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篆刻探微二

[来源:中国篆刻家网站]  [2006/12/15]
鈐印

印章刻就之後,必先將印石洗淨,普通是用牙蘸一些肥皂或肥皂粉,將印面輕輕刷洗,把黏在印面上的墨跡石屑均行洗去,並且擦乾後備用。但也有不先用水洗的;如呂麗子先生刻印完畢後,便用刷子或毛巾將印面刷擦,去其石屑污物,然後用壞的印泥先試蓋一次,看看有沒有可以修改的地方,如果有,則改正一次,再將印面擦刷乾淨,用好的印泥鈐出,便算完工了。聽說齊白石先生也係如此,所以他們給別人刻的印,其中便有墨跡仍存在的,可見他們當時刻印,甚為從容,刻後也不以為意,隨手便鈐了給人,但這種方式,如出於倉促之間,固然可以,但平時則仍以用水洗淨為佳。

印面洗淨擦乾之後,鈐印之先,一定要把用具準備好,鈐印用的用具有紙張、印泥、印墊、印規(矩)等,茲分述之:紙張需選用細勻而紙面平滑的,在市面上容易買到的有雁皮紙、羅紋宜等;雁皮紙的好壞相差頗遠,要選質柔而纖維勻的,近年來我曾經定做過不少此類紙張,但好用的只有三、四種。印泥以不走油、不足色、色明、硃厚為優良的條件,但又需要以印面的印文性質而定,如係細朱文小印,印泥過厚,則影響印文的清晰,故如把印鈐蓋精良時,應該準備兩盒印泥,一盒硃厚的,一拿較薄的,厚的用來蓋大印或齊白石吳昌碩一類寫意的印,較薄的印泥則蓋精細的或較小的印。印熱普通以薄書本充之即可,普通五十頁左右的二十四開至四十開的小雜誌均可用,因為俯拾即可得到,非常方便,並且雜誌的封面用紙,大半是銅版的光面紙,比較平勻,最好使用。有的人以半公分厚薄的橡膠熱襯在紙下蓋印,因為橡膠有彈性,也非常好用。印規與印矩是印章用於書畫作品上時,怕將印章鈐斜,以此規矩校正,不至有失。

有了應該具備的用具之後,鈐印時更要將印面上的印泥蘸勻;蘸印泥的方法是用左手持(或按)印泥盒,右手把印面輕輕打擊在印泥之上,因為印油有黏性,印泥裏面含有的硃砂,便隨著壓下提上的力量,油與砂便脫離了艾絨而附著在印面上。

硃砂如果不夠細,印油不夠黏厚,或太 乃至印油太乾,則硃不是不與艾絨脫離,即是形成流離狀態,便形成硃不上石或砂太少的情形了,這必需將印泥重加整理。蘸印泥要蘸得勻,使全印面上都有硃,然後對準應蓋的部位,輕輕落下,到快著紙時候,停頓一下,再完全校正一次印的部位,務使平正,於是,最後距紙只一公分左右的時候,快速的將印鈐下,用力鎮壓,但勿使動搖,便可將印鈐好。有時印面用久了,就不很平坦,靠邊的四週有些磨損,鈐蓋時可以著紙後,以原地不動的方式,向四面微微傾壓,便可以得到很好的效果。

鈐蓋印章時,又需視印文的性質而定,印文是寫意一派的,應該用力重些,如吳昌碩齊白石等的作品,就需要厚印泥重壓。但像王福厂陳巨來一類精細的印面,則需要用力較輕,因為用力重了,則印文不會清楚,反失了原神,這一類印面用的印泥也不宜太厚,太厚的印泥也會導致印文不清。又朱文印大致用力輕些,白文的可以用力重些,雖非定則,但大體不差。總之,一方印章,如想鈐蓋精良,紙張、印泥、印墊與正確的鈐蓋方法,是不可或缺的。印章用過之後,應該用棉花擦乾淨,收存起來備手,如果為了省事,也可以用毛巾來擦去印面上的油砂。不必每次水與肥皂洗滌。但如果用久了,印面上的油垢多了,影響了印文的清晰,便需要清洗了,清洗的方法是先用一個小盤子,倒上半公分厚的菜油(沙拉油即可),將面漏在油中,大約兩三天,然後用牙刷可將油垢刷淨了。另外尚有一簡單方法,即是將橡皮圈一、二個,放在印面下面,用加稍加揉擦,也可以將印面上的油硃去掉,但後者總不如前者澈底,仍留有少許油硃在印文凹入處,尚不如水洗清潔。

印章為了保存,時常做錦盒收藏,但時常用的印章,又不能天天由盒中取出鈐蓋,所以有的人便主張不必常清洗印面,而覺得印面上有些舊有的印泥,會增加印的樸厚,蕩平先生曾經告訴過我一小故事,他說:「民國二十年左右在北平,齊白石刻了一大批印章,其中絕大多數 我送人的。齊先生告訴我,用印之後,印即放在一個盒子裏,不必擦去印上的泥,這樣用過十多次之後,因為印泥黏印面上,蓋出來反而覺得更樸厚可愛。」這便是一個用印後不擦乾淨的例子,魯蕩平先生聽了齊先生的話,他的印一直不擦,一直到我去他府上,拓他的印章的時候,我因為印面的油垢陳砂太厚了,才徵求他的同意,為他清洗了一次印面,但也知道了齊白石用印後,不愛擦洗的原因,寫在這裏,給大家破悶。

印款的拓製
西汶艺术网
篆刻自明代成為藝術品以來,印譜的流通便興盛起來。起初的印譜,沒有將印章的邊款墨拓出來,像周櫟園的賴古堂印譜、汪啟叔的飛鴻堂印譜等,便都沒有邊款。但後來的印人們,一方面為印款也是篆刻藝術的一環,而且更是鑑定印章真偽的關鍵,加之印泥的改良與清代拓製銅器的進步,使印側上添粒小字,也可以墨拓得清清楚楚,於是邊款的拓製,便流行了起來。篆刻藝術的表現,也因為邊款的精美,而更向前跨進了一步。

拓製印款始於何時,我未曾加以詳考,但在清代的毛奇齡拓製印譜的時候便已經能拓精美的邊款了。毛奇齡字大可,他拓的印,往往一拓再拓,甚至於拓十次廿次,才選擇其中最好的保留下來,訂成印譜,其拓印之精是極有名的。印款的拓製,也就在這個時期流通了起來,我們現在可以看到的清末及民初流傳下來的印譜,似都具有墨拓的邊款。墨黑朱紅,二者相映成趣,在色澤上以及藝術的本質上,都增加了不少光彩。

拓款的方法與古銅器的拓法相似,但比拓製銅器簡單,因為銅器如果拓製全形時,必須先以套模規劃全形,然後取其需要的部份,陸續拓成。拓印款除了自然形與圓形的印章之外,絕大多數都是平面的,佰它也有它的難處,字小而細,非妙入毫末不能拓出它的神采來。有人說,墨拓古器,以拓甲骨為最難,因為甲骨文既細且小,非精石不能傳其神形。拓印款與拓甲骨文甚為相近。

拓製印款的方法有濕拓與乾拓兩種,濕拓之流行於清末,而乾拓之法則在民初才有,茲分述之。

濕拓

濕拓又為稱為水拓或墨拓,它的拓法與拓碑碣上的文字相同,必先用水濕後墨拓,所以有後者兩種名稱,其實三者是一體的。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