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不逆诈”和汉代丞相翟方进的命运

[来源:史杰鹏博客]  [2007/9/3]
“不逆诈”是孔子的话,出自《论语·宪问》,意思是,不要妄自猜度别人是不是有诈伪之心。引申一点说,就是不要随便怀疑别人的恶意动机。说实话,“逆诈”这种事是很多人擅长的,比如甲揭发乙的某些问题,乙如果无可辩驳,或者会落荒而逃,或者就会恼羞成怒地反驳:“你甲算什么东西,轮到你来教训我,你以为自己就一尘不染啊?而且,不早不晚,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肯定有什么动机。是谁派你来的?”或者甚至干脆来个“诛心之论”,认为甲背后有不良小团体,想篡班夺权,生活作风还有问题(这条是中国人最擅长的),于是乎,自己就一下子反败为胜了。所以,我有时不得不慨叹:孔老二,您老人家真伟大啊,早在二千五百多年前就发出了“不逆诈”这样精辟的警告,对人性可谓看得太清楚了。而且,因为你的话成了意识形态,可以当法典用,还挽救过不少有志青年,汉代的翟方进就是一个好例子。

翟方进是汝南上蔡人,和秦朝有名的丞相李斯是老乡,上几代都是泥腿子,到了翟方进父亲这一代,血液里突然萌生了读书基因,在郡府当上了“文学”这种小教官,于是一发不可收拾。翟方进十二三岁时,老爸就死了,弄得他差点要喝西北风。好在汉代人十三岁就可以参加工作,大概凭着死去老爸的关系,翟方进在太守府谋到了个“小史”的职位,也就是抄抄写写,和现在的文员差不多,不需要太高学历就可以干。他这么瘦小,性格估计倔强而自卑,也不知道逢迎拍马,府中其他的高级官吏都对他詈骂侮辱,无所不为,动不动就说他脑积水,笨得像猪。他感到很抑郁,就去问一个叫蔡父的人,自己最适合干什么。蔡父发现他相貌奇特,就说:“小文员啊,你看上去有封侯的骨相啊。不如去读经书罢。”那时候靠读经当上三公九卿的确实不少,往远了说,有武帝时候的公孙弘、倪宽,往近了说,有宣帝时候的韦贤、萧望之,元帝时候的韦玄成、匡衡。所以翟方进一听,大喜,马上辞职,要去长安拜师学经术。他只有一个后母,不忍心,也跟着他去长安,靠着织草鞋卖供他读书。寒窗十多年,翟方进逐渐出息,也开始带学生了,京师的儒生们都很佩服他。他又去参加朝廷的考试,考得还不错,最后得了议郎的职位。这时候他大概也年近三十了。

议郎官不大,才六百石,但是岗位很重要,可以经常有机会见到皇帝,魏太祖曹操当年就从二千石的郡太守退下来当过议郎。不久,翟方进历官博士、朔方刺史。在汉成帝鸿嘉元年的晚些时候,将近四十岁翟方进升迁为丞相司直,这就是“比二千石”的大官了。

丞相司直是汉武帝设的,职责是帮助丞相举奏犯法的大臣。翟方进少年时候在基层当过文吏,虽然地位卑微,但是律令文法那一套还是熟悉的,后来又习儒术。走文法和律令相结合的道路,几乎是那个时代当大官的必杀技。于是,在西汉后期的舞台上,上蔡穷小子翟方进闪亮登场的时候来到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刚当上丞相司直的第二年春天,汉成帝去长安北面的云阳县泰畤祭祀天神,完了之后顺便到附近的甘泉宫休息。翟方进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知法犯法,坐的马车竟然行走到皇帝专用的驰道上,被司隶校尉陈庆逮了个正着,当即奏了他一本,把他的马车也没收了。那个时候当官的马车大多要自己掏腰包,没有所谓公费,买不起的只好步行。翟方进白白丢了一辆马车,心里肉疼,对陈庆自然怀恨在心。到了甘泉宫之后,在殿中集合,廷尉也就是最高法院院长范延寿排在陈庆后面,陈庆当时心情有点郁闷,就回头和范延寿絮絮叨叨地诉苦:“老范啊,刚才在泰畤祭祀天帝的时候,我做错了点事,按照律令得花钱赎罪。尚书(皇帝的秘书)抓住我这件事,马上就要当廷奏报。唉,以前我也当过尚书,曾经要奏报某件事,不小心忘了,过了几个月才记起,皇帝也没有在意。但愿这回尚书也忘记了才好。”

按照汉朝大臣集会排位的顺序,一般是丞相司直和司隶校尉并列,身后是中二千石九卿们。这陈庆真是脑子进水,你心情不好,和范延寿说点闲话解闷,我们也能理解,但你别忘了人家翟方进就在自己身边啊!翟方进从小就因为受不得窝囊气才辞职的,你刚才没收了人家马车,他能放过你?果然,会议一开始,翟方进就上奏道:“陈庆在祭天的时候犯了大罪,一点也没有悔过恐惧之心,反而认为自己只需花点钱就可以赎免,把法律当成儿戏;他还仗着自己曾经当过尚书,满嘴跑马车,把宫中的事随口乱说,漏泄宫中机密;又扬言奏报公事快一点慢一点都无所谓,把圣明的皇上您当成空气,奉诏不谨。这三项加起来都是不敬之罪。臣在此严肃地举报他。”

应该说,翟方进这次奏报够损的,三项中随便哪一项如果放在武帝时期,都可能让陈庆断头。好在汉成帝虽然有名的沉迷酒色,对待大臣却很宽厚,只把陈庆免职了事。翟方进算是出了口气,报了一箭之仇。由此可见他不仅仅是个只会空谈,疏于实事的儒家知识分子,在法律上他的造诣也不低。而且这只是他小试锋芒,接下来不久发生的另外一件事才让他在朝廷威名大振,最终震惊朝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汉朝的边郡北地郡有个叫浩商的人,因为犯了罪被义渠县的县长追捕,他腿脚灵便,义渠县长没有抓到他,气很不顺,就把他的老妈抓来,押到义渠县政府所在的邮亭,和一头公猪捆在一起。这显然是侮辱,我们古代骂女人淫贱,习惯是和公猪并提的。《左传》上说,宋国的公子宋朝长得非常帅,卫灵公的夫人南子很喜欢他,两人非常暧昧。卫灵公以怕老婆闻名,为了讨老婆欢心,还把宋朝特意请到卫国来。宋朝也就如鱼得水,流连忘返。有一次卫太子蒯聩路过宋国,宋国人都对着他唱歌:“既定尔娄猪,盍归吾艾豭?”意思是说,你们求子的母猪已经得到了满足,为什么还不归还我们那漂亮的公猪?汉朝中期以后,当官的人普遍读点儒书,看来这个义渠县长也有点文化,懂得文化侮辱这么一套。不过就是胆子太小,贵为县长,还把人家母亲绑到政府大楼门口,有点过了。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