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项羽究竟死于何地?——与冯其庸先生商榷

[作者:呼安泰]  [2010/6/23]
冯其庸先生经过研究和实地考察,认定项羽并非自刎乌江,而是死于安徽定远境内之东城。2007年,他在《中华文史论丛》(第二期)发表《项羽不死于乌江考》长文,追根溯源项王自刎乌江的说法是从唐代《史记正义》开始的,元代杂剧《萧何月夜追韩信》将这一讹传推至家喻户晓。本文仅就冯其庸先生的《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下称冯文)谈点管窥蠡见,以就教于冯先生兼及专家学者,以期通过讨论,澄清史实,还历史固有面貌。

“检验核正”有悖史实

冯文共分四节,其在第一节“司马迁对项羽败、死的叙论”中云,“检验核正”了《史记》、《汉书》、《资治通鉴》、《通鉴纪事本末》等史籍有关项羽之死的全部文字。“除《项羽本纪》中有‘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舣船待’两句涉及乌江……其余无一处写到项羽乌江自刎,相反却是明确说‘身死东城’。”并说:“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中之“欲”字,是意向性之词,说明“它的未遂性”,因为一个“欲”字,不可能把项羽一下(从东城)转到二百四十华里外的乌江。项羽既没有到乌江,“乌江亭长怎么可能舣了船,跑到东城来接项羽呢?这是文章明显的纰漏”。

果如冯先生“检验核正”的这样吗?请看司马迁在《史记·项羽本纪》叙述项羽到了乌江临江不渡,赠马与亭长之后的一段文字:

乃令骑皆下马步行,特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被十余创。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王翳取其头,余骑相蹂践争项王,相杀者数十人……。

司马迁这里明显地记叙了项羽在乌江渡口与汉军激战后“乃自刎而死”,后之《汉书》、《资治通鉴》、《通鉴纪事本末》等都著录了这段史实,称项王在乌江渡口“蹙自刭”、“乃自刎而死”、“乃刎而死”。这表明班固、司马光、袁枢等历代史学大家,对项羽自刎乌江不持有任何疑义。否则项羽与汉军激战前与乌江亭长那段对话,以及自刎后王翳、吕马童等五人抢夺项羽肢体邀功封侯的记载又从何而来?应该说,司马的记载是真实可信的。
西汶艺术网
阴陵大泽不在定远境内

冯文在其第二节“司马迁对项羽自垓下至东城的战斗历程的叙述看项羽的死地”中云:项羽“直夜溃围南出,至阴陵为田父所绐,误陷今定远古城村西泽中”。其时与楚军“还隔着一段距离”,项羽“乃复引兵而东,至东城。因此司马迁在论赞中说项羽身死东城是十分确切的,无可怀疑的”。

笔者认为,首先得明确项羽真正迷道于何处阴陵,然后才能确定项羽是自刎于秦置的东城县乌江亭,还是身死定远之东城。熟悉楚汉争霸历史的都知道,项羽自垓下突围到乌江自刎这段时间,淮南首府寿春与江北重镇广陵(今扬州市)之间,汉军势力还未完全到达。项羽通过钟离(临淮关)、当涂(蚌埠西涂山),直趋江东,一则比较便捷,二则阻力较小。为尽快争取时间东渡,他不可能舍近求远绕道定远西北60余里的阴陵,然后再折向乌江东渡。即便如此,但于定远靠山集之南的古阴陵城(今名古城集),近旁也并无“大泽”可寻。经古城集向南,地势逐渐趋于低平。由青洛河再流经一段很长的路程,一直到炉桥北转成窑河汇入高塘湖,方形成积水洼地。即使这里算作“大泽”,项羽其时窘急万状,急待渡江,怎么也不能绕到炉桥以北方误陷于此;何况这里离阴陵古城很远,也不能算作“阴陵大泽”。冯先生未综合更多史料进行认真考证,便率尔定论,将项羽迷道于历阳(今和县)之阴陵山而认定为定远之古阴陵城,这是有悖史实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笔者之所以持如是说,一是《史记》、《汉书》写山,大多将山字省却。如《史记·韩世家》的“今楚兵在方城之外”、《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的“遂解阏与之围”、《汉书·鲁元王传》之“教皇帝居霸陵”等等,这些在引文中的诸如“方城”、“阏与”、“霸陵”等无不是山的简称,《项羽本纪》中的”阴陵“亦可作如是观。

二是查阅史籍,也不难得到印证:《读史方舆纪要》云:“阴陵山,在全椒东南二十五里,项羽东渡乌江,道经此山……项羽迷道陷大泽处也。”《和州志·舆地志》载:“阴陵山,州北八十里,即项羽迷道处。”《历阳典录·山川》就直接把“大泽”明确在阴陵山近旁:“阴陵山,州北十八里,旁有泽名红草湖,春夏之交,潦水涨发,弥漫无际,所谓阴陵大泽者也。”红草湖即今和县绰庙境内阴陵山畔之裕民圩。《纲鉴易知录》云:“阴陵山,在今安徽和县北,接江苏江浦县界。”类此记载,仍有很多。

三是从古代诗文中也能找出佐证:唐代诗人刘禹锡被贬为和州刺史,在其《历阳书事七十四韵》里,就有“一夕为湖地,千年列郡名,霸王迷道处,亚父所封城”这样的诗句。收入《全唐诗》中的张祜一首《过阴陵山》,亦有“壮士凄惶到山下,行人惆怅到山头:生前此路已迷失,寂寞孤魂何处游”的喟叹。这里明确是过阴陵山,而不是过阴陵城。此外,再结合项羽的行军路线与阴陵山和乌江之间距离及其沿途战况来看,项羽误陷之阴陵大泽,亦当以今和县绰庙集之裕民圩为是。弄清了项羽迷道处的真正所在,及其“身死东城”之东城究竟是何处之东城也就不难确定。从史籍来看,采摭繁富的《太平寰宇记》载:“乌江本秦乌江亭,汉东城县地,项羽败于垓下,东走至乌江,亭长舣舟待羽处也。”熟悉图籍、深谙历史的唐朝宰相李吉甫在其《元和郡县图志》中也持如是说:如果说项羽至定远东城即被斩杀,又怎么能“东走至乌江”?

细心的读者还可以发现:班固在《陈胜·项羽列传》中除几乎全部援引《项羽本纪》所述,还特意加了一句“于是引其骑因四溃山而圜陈外向”。这可是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笔。项羽从阴陵山向东至乌江,实际上当时只到了一座无名山,就被汉军团团围住,这就是《项羽本纪》里所谓“乃分其骑四队四向”之处。因当时此山无名,司马迁无法记述。二百年后班固考核后才特意在《汉书》予以补述,并正式定名为“四溃山”(今名驷马山)。明代《和州志·地舆志》有记载:“四溃山在州北七十里……项羽既败垓下走至东城,所从二十八骑,汉兵追者千余人,乃引其骑依四溃山为圜陈即此山也……汉兵四面围羽,楚兵四向驰下,溃围斩将于此。”(见《中国古今地名大词典》及《辞源》“四溃”条目注释)

很明显,阴陵山、四溃山,均在秦置历阳县境内。明乎此,我们对项羽的行动路线就清晰了:直夜(当夜。冯疏解为半夜,不确),垓下突围南驰——平明(天刚亮)渡淮加速东奔——阴陵山迷道(当日)——四溃山圜陈(时间紧接迷道之后)——乌江自刎(四溃山斩将溃围之后)。这就吻合了《项羽本纪》记述。项羽垓下突围,东渡江东,是他摆脱困境、再起东山的最大愿望,当时这只是愿望而并未形成事实,司马迁于此用了一个“欲”字,何其精准,何其传神!怎能因为一个“欲”字,就断定项羽自刎乌江是“以讹传讹”的民间传说?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