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书法在消费文化中的命运分析

[来源:美术报]  [2010/9/8]
下篇:王者归来

但是,在声势浩大的消费文化面前,在“去汉字化”的浪潮里,书法无需自怨自艾,也不会坐以待毙。因为中国文化有一个不断自我完善体系,具有强大的消解功能,它总能以谦卑的姿态热情接纳一切外来文化,尽管曾经也有执拗的时候;然后消解、改造它们成为自己文化新鲜的血脉,如此中华文明方得以维护,并傲视其他文明古国而屹立在东方。书法,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发展为中国文化独特的符号,相信只要汉字不废,只要汉字文化的话语权仍掌控在我们手中,书法一定不会就此终极,在中华民族全面复兴之际,它还会以王者归来的气魄,再次缔造一个辉煌的艺术王朝。

人类学家包阿斯提出艺术有两个主要来源:“一个是技术的独立发展,亦即技术处理中某些完美规范的发展,其结果形成了一些‘典型形式’;另一个来源是在宗教和其他社会现象中找到的。”这里包阿斯提出艺术形式与发展的两大因素:一是自我的发展,二是社会环境的制约。经过几千年的发展,书法与中国画分道扬镳,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言人,这足以证明它的生命力和艺术价值,但是书法是由汉字书写发展而来的艺术,因此它与现实生活、实用哲学的紧密性又明显强于其他门类的艺术。书法源于汉字,服务于现实人生,消融于社会生活。书法经过新时期三十年的发展,其技术处理日臻成熟,某些成果已经形成了新的“典型形式”,这些“典型形式”将作为归来王者的潜伏基因,待到风云际会之时,它会聚变成充满亲和力的艺术王者。但是在此过程中,我们不能忽视消费文化的积极作用以及“去汉字化”浪潮所带来的潜在的危机。

问题是我们有些书法家一听到消费文化、大众文化就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态。确实,作为艺术家应该“关注于当下的创造性劳作和审美判断的永恒性,而不是下周的收支平衡或下个月的晋升。”但是如果把高雅文化与商业文化搞得严重对立起来,确是个误区。事实上在消费文化中,商业与艺术是难分难解的。书法自古就是介于雅俗之间,也几乎没有脱离过消费文化的推动力。不少书法家就曾借助于消费文化成功推销书法,转换角色,提升形象,王羲之、张瑞图便是其中的代表。王羲之为老妪题扇销售,固然是出于道义,但他在扇子这一商品销售过程中,他所题的字和扇子共同组成了一个文化符号,这一符号不仅使得扇子销售一空,而且王羲之的书法也因之进入大众的视野,成为消费文化中的一部分,这有助于提升王羲之的知名度、美誉度,为日后王羲之被推上“书圣”的位置罩上了神秘的光环,而这神秘的的光环是一个人走上历史的制高点所不可缺少的。张瑞图的书法也在世俗文化中大放异彩,因他“系水星,悬之书家中可避大厄”。大众包括在日本拥有张瑞图大量的书法作品,是奠定其在书坛地位的重要因素。艺术如何在消费文化中被经典化的,美国理查德·奥曼在对美国现代小说经典化分析中,为我们勾画出明晰的路线图:

出版工业,就它浸透了职业经理人阶级的价值而言,影响特定作品的名誉与声望。像《纽约时报书评》这样的期刊,通过带有偏好的评论促成其成功,不经意地加强某些被认为是代表了这种价值的作品。奥曼不仅是简单地解释了是什么导致大量读者每年只读相对较少的几本书,他还论证了出版商和期刊如何影响“严肃”文学的经典。他写道,通过覆盖大多数美国精英知识分子,一个《时报》的重要评论能够有助于把一部小说写入一个文化议程,并确保其他的期刊将不得不认真对待它……如果一部小说的质量被一家知名的期刊认证,那么它就可能吸引更专业和学术性的期刊上的批评家的注意……通过这条路径它可以进入大学教科书,在那里的特定语境中……承认它作为文学的资格。

这段文字论证了出版商和期刊是如何有选择地影响大众、知识精英,如何将普通的文字取得“文学的资格”。任何文学艺术的经典化都是一个共同的、专业的、家庭的、社会的、商业的及民族的——利益网络的结果。汉字如何获得书法的身份,书写如何获得书法家的资格,商业文化、消费文化、大众集团掌握着大量的话语权,尤其在今天我们日益被消费文化所包围个体逐渐失语的社会,这种情形更会放大。对此我们无法回避,也无处可逃。当然我们也不必恐惧,当代文化社会学巨擘、法国著名思想家布尔迪厄通过大量实例证明了审美消费与日常消费的同源性,他打破了审美消费与日常消费之间一度不可逾越的界线,“将审美消费置于日常消费领域的不规范的重新整合,取消了自康德以来一直是高深美学基础的对立,即感官鉴赏与反思鉴赏的对立,以及轻易获得的愉悦与纯粹的愉悦的对立”。由此看来,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让书法重新回归到生活中去,它曾经聚集日常生活的智慧,成为艺术的恩宠,当然它不便背叛给予它生命乳汁的大众,更不会将自身的审美消费与日常消费对立起来,这也是作为王者的书法所遵守的社会基本道义。

消费文化的疯长并不可怕,“去汉字化”浪潮的势头一定会得到遏制,它的野蛮性、掠夺性会警示我们:在以英文为基点的文化霸权到处游弋的今天,我们必须捍卫汉字文化话语权。这是开放、融合、全球化背景下的必然抉择。
页码1 2
更多
第 1 楼 寸草劲风
评说“数宗忘典”,何须绕如此大的圈子?“CCTV”也好“TCL”也罢,假洋鬼子得志,除了写洋文、挂洋标、甩洋腔、装洋蒜之外,在民族传统领域里,能派何用?而该管又管得着的“主管衙门”,却视而不见,装死不管!若以其人之道说他们:统统都是“汉奸的干活”!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