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关于陈文帝祭“胡公”——陈朝帝室姓氏探讨

[作者:严耀中]  [2007/2/1]
纵观中国历史,朝代名与皇帝之姓重合者,仅南朝陈一家。如此显得特别,其中必有缘故。而该朝祭礼活动中也颇有独特之处。《陈书》卷三《世祖纪》云:

“(天嘉)三年春正月庚戌,设帷宫于南郊,币告胡公以配天。辛亥,舆驾亲祠南郊”。

自西汉成帝时起,“祭天於南郊,就阳之义也”,并以先祖及百神配之[1]。此制为历代所承袭,陈朝亦然。“永定元年,武帝受禅,修南郊,圆坛高二丈二尺五寸,上广十丈,柴燎告天。明年正月上辛,有事南郊,以皇考德皇帝配,除十二辰座,加五帝位,其余遵梁之旧。……及文帝天嘉中,南郊改以高祖配”。陈后主嗣位,“祀所感帝灵威仰於坛,以高祖神武皇帝配。礼用四圭有邸,币各如方色。其上帝及配帝,各用騂特牲一,仪燎同圆丘”[2]。其中所祀之“苍帝名灵威仰”[3],“郑玄注《礼记大传》称‘《孝经》郊祀后稷以配天,配灵威仰也’”[4]。然则胡公为谁?缘何陈文帝要亲自在南郊祭祀他,并亦将其配天,且在其本纪上郑重其事地记载?《陈书》及《南史》上都无进一步说明,也没有任何其它有关“胡公”的明确记载。仅胡三省在《通鉴》此条下注曰:“胡公始封于陈,故郊祠以配天”[5]。这是引用《左传·襄公二十五年》中所载的典故:“昔虞阏父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我先王赖其利器用也,与其神明之后也,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而封诸陈,以备三恪”。然西周初胡公封陈之地在今河南淮阳,“南朝之地,惟晋末宋初最大,至陈则极小矣”[6],梁陈禅代之间早已非江左属地,故陈文帝祭胡公配天,陈氏以陈为朝代之名,当皆有更深原委。

但除此之外的南北朝间的史文,对此都不甚了了。这条记载之所以突兀在书,也可能是因《陈书》迭经顾野王、傅縡、陆瓊、姚察、姚思廉多人之手,其中屡经删增,“依违荏苒”[7],所载未免不一,所以这条记载对后人来说犹如云里庐山,不知究竟。然而据后世胡姓的家族文献中提供的一些蛛丝马迹,则恐与陈朝帝室族源姓氏有关,即唐代胡氏碑铭中所谓“周封虞帝,方开建社之源;陈有胡公,始派承家之族”[8]。这里,“陈”与“周”相对,当是两个皇朝的简称;“胡公”与“虞帝”对应,则是指两个皇族之始祖渊源。其文暗指胡公为陈朝皇族始祖,胡姓也就与陈姓皇族血缘相连了。墓主胡肃死于玄宗天宝初,离陈朝之世并不太远,在讲究门第阅历的当时,标榜本家氏族渊源,力图附龙攀凤,亦是司空见惯的。在另一块碑文《大唐安定郡参军陆丰妻胡夫人墓志铭并序》中也有类似说法:

“夫人姓胡氏,安定临泾人也。其先有嬀之后,遂育于姜,在陈备三恪之尊,居齐分六卿之职,因始封而赐姓,自胡公而受氏”[9]。

这些都力图表明在姓氏上,陈胡原是一体,所以唐代姓胡士族皆以高攀近世陈朝帝室为炫耀。不仅如此,在当时陈姓的文献中也有同样的证明,如《大唐故处士吕府君陈夫人墓志铭》中有着陈姓源自胡姓说的更直接证据,其云:“夫人陈氏,其先胡公满之胄裔。雄才英略,代有人焉”[10]。而《大唐故陈夫人墓志铭》更是明确地将胡公与陈朝皇室连了起来,其碑文云:

“夫人讳照,字惠明,颍川长社人,陈后主叔宝之玄孙也。陈氏之先,出自嬀汭胡公之后,奄有颍川,随运济江,吴兴著姓。曾祖庄,陈会稽王扬州牧;祖元顺,皇朝散大夫考城县令;父希冲,朝议郎,怀州司户参军,早亡。盘石维城,开物济世,并以纷纶载籍,岂一二详焉。……其词曰:嬀汭颍川兮洪流肇源,积庆储祉兮钟兹后昆”[11]。

陈照为陈叔宝之嫡系后裔,追述其名望卓著的先世脉络应该是有根有据,不会出自外界的讹传。在陈文帝之孙陈察墓志里追述其远祖时亦云:“原夫高阳御宇,才子播其家声;虞舜握符,胡公承其代祀”[12]。因此《大唐故陈夫人墓志铭》以及前面提到的一些碑铭中的辅助证据都明确地向我们表露,陈朝皇室家族原来姓胡不姓陈!他们是原封在河南的胡公后裔,古人或以有封地取姓氏者,封在陈地的胡公也就有了陈姓的支脉。

看来是为上述墓志作总结,在年代上晚于上述墓志的《元和姓纂》卷三云:“陈:嬀姓,舜后,胡公满受封于陈,后为楚所灭,以国为氏”。又云:“长城(案:这里为地望):谌曾孙准,晋太尉广陵公。陈武帝称准后”。

由此也可揭明了先前二个疑问的答案,即陈文帝之所以祭胡公配天是因为把他当作陈氏皇室的始祖,始祖配天,是合乎礼制的。而陈氏把自己看作是胡姓后代的结果,当然可以将胡公始封地之“陈”作为朝代之名,由此符合朝代命名通常惯例而不自相矛盾。

至此,似乎可以说《陈书》中所蕴藏的历史疑团已能解开,陈朝皇室姓氏的真相可以大白于天下。然而仔细推敲,还是有些问题的。因为给我们以明确答案的,都是唐代的墓志碑铭,而《元和姓纂》成书之时比这些墓志都晚,胡三身更是宋元间人,他的注文必然更是受到唐代流行的说法影响。问题是为什么陈朝文献中关于胡公的记载只有《陈书》里孤零零一条?既然此条意义未明则唐代流行的说法源出于何处,其可靠性如何?追根究底,这个说法竟还是来自陈朝皇室本身。
西汶艺术网
其实,除了陈文帝的那次祭祀胡公外,在陈武帝陈霸先篡位登基之前不到一个月,他被封为陈公的一份诏书中,曾含含糊糊地说出陈霸先被封陈公的理由,也影射了他与胡公的关系。这份名为梁敬帝所颁的诏书中说:“且重华大圣,嬀汭惟贤,盛德之祀无忘,公侯之门必复。是以殷嘉亶甫,继后稷之官,尧命羲和,纂重黎之位。况其本枝攸建,宜誓山河者乎?其进公位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陈公,备九锡之礼,加玺绂、远游冠、绿綟綬,位在诸侯王上,其镇卫大将军、扬州牧如故”[13]。根据魏晋南北朝通行的政治游戏规则,如此诏封就是即将改朝换代的前奏曲,而这政治鼎革过程中装饰门面欺世盗名的所谓诏书云云,都是御用文人秉承新主意愿的抢手代笔。在此之前,陈霸先已袭杀王僧辩,击退北齐军,进位丞相,封义兴郡公,位极人臣,独揽朝政。因此这份诏书完全是为陈霸先立新朝做皇帝造舆论寻依据。其中之一即是把陈氏说成是嬀汭胡公之后裔,然后把他说成和“殷嘉亶甫,继后稷之官,尧命羲和,纂重黎之位”一样,有兴灭国,继绝世,“本枝攸建”,而“宜誓山河”,再造乾坤的资格。这在门阀政治的时代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要凌驾于那些作为南朝统治基础的世家著姓之上,只有攀上这么一个家世渊源,才似乎具备了君临高门大族的地位,这至少在门面上是绝对需要的。而这一切都在紧锣密鼓进行禅代的悲喜剧开幕之间匆匆忙忙提出来的,因为此前我们没有看到陈霸先与胡公有关的任何迹象,也因为诏书出笼之日正是到了为禅代找根据为新朝起朝名的关键时刻。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