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元代蒙古人的社会风俗

[作者:任崇岳]  [2012/2/13]
元朝是蒙古人建立的国家。他们长期生活在气候寒的漠北草原, 社会风俗与中原的汉人迥然不同。入主中原后,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互相吸收、融合,蒙古人的社会风俗有了一些变化,但大体上仍保留着本民族的特色。 

婚姻 

蒙元时期,蒙古人的婚姻有抢婚、议婚、收继婚、冥婚等模式。 

抢婚在13世纪时非常盛行。《蒙古秘史》载,成吉思汗之母诃额伦就是他的父亲也速该从蔑儿乞人那里抢来的。若干年后,蔑儿乞人也抢走了铁木真年轻貌美的妻子孛儿帖,后来铁木真(也即后来的成吉思汗)在别人的帮助下才夺回了妻子,不久,孛儿帖生下了他们的长子术赤。成吉思汗的次子察合台曾当着父亲的面斥术赤为“蔑儿乞种”,认为其不可以继承父亲的汗位。当时社会动荡,天下纷扰,抢夺美貌女子是各部落间司空见惯的事。铁木真的部下阿勒坛就说:你如果当了合罕,“则我们在每次战争中走在前头,掳掠来美貌的姑娘,抢得来美好的宫帐,要奉送给你铁木真”(《蒙古秘史》)。成吉思汗与部下在战争中抢掠了许多美女,后来都成了他们的妻妾。“成吉思汗之妻妾近五百人,诸妾皆得之于各国俘虏或蒙古妇女之中者。”(《多桑蒙古史》)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法国圣方济各会士鲁布鲁克在13世纪中叶曾到过蒙古帝国,见到过成吉思汗之孙、宪宗皇帝蒙哥,他在《鲁布鲁克东行纪》一书中描述当时抢婚的风俗时说:“当有人向别的人购买他的女儿为妻时,做父亲的就举行宴会,女孩则逃到她的亲戚那里藏了起来。这时父亲说:‘好,我的女儿是你的了,只要你找得到她,就把她带走。’于是他和他的朋友去找她,找到为止。他必须用武力得到她,并且采取暴力的形式把她带回家。”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忽必烈建立元朝后才逐渐消失。 

婚姻不计较辈分也是当时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成吉思汗征服了客列亦惕部后,该部首领札合敢不有两个女儿,成吉思汗娶其长女亦巴合为妃,次女沙儿合黑塔泥则赐给了幼子拖雷为妻,她就是元世祖忽必烈的生身母亲。蔑儿乞部首领答亦儿兀孙战败后把女儿忽兰嫁给成吉思汗以请降,后又叛去,成吉思汗一怒之下,洗劫了他的营地,掳走了他的妻子脱列哥那,赏赐给自己的第三个儿子窝阔台为妻。父亲娶了答亦儿兀孙的女儿,儿子却娶了答亦儿兀孙的妻子,这在中原地区的汉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元史》中此类记载甚多。如大将孛秃先娶成吉思汗之妹帖木伦为妻,帖木伦死后又娶成吉思汗之女火臣别吉为妻,姑与侄女同嫁一人。孛秃的曾孙忽怜先娶宪宗蒙哥之女伯牙鲁罕公主为妻,继娶宪宗孙女不兰奚公主,又是姑与侄女同事一夫。 

蒙古人还有收继婚的风俗,“父死则妻其母,兄弟死则收其妻”(《元史·乌古孙良桢传》),当然,生身母亲除外。出使蒙古的欧洲传教士约翰·普兰诺·加宾尼也说:“在他们的父亲去世以后,可以同父亲的妻子结婚,弟弟也可以在哥哥去世以后同他的妻子结婚,或者另一个较年轻的亲戚也视为可以娶她。”(《出使蒙古记》)成吉思汗有个宠妃叫木哥哈敦,成吉思汗死后,次子察合台打算娶她,写信给弟弟窝阔台,谁知窝阔台已捷足先登娶走了木哥哈敦。他给察合台回信说:“我已经娶了她,如果信早一些来,我就把她送去了;假如他还看中别的人,我可以给他。”(《史集》)拖雷是成吉思汗的幼子,元太宗窝阔台之弟,拖雷死后,窝阔台打算把他的妻子沙儿合黑塔泥嫁给自己的儿子贵由,但沙儿合黑塔泥借口要抚养孩子,而“贵由汗未曾坚持(娶她),所以她就以这种客气的借口拒绝了这个建议”(《史集》)。这一风俗一直延续到元朝末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议婚的风俗也很普遍。父亲可代表儿子向女方求婚,若女方允诺,双方就饮“布浑察儿”,也即许亲酒,还要设“不兀勒札儿”,也就是许婚筵席。“不兀勒札儿”蒙古语的意思是颈喉,实指羊的颈喉,此一部位的骨头非常坚硬,双方吃了这个部位上的肉,表示定亲永不反悔。元代蒙古人婚姻有等级之别,平民与贵族不能通婚,贵族之间的嫁娶称“忽答”,也就是姻亲。 

丧葬 

蒙古人的丧葬与任何朝代都不同,最大的特点是秘密安葬,不留痕迹,即使像成吉思汗这样显赫的帝王也没有豪华的陵墓和陵园建筑。 

按照蒙古人的习俗,元代天子无论死于何地,都要运往漠北起辇谷安葬,葬处是成吉思汗生前指定的。元代诸帝除宪宗蒙哥葬地不详外,其余皆葬起辇谷。 
西汶艺术网
《元史·祭祀六·国俗旧礼》记载,蒙古帝王死后,用香楠木一段分为两半,以死者之体形凿槽为棺,殓时戴皮帽,穿貂皮衣,系腰带,穿皮靴。随葬以金壶瓶二、盏一、碗碟匙箸各一。然后用四条金箍将木棺捆封,上面覆盖金丝绵,放在用白毡镶银黑色丝绵为帐的灵车上发丧。灵车由一个骑马的蒙古族巫媪,牵一匹金饰鞍辔、罩金丝绵的引魂金灵马为前导,途中每日三次以牲羊奠祭。到达陵地后,将开挖墓穴的上层土块依次排放,下棺后再依次恢复原位,剩余之土,远弃他处。葬毕众人远退5里之外,每日一次烧羊供祭,3年后护陵的队伍才撤离。这时被开挖的墓地草木如旧,使人很难辨认出墓穴所在。 
西汶艺术网
因为葬俗神秘,所以有多种记载,且说法不一。 

成吉思汗死后,按照他的遗嘱,对“他的去世遂秘不外泄。当唐兀惕(即西夏)居民出来时,蒙古人将他们杀得一个不剩,接着他们将成吉思汗的灵柩运送上路。为了不让他的讣闻传到附近地区去,他们杀尽了一路上所见的全部人畜”(《史集》)。《马可·波罗行纪》记载宪宗蒙哥之柩迁葬时,“护柩之士卒在道所杀之人数逾二万”。 

另有记载说,每一位大汗死后,遗体被运至葬地,搭一座幕帐,使死者端坐幕帐中央,在他面前摆一张桌子,一大盆肉和一杯马奶。同时还要用一匹母马及其马驹、一匹带缰绳和鞴鞍的牡马陪葬。当把另一匹马的马肉吃完之后,便用稻草将其皮填塞起来,然后再竖于两块或四块木头之上。这样一来,死者在另一世界也可以有一幕帐作栖身之地,有一匹母马以挤奶喝和饲养牲畜,同时也有了可供坐骑的公马。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