用字母拼写蒙、汉、藏等各民族的语言的努力,实际上是中国文字史上一次空前的创造性的尝试,也是制作汉语拼音字的第一次尝试。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至元八年(1271)元政府在大都设蒙古国子学,“教习诸生。于随朝蒙古、汉人百官及怯薛歹官员,选子弟俊秀者入学”。初设时“未有员数”。大德十年(1306),政府为学生增加“廪膳”,改进待遇,人数也由过去的30名增至60名。延祐二年(1315),学生数增至百名,其中蒙古人50名,色目人30名,汉人20名。此外“百官子弟之就学者,常不下二三百人”。因听课人数过多,曾一次减去“庶民子弟一百一十四员”。为解决希望就学人数与学生员额之间的矛盾,政府允许在一百人名额之外,再增加50名,其中汉人30人,蒙古人20名,但其中只有30人可享受政府一年二次发给的纸札笔墨。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