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大学忘了教什么

[2007/8/1]
高等教育通过讲授公民课程而不是种族,阶级,性别解决面临的问题。

大学是值得为之奋斗的。没有别的机构能够担负起教育年轻一代的重任。所以我们必须加倍努力恢复美国高等教育的完整,庄严和严格的标准,尤其是公民教育方面。

我可能是第一个承认问题严重性的人。我同情那些绝望的举手投降的批评家。我有时候也有这种感觉。本来有学术光明的地方却一片黑暗。我常常和朋友安默斯特学院杰出法学家和政治理论家哈德里阿克斯(Hadley Arkes)相互诉说让人恐怖的故事。有一次,我解释说威尔逊公共学院,和普林斯顿国际关系中心举办恶毒攻击天主教的艺术展览,其中甚至不允许出现的是一些信仰或者主张,比如伊斯兰或者同性恋权利及其目标。每年的这类暴行好像证明反对天主教实际上是知识分子的反对犹太人主义,任何熟悉当今学界情况的人都知道反犹主义本身是冲着犹太知识分子的。

阿克斯充满同情的听完我的话,说“在安默斯特,情况同样很糟糕。我们给予一个人政治学的教授岗位,他提出理论解释布什的外交政策是对罗纳德里根的同性恋吸引。”我回答说“普林斯顿更厉害。我们授予一个人生物伦理学杰出教授头衔,此人坚持吃动物在道德上是错误的,但是杀死刚出生的人类婴儿却是完全道德的选择。”(这位教授还进一步说受孕,生产,并在小孩子的时候杀死获得可以移植的器官的社会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就这样来来往往谈论胜人一筹的死亡游戏。

当然,在普林斯顿教书还是有很多乐趣的。我给那些竟然知道美国内战什么时候爆发的学生上课。他们来到普林斯顿之前就知道李将军在阿波麦托克斯县府(Appomattox Court House)向格兰特投降,而不是向艾森豪威尔投降的。许多人知道宪法会议是在费城而不是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很少有人会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作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因为他们知道他没有当过总统。有些人辨认出他担任的内阁职务,甚至能够详细描述他和杰斐逊的区别。说到杰斐逊,我的学生都知道他拥有奴隶,既是对他其他情况一无所知的学生也知道他拥有奴隶。我的学生还知道实行新政的是富兰克林罗斯福,而不是他的叔叔泰迪(Teddy)(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或者杜鲁门,或者肯尼迪。有些人甚至告诉你最高法院否决了新政中的某些早期条款,罗斯福则通过增加大法官数目充塞法院(pack the Court)做出回应。是的,我的学生以及全国顶尖高校里的学生对美国历史非常熟悉,希望了解得更多。

许多人珍视历史知识不仅为了历史本身,而是因为他们想成为好公民。而且他们真诚地希望为同胞服务。许多人希望将来成为议员,法官,甚至总统。他们知道对美国历史的了解对成为好公民和进入政界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他们也需要了解美国的公民原则,尤其是宪法中的原则。尽管他们学习成就杰出,普林斯顿,耶鲁,斯坦福,哈佛等吸引美国最聪明年轻人的学校的学生入校的时候对美国宪法管理的哲学并不了解。共和国的缔造者怎么通过宪法会议寻求创建和保持有秩序的自由的政体。甚至我们最有学识的学生都认为是这样的线路:缔造者们在《人权法案》中列出几条基本的自由,设立一个免受政治起落影响的独立司法系统以保护这些自由。

进入大学课堂的时候已经知道开国元勋们相信真正的自由堡垒是有限的管理的学生少而又少。很少有学生理解联邦政府中被宪法授予的权力和宪法中列举的特别权力和州政府,执行政策保护公共卫生,安全,和道德,推进社会福利的一般管辖权的关键区别。有些则观点和实际情况正好相反。他们不了解为什么宪法的主要支持者反对《人权法案》,担心它会削弱宪法授权原则,因而破坏真正的有限政府的确保自由的原则。

如今的好学生可能听说过联邦主义,但是他们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开国元勋们认为这非常关键。他们听说过三权分离的观点,而且往往能勾勒出监督制衡的框架。但是如果问比如‘谁来监督司法?”他们就不能给出满意的答案了。

学生们不了解流程部分因为这个观念认为他们享受的美国公民秩序,把法院当作政府的一部分,这个观点认为法官是“非政治的”人物,其职责就是确保政治人物不出格,被精英圈子称为开明的观点。杰斐逊和林肯强烈批评的司法至上被公认为是合理的宪法原则。比如法院本身可能违反宪法,脱离雷达监控的屏幕,篡夺宪法的权威和赋予政府部门的权利。

对美国缔造者的政治哲学和宪法中的原则缺乏基本的了解,学生们很容易相信这个观念即我们的宪法是“活的宪法”,具体的字面没有多大关系。按照活的宪法理论,法官,尤其是最高法院的法官,是宪法委员会的常任委员,该委员会就是以跟上时代发展需要修改宪法的名义决定废除进步人士认为过时或者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的法律。

不需要费多大力气就可以指出这个理论的荒谬。宪法中规定的原则的目的就是确保国家的根本价值得到尊重,即使它们过时了。至于根据时代要求修改国家的法律,立法者可以而且应该承担这个责任。法院履行司法审议的正当权利基本上是个稳重甚至可以说保守的观点。不是要改变什么,而是设定改革不能超出的界限。

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宪法是死了呢?不能。宪法的原则是活的,在这个意义上他们可以应用在缔造者们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上。比如,宪法第四修正案的原则的最初理解保护个人免受无理由的搜查和财产被没收的条款就可以延伸到今天关于电脑文件,电脑保存和电子监控等争议性内容。

如果要取消,活的宪法和基本上不受限制的司法权力的反宪法主张决不是可以把宪法当作摆设,而是把宪法当作法律,结合并限制政府和国家任何一个机构包括法院权利的最高的法律。

当今教育断层的根源是什么呢?问题不在学生,他们聪明好学。是因为给学生讲解开国元勋哲学的老师太少了,更不用说介绍造成他们之间分歧的重大问题,有些至今仍然存在。

页码1 2
更多
第 1 楼 济安堂主人
大学是明明德的学问,是“两个明”都具备。是诚者的学问,大宗师、大学者、为伟大人物都如此。老子言四大,道、天、地、人,是真正的大学。道大器小,研究器学最终回归到大学。以易经讲,大学、小学一统,即是象、理、数、名、卜都要研究,达到绝学无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科学要为自然环境的长治久安服务,是真大学。大学的责任很重------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