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项羽不死于乌江吗?———兼与冯其庸先生商榷

[作者:宁业高 孙泉 钱光荣]  [2010/6/23]
项羽是秦末群雄之翘楚者,后与刘邦争天下而决战于千里江淮,安徽土地上遗有诸多关于他的典籍史料、文物古迹和民间传说。《史记》详细记载了项羽兵败垓下自刎乌江的全过程,向为学界所重所信所据。然近2007年6月以来却异议骤起,说“项羽不死于乌江”而是“战死于定远”,引起了项羽身死何处的激烈争鸣。

一、大师兴文与起因态势

这个“颠覆”性突变有什么背景吗?此事初起于22年前,1985年2月13日《光明日报》发表安徽定远中学教师计正山先生《项羽究竟死于何地》一文,认为“项羽是在东城(今安徽定远)自刎的”。冯其庸先生关注此事,多次亲临安徽定远、乌江调查,撰成2万余字的论文《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下称冯文),发表在《中华文史论丛》(2007年6月第86辑)上,认为“项羽不死于乌江”,否定“乌江自刎说”,支持“战死定远说”。

冯先生作为著名“红学”家、中国人民大学首任国学院院长而被尊为“国学大师”,其大著理所当然地为世人所重并在国内兴起波澜。南京大学教授、博导卞孝萱先生致函冯先生,赞赏冯文“考出项羽乌江自刎之说,源于元杂剧。”“面面俱到,有说服力,大文出而后项羽死于东城,可为定论。”

安徽反应迅速并特别强烈。《滁州日报》特辟专栏,于7月23日转载冯文,按语强调:“冯其庸的大作涉及我县历史文化资源,对定远历史文化将产生重要影响。”接着再发计正山《霸王战死在定远》(下称计文)等系列文章,认定项羽“战死于定远”而非自刎于乌江。

7月10日,《江淮时报》用整版篇幅发表计正山《项羽并非死于乌江》一文,引题曰:“作者与国学大师冯其庸22年考证,霸王身死于定远东城有据可考。”同时刊登《冯其庸考证四大论点》。

8月23日,《新安晚报》用3个整版发表记者崔恒等《西楚霸王身死定远?》等系列文章,介绍冯文、计文,评曰:“国学大师冯其庸的这篇文章颠覆了千余年来人们对项羽之死的传说”。

8月24日,《安徽日报》发表记者刘纯友“特别报道”《项羽与安徽的不解之缘》,题词云:“国学大师冯其庸及我省学者计正山,经过研究认为,霸王战死在定远。”

8月25日,《中国文化报》暨文化传播网转载冯文,推出按语并强调:“《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一文,虽只是2007年中国文史界的‘一件小事’,却意义重大。”

……

随之,包括《新华文摘》在内的诸多报刊或转载冯文,或刊发报道,网上更是一片哗然,纷纷扬扬:“项羽不死于乌江”!

千古定论,大有被“颠覆”之势。

很快即有不同意见,并直接对冯文提出驳议。9月11日,《安徽商报》发表记者李进、陈亚虎报道文章《说“项羽死于乌江”并没错——中国科大教授宁业高反驳霸王“身死定远说”》,宁业高对冯文提出异议,认为“乌江自刎说”源自《史记》,属于史实,所谓“项羽不死于乌江”、“项羽战死于定远”的说法是对《史记》误解。

那么项羽到底身死何处?“乌江自刎说”、“战死定远说”谁是谁非?为此,我们再度阅读《史记》、历代文献和江淮文史,拟结合冯文、计文的论点、论据进行评述与系列研讨,抑或对搞清这个问题有些帮助。

二、“乌江自刎说”与《史记》无关?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冯先生否定“乌江自刎说”是很明确且坚定的,首先即剥离“乌江自刎说”与《史记》的关系,从其“来源”入手排其史实性,撼其可信性。

冯文说:“《史记》有关项羽之死的全部文字,除《项羽本纪》中有‘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舣船待’两句涉及乌江,当另作分析外,其余无一处写到项羽乌江自刎。”“《史记》里确实不存在乌江自刎之说”。“‘项羽乌江自刎’的空穴来风,与《史记》并无关系。”

众所周知,《史记》是历来公认的权威史书,较早也较详地记载了项羽身世和楚汉战争全过程,如果此书果然没有关于项羽自刎乌江之事的记载,那么“乌江自刎说”也就难以视作史实去确信了。

那么“乌江自刎说”与《史记》有没有关系,又是什么关系呢?只要读一读《项羽本纪》我们就会完全明白。其云:“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舣船待,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方千里,众数十万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乃谓亭长曰:‘吾知公长者。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乃令骑皆下马步行,持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被十余创,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

太史公告诉我们,项羽垓下突围后,因汉骑紧追不舍,两军便驰战数百里而终于到达乌江。乌江亭长舣船相待并劝其决断,然而项羽此时“天之亡我”的思想情绪再度膨胀(注:此前曾于刘会桥被围时有过“天之亡我,非战之罪”的愤怨),加上他自尊心过盛,认为残兵败将无颜回见江东父老,遂不肯过江。因他犹豫徘徊耽搁时间,导致再度被汉军追及包围,经过一场血肉搏斗,项羽在身被十余创伤之后“自刎而死”。

项羽人生的最后一幕,即其在乌江的一言一行,全情全景,太史公记述得如此清楚翔实,并以“自刎而死”作结,读者无由怀疑“乌江自刎说”,更无法否认此说与《史记》的直接关系。

事实胜于雄辩,“乌江自刎说”源于《史记》,我们实难苟同冯文。假若我们采信冯文所说“‘项羽乌江自刎’的空穴来风,与《史记》并无关系”,那么就会把许多本来明白的事情弄混乱搞糊涂。譬如信了 “项羽战死定远”,那么《史记》所记于乌江“自刎而死”者又为何人?

乌江自刎者为何人?这是个关键问题,面对这个关键问题冯文却避而不谈。可以理解的是冯文不能不避谈,因为此自刎者非项羽则无他人,而这正是“乌江自刎说”的“史实”依据。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