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小太宗”为何不能挽救大唐败局?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3]
“痴呆儿”成了“小太宗”

谁都没有想到,江河日下的晚唐之世,会冒出一个唐宣宗。

[img]uploadpic/20131/2013012335315153.jpg[/img]

宣宗李忱,是大唐王朝倒数第五位皇帝。宣宗辞世后48年,唐即灭亡。可是史家对宣宗的评价却很高。《旧唐书》载:“洎大中临驭,一之日权豪敛迹,二之日奸臣畏法,三之日阍寺詟气。由是刑政不滥,贤能效用,百揆四岳,穆若清风,十余年间,颂声载路。”难怪《资治通鉴》说,晚唐的人都称他为“小太宗”。
西汶艺术网
但是这位“小太宗”,原本不可能当皇帝。

宣宗原名李怡,是宪宗皇帝李纯的第13个儿子,被封为光王。不过这位光王,却是庶出。依照“嫡长子继承制”,接班人根本轮不到他。何况宪宗之后,已经有了四位皇帝。穆宗李恒,是宪宗的嫡子;敬宗李湛,是穆宗的长子,这叫“父死子继”。文宗李昂,是敬宗的弟弟;武宗李炎,是文宗的弟弟,这叫“兄终弟及”。可宣宗却是后面三任皇帝的叔叔,而且还被公认为智力有问题。《新唐书》中说:“宫中或以为不慧。”《资治通鉴》竟云:“宫中皆以为不慧。”其实,“不慧”已是客气话。话外音,是痴呆、智障,至少也是弱智。

然而正是这种印象,帮了宣宗的大忙。因为唐朝自宪宗皇帝被谋杀后,谁当天子实际上是由宦官说了算。于是“弱智”的光王,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让这样一个傻子坐在龙椅上,起码不必再担惊受怕。至于朝臣,尽管惊诧错愕,却也无可奈何。

一代英主“小太宗”,就这样走到了历史的前台。这可真是帝国的惆怅!

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img]uploadpic/20131/2013012335316849.jpg[/img]

事实证明,宣宗不但不痴呆,反而聪明过人。他也很像一个皇帝,甚至很会当皇帝。他对帝国的政事,有一种近乎虔诚的认真态度—接到大臣的奏章,一定要焚香洗手,然后才阅读,每次临朝,无论事务何等繁杂,脸上永无倦容。结果,尽管在御前会议上,皇帝陛下总是客客气气,彬彬有礼,也虚怀纳谏,从善如流,群臣仍然觉得他“威严不可仰视”。宰相令狐綯甚至说,我在政府十年,最受恩宠,但每次在延英殿奏事,没有一回不是汗流浃背。
西汶艺术网
其实,这恐怕也是所有臣僚的共同感受。《资治通鉴》中记载,有一次朝会,讲完正事,宣宗便家长里短地聊了起来。群臣紧张的心情刚刚放松,准备“君臣同乐”时,宣宗忽然正色道:众卿好自为之!朕最担心的,就是诸位辜负了朕,那可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玩的事了,只怕是面都见不着了!说完便起身退朝回宫,任殿中猝不及防的大小臣工自己去细细玩味。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大中四年(850年)四月,宦官马元贽将宣宗御赐的玉带赠送给宰相马植。马植佩带上朝,结果被宣宗认出。皇上所赐,岂能随便送人?朝臣与宦官勾结,更是犯了大忌。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第二天,马植就被取消宰相资格,其亲信董侔也被御史台“双规”,又道尽“植与元贽交通之状”,于是皇帝昭告天下,再贬马植为常州刺史。

宣宗这样做,显然经过了反复的掂量。马元贽官居神策军左军中尉,掌握着天子警卫队的部分兵权。宣宗自己,就是被马元贽等人拥戴上台的。因此只能拿马植开刀,但效果并不差。宦官和朝臣,从此都各自收敛谨慎,不敢怠慢。

不过,这位可以翻脸不认人的“铁腕皇帝”,也有内心柔软的一面。前朝皇帝武宗病重的时候,曾经问宠姬王才人:朕死之后,你打算怎么样?王才人说:愿从陛下于九泉。武宗就递给她一条丝巾,王才人在武宗驾崩后也只好自缢。宣宗听说此事,十分同情,便赠王才人贵妃称号,将其葬在了端陵的柏城之内。

“讲政治”与讲人情

同情弱者,可能与宣宗的身世有关。

我们现在无法确切地知道,宣宗在宪宗去世之后,自己登基之前,是怎样度过四朝27年的岁月的,但有两点可以肯定。第一,至少在文、武两朝,这位王爷和皇叔,很可能备受欺辱,甚至被人谋害。《资治通鉴》就说,拿“弱智”的他寻开心,是文宗与诸王聚会时的“保留节目”。好在,十年的媳妇熬成婆,光王李怡终于贵为天子,这是他的幸运。不过,这位熬出头的“媳妇”,并没有像某些“新婆婆”那样,用对“媳妇”的加倍虐待来找回心理上的平衡,反倒对弱者表示出了同情,这是大唐臣民的幸运。第二,他一定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听了很多故事,因此深知世态的炎凉,人情的冷暖,民间的疾苦。所以,宣宗在处理事务时,就比他的父兄和侄子高明,既讲政治,又讲人情。

大中二年十一月,驸马郑颢的弟弟郑顗病重。宣宗派人前去探视,得知公主居然在慈恩寺观戏。宣宗大怒,立即把公主召回宫中痛斥一番,公主流泪谢罪,然后乖乖地回到郑府。这似乎有点小题大作,然而却有着深刻的原因。我们知道,由于帝国政治的需要,从魏晋到隋唐,皇家都非常重视与士族的联姻。可惜这事一直就是“剃头的担子—一头热”。皇家积极主动,士族并不热心。万寿公主的驸马郑颢,就一百个不乐意。显然,宣宗训斥万寿公主,并非同情弱者,而是出于政治的考量。但宣宗的做法却很高明:既然是“家务事”,那就按照“家规”来处理。

这当然是一种姿态,然而效果很好。从此,其他皇亲国戚、凤子龙孙,也都谨守礼法,夹起尾巴做人,谁都不敢端架子摆谱。

可惜,皇帝只管得了自家,却管不了士族。驸马郑颢对自己的婚姻一直不满意,而且迁怒于代皇上择婿的宰相白敏中。大中五年三月,白敏中以宰相身份出使前线,临行时对宣宗说:“郑颢对臣恨之入骨,臣在陛下眼前,他奈何不了臣;臣出使在外,他一定会告臣的刁状,臣恐怕死定了。”宣宗听了呵呵一笑:这事朕早就知道了,爱卿为什么现在才说?然后交给白敏中一个盒子,里面都是郑颢告状的文书。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