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篆刻探微二

[来源:中国篆刻家网站]  [2006/12/15]
製作班駁的邊欄之前,必先將印章的四個有楞有角的邊角去掉;普通一方石章,磨成後四角正方,多現楞角,應用刀把四角筅再修圓,即使係刻工整的印,也需要如此。如係朱文印,邊欄便是內方外圓的角,如是白文則將角修圓即可。作邊的方法有三:一種是刻的,一種是作的,一種是磨出來的。現在把這三種製作的方法來說明如下:
西汶艺术网
一、刻法:

刻的方法有切刀與衝刀、滾刀三種,用切刀刻如屬朱文,是將邊欄的內側及邊欄外側的某一部份,均以切刀法切成殘剝之狀,而保留了大部份原來所刻就的邊欄。這種刻法爽利而見刀痕,故以巧取勝,然不夠拙樸,趙古泥刻印製邊,便是這種辦法。此法用之於牙章尤佳。用衝刀刻,朱文必需以刀鋒向著朱文邊欄內側的邊緣,然後一刀衝去,將印石經刀刻起的崩裂石紋保留下來,或稍加修茸,便很古樸,通常稱為反刀法。如用中鋒刀,亦能刻出石紋的斑駁趣味來,但炭出的紋較細而已。這種刻法,渾樸有餘,而邊欄的外側則必需經過一番製作,使它和內側調和才可以,否則便不偏不頗了。外側的邊欄不能用衝刀,因無處著刀,可以採擊邊、磨邊,或用滾刀法加以修製,才能相得益彰,齊白石、陳師曾、丁二仲、簡琴 ,易大厂等都採用此種方法。用滾刀法刻邊欄,是用刀在邊欄的內外兩側以左右【【  】】的方法,刻出不整齊的樣子來,刻起【【  】】刀子在邊欄上滾動似的,所以叫滾刀法,但一定要熟練,否則刻出鋸齒一樣的形狀,便成為一種醜態了。吳昌碩刻邊,使用滾刀法。他曾把這方法傳給弟子李古愚及趙古泥兩位,古愚先生是李嘉有先生的伯父,嘉老曾為我述說昌老以滾刀刻邊的故事,故知滾刀刻邊,亦為刻出蒼僕邊欄的一種方法。吳昌老的兒子吳藏盒和弟子王賢便都用這種方法刻邊,敝齋收藏有吳藏盒治印。我曾仔細觀察,發現不但邊欄的內外兩側均經滾刀刻過,且邊欄的中央部份,也有若干是用滾刀作過的,所以給鈴拓出來,使特別蒼剝而古樸。

二、作法:

第一類製邊的方法,不是用刀直接刻出來的,而是用刀柄擊打或以以刀鋒刮出來,古人未之名,故名之曰作法;印章的外緣,用切刀剩尚可運用自如,若用衝刀,則若干處無法施展,故古人都採以刀柄擊邊的辦法,以使印邊蒼樸斑爛,擊邊的力量不可一致,要有輕有重,擊打的部位,不要平均,太平均便刻板了。曾有一位畫山水的同學問我,要怎樣才能擊打的好呢?我告訴他說:「就像山水畫裏的點苔和畫樹葉時的攢三聚五的情形差不多!」他便恍然大悟了。另一種作法,是刻完一印之後,總覺得印文太過鋒銳,使用刀鋒將刻過的印文和邊欄,完全刮一遍,使印文有圓渾之意,鈐拓出來的印痕,便自然古樸了。二十三年以前,我從張穀年先生學山水,張老師曾經拿出他的自用印來給我看,有好多是陳巨來刻的,他問我:「你看這幾方陳巨來,與他別的作品有什麼不同?」我說:「好像是厚了一點。」於是他告訴我,這些印都經費龍丁先生用刀劃過一番的,因為費先生認為太過整飭便傷韻,所以要作一番功夫,使印的火氣泯 一些,才能稱得上淳雅。同時我也看過費龍丁先生刻的印,的確淳樸可喜,無新發於倒之病,這便是用刀刮印文字刮邊欄的妙處。

三、磨法:

有的人刻印之後擊邊或刮邊,但像與刻,圴有人工的痕跡,如果要作品更蒼厚,便不得不使用其他工具來將擊鑿的刀痕去掉,吳昌碩便常用這種方法。我看到大鶴山人鄭文焯的筆記中,曾提到吳昌碩刻印之後,常手破皮革著意磨擦使印老到。我又時常審視吳昌碩的作品,其中白文未刻到的紅地,或朱文的印文本身,常有用某尖銳物衝刺過的痕跡,可能是用大型的 錯刀擊壓而成的,有了這種面目之後,便覺得更蒼古斑爛,比只有邊欄與印文斑駁還要自有。所以利用鐵錯壓按,使之表現出一種自然殘的辦法,自屬可行。另外,用砂紙、粗石、粗壁來處理邊欄,也應該是很好的方法。
西汶艺术网
【【以上所卜朮,因以前未見諸紀述者頗多,所用名詞,不知恰當與否?尚乞方家指教是幸。\   圖片說明:圖一、「知(  」唐醉石刻,左邊欄外緣中央部 一刀,右邊欄上三分之一處衝一刀,四角圓。圖二、「蔣迪先」鄧散木刻牙  及下邊均用切刀。圖三、「只  吳藏盒 」。滾刀  出面目。圖四、「志古」  岳刻。刀柄擊邊法。圖五、「四香  龍丁刻,字跡圓渾淳雅,括刀法。圖六、「張穀之印」陳巨來刻,費龍丁以刀括  。】】
西汶艺术网
起地與印紐

起地

印面中印文以外的地方,如是陰文,則鈐印出來的時候是紅色的,如是陽文,則是白色。這白色的地方,均是刻好印文後再行掘刻出來的,尤其以陽文為最顯著,挖掉許多不需要石材,我們把這些挖掉的地方,叫做「底地」,俗稱「地子」。 刻地子的這件事叫做「起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古今印人,刻印後必需起地,起地的方法,與個人所常用的方法有絕大的關係。我曾經看到陳曼生刻的幾方印,地子是用切刀的方法刻成。而吳讓之刻的印,地子則是用衝刀法刻成,這止與他們刻印的習慣,有著相同的關係,因為浙派用切刀而皖派用衝刀之故。但也有將地子起的 光潔的,市面刻的象牙印章,大都如此。於是,我把地子歸納成三種形式,茲分述如下:

一、平地:

底地光潔平坦,都用於牙、角一類的印材。刻這種底地,要使用深刻刀(或者叫做起地刀),刀口是平的,但刀刃是斜的,有寬窄不同的刀式,以便於刻製較粗或較細的底地。因為刀刃是斜的,因此可以深入印文的基部,將不需要的地方剔去。現在店裏刻象牙或牛角印時,有的改用電刻,底地起的也是很光潔整齊。但刻石章的,大都不採取這種辦法。北平人談到底地的時候,把這種地子叫「玻璃【【 】】」,猶言其平潔。清初林鶴田先生刻的印章便是如此。

二、芝麻地:
西汶艺术网
芝麻地是用切刀的方法,從起點到止處,均用切刀,一刀一刀切成,因為一刀連一刀的切,而切時又常會遇到印文斑斑點點,在切刻完畢之後,看起來像一片芝麻點,所以叫做芝麻地。

三、波浪地:

這種刻法是用衝刀刻成,無論底地的寬窄,大都能現出一條一條衝刻的痕跡來,又因為要避開印文,所以東衝五刀,西衝八刀,一條一條的痕跡,便會左右擺動不定,好像波浪一樣。

我們刻地底,當然不是一定要像上述的三種方式去刻,但這三點是最常見的,如果混雜使用,當無不可。萬不可因此而受限制,成了削足適履的毛病。但要地子起得重點鈐拓時不至於出現斑點為止,故起地也應有相當的深度,否則便破壞了印面。但也有的人意將底地的斑剝痕跡保留一、二,使它與班剝或古樸的印文配合,以增加印章的集體美。由此觀之,起地亦僅是一個原則,籌刻熟後,運用之妙,真是存乎一心了。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