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建宁政变:东汉王朝的历史拐点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1]
这两件事完成后,大权自然就牢牢把握在了阎家的手中。可是刘懿在三月二十八日登基,十月二十七日就暴病身亡。在阎显的安排下,太后再次秘不发丧,悄悄召集各位王爷的幼子进京,以从中挑选好控制的小孩当新皇帝。同时在阎显的主持下,关闭宫门,京师戒严,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没想到就在此时,一个名叫孙程的宦官忽然跳出来替废太子打抱不平,带着18名少壮派太监,在十一月初四,借助京师和16个郡、国同时发生地震的良机,趁乱发动宫廷政变,杀了阎氏一派的江京、刘安及陈达,同时劫持了在宫内依然很有威望的李闰,控制住内廷后,拥立了11岁的刘保,也就是汉顺帝。

面对这场突发的政变,阎显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不知如何应付。倾向阎氏的小黄门樊登建议阎显以太后的名义发出诏书,召集越骑校尉冯诗、虎贲中郎将阎崇,调集部队到平朔门进行武力镇压。阎显采纳了这个建议,并发出封赏令,声称能抓到废太子的封万户侯,能抓到李闰的封五千户侯—这说明,到这时为止,阎显还没搞清楚主谋究竟是谁。

而冯诗表面上装作顺从阎显,一离开就杀掉了樊登。尚书郭镇得到政变的消息后,也抱病赶来支持政变派,他带领守夜的御林军擒获了正准备入宫镇压的卫尉阎景,从而为政变派赢得关键的12小时。
西汶艺术网
次日,也就是初五,孙程终于找到了传国玉玺,刘保随之开始发号施令,从而得以收押诸阎,幽禁阎太后于离宫。一场针对阎氏家族及其追随者的大清洗随之展开。刘保这才算是坐稳了江山。而那个可怜的傀儡—刘懿,连熬到新一年的福气都没有,自然是连个年号都没有留下,更不会得到帝号,从而成了被遗忘的历史一页。

在这一政权交替的过程中,宦官集团无疑发挥了重大作用,但新的外戚强权梁氏家族也逐渐崛起。汉顺帝11岁登基,30岁驾崩。他死后,梁太后临朝听政,太后之兄大将军梁冀就实际把持了朝政。

继承汉顺帝的是只有两岁的太子刘炳,也就是汉冲帝。这位孝冲皇帝在位仅六个月就驾崩了。只是因为他死在正月初六,跨了个年头,所以被称为在位一年,还留下了一个永嘉元年的年号,实则仅在这个年号下活了六天—但不管怎么说,和刘懿比起来,总还是幸运者。

三岁而终的汉冲帝自然不可能有子嗣,于是继承权问题再度成为政治斗争的导火索。在梁氏家族的主导下,迎立了汉章帝的曾孙、渤海孝王之子、年仅八岁的刘缵为帝。这位新皇帝就是在位仅一年半不到,就被梁冀因一句“跋扈将军”而毒杀的汉质帝。

毒杀汉质帝后,梁冀又拥立了15岁的蠡吾侯刘志,即占昏庸之名的汉桓帝。

与汉和帝一样,汉桓帝再次依仗宦官势力夺回了旁落的大权。当时梁氏的势力已膨胀到惊人的程度,一门之中,前后七人封侯,三人当上皇后,六人成为贵人,三人出任大将军,另外还有卿、将、尹、校级别的官员57人。为了巩固对内廷的控制,梁冀将其另一个妹妹嫁给桓帝为后,结果就出现亲姐妹二人,一为太后,一为皇后的局面。在这个背景下,梁冀把持国政近20年,梁太后在和平元年(150年)归政给汉桓帝后,梁冀依然继续把持大权,直到第九年八月,桓帝发起了兵变。

当时,汉桓帝和五位宦官(唐衡、单超、左悺、徐璜、具瑗)在密室歃血为盟,订立了针对梁冀的攻守同盟。有意思的是,这次歃血盟誓,既不是歃的牲口的血,也不是每个人都放了血,而是由皇帝咬破单超的手臂后,大家蘸着单超的血立下的誓言。
西汶艺术网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貌似少年闹剧的盟誓,摧毁了庞大的梁氏家族。
西汶艺术网
一切都宛如和帝朝窦宪事件、顺帝朝阎显事件的重演。汉桓帝借助宦官控制禁军,突然发起政变,关闭四门封锁梁冀的亲信入城援助,同时派出一千余人包围大将军府,收缴大将军印绶。梁冀夫妻仓皇自杀,梁氏家族随之花果飘零。在随后的大清洗中,和梁家有关系的官员被悉数罢免,以至于三百余名京官同时罢职,“朝廷为空”。同时收缴了梁家的大量私产,出于稳定局面、笼络人心的需要,汉桓帝宣布“减天下租税之半”,等于是变相把这些没收的财产分摊给了全国百姓,并将梁家的私家园囿开放,为贫民提供就业空间,从而在中国历史上创下一个纪录:第一个把没收的非法财产还之于民的皇帝。

这个时候的汉桓帝倒是颇有些踌躇满志的气势,也激起了举国的关注,一时间,大家都希望能出现一个清明的新政时代。可是,这个期望很快就落空了。在封赏功臣的过程中,单超等五人同时被封为侯,是为“五侯”。随后,外戚力量暂时被抑制住,可宦官集团却急速膨胀,把持朝政,卖官鬻爵,并罗织罪名,制造冤狱,株连士大夫,反而不如窦宪、邓骘和梁冀执政时期。窦宪、邓骘和梁冀执政时,虽然皇帝个人受些委屈,外戚集团自身也分到了不合理的红利,但毕竟整个国家的运作还有规可循,有时甚至堪称治世。但到了这帮太监出来鼓捣的时候,整个国家就乱套了。

这种混乱一直持续到汉桓帝去世,12岁的汉灵帝登基,才有了一丝转机,也才和本文开篇所述的日食异象连接了起来。

名士不敌外戚,外戚难赢宦官

原来,汉桓帝没有子嗣,汉灵帝又是旁支入主大内,加之又是幼主当国,故而窦太后临朝。于是,太后之父大将军窦武就成了新的强力人物。

这位窦武在外戚中属于王莽、邓骘式的另类人物,“多辟名士,清身疾恶,礼赂不通,妻子衣食裁充足而已”。当时西北羌乱,“岁俭民饥”,窦武得到两宫赏赐,“悉散与太学诸生,及载肴粮于路,丐施贫民”。姑且不说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是想当第二个王莽,还是做第二个邓骘,至少在当时,窦武的行为使他和名士集团之间建立了特殊的情谊。

与窦武同时被任命为太傅的陈蕃,是名士集团的魁首人物之一,在京都太学生和世家大族中享有很高的威望。窦武、陈蕃,这一文一武两大领袖人物,不仅私交融洽,深得窦太后的信任,而且都认为应该改变宦官专权的现状。一次二人“共会朝堂”,陈蕃私下对窦武说:“曹节、王甫等,自先帝时操弄国权,浊乱海内,今不诛之,后必难图。”窦武“深然之”。陈蕃大喜,“以手推席而起”。继而窦武又把同样有意收拾宦官的尚书令尹勋引为同道,从而标志着一个新的政治联盟产生。

接着就发生了日食事件,陈蕃认为这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了一个有力的根据,“今可因日食斥罢宦官,以塞天变”。窦武也表示同意,决定进宫说服自己的女儿采取行动。

在这样一个强强联手之下,似乎并不难扫灭区区几个乱政的宦官。但事实证明,这件事情远非看上去那么简单。

今天回头看来,窦武与陈蕃最大的错误就是轻敌冒进,他们太急于求成,反而欲速则不达。如果他们仅仅是收拾个别宦官,确实是易如反掌,甚至还可以利用宦官集团内部的矛盾,借力打力。但是,二人的目的却是要从制度上彻底废弃宦官制度,并将所有宦官一网打尽。这样一来,就不免树敌过多,而且也很难得到窦太后的认可。因为窦太后已经习惯了和宦官共事内廷。而此时宦官集团中的王甫、曹节等人,也看清了实力股所在,与汉灵帝的乳母赵娆一起,整天围着窦太后打转,想方设法讨其欢心。这个做法收效极大,他们不仅在窦太后身边地位日隆,而且居然开始干涉官僚集团的人事任命问题。在窦武、陈蕃看来,这是绝对不可容忍的,但在窦太后看来,这却是正常现象。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