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中国古代印论集萃

[来源:中国书画报]  [2013/3/9]
潘武之印——金光先治印

胡鼻山人胡震之章——钱松治印

某昨日啖冷过度,夜暴下,旦复疲甚。食黄耆粥甚美。卧阅四印,奇古,失病所在。明日会食乞且罢,需稍健,或雨过翛然时也。印却纳。(宋·苏轼《与米元章书》)
艺术中国
仆仕于关中,尝见一方寸古印,印文云“关外侯印”。其字作古隶,气象颇类《受禅碑》,仆意必汉末时物也。然疑只闻有关内侯,不闻有关外侯。后于《魏志》见之,建安二十三年始置,名位侯,十二级,以赏军功,关外侯乃其一也。注云:今人虚封,盖始于此。(宋·马永卿《关外侯印》)

《懒真子录》谓:“后世印文有三字者,足成四字,有五字者,足成六字,但取其端正耳。不若汉世印文,如‘丞相之印章’乃五字也,诸卿守相者不足五字,则以‘之’字足之。”(宋·袁文《汉世印文用五字》)

十九举曰:汉、魏印章,皆用白文,大不过寸许。朝爵印文皆铸,盖择日封拜,可缓者也。军中印文多凿,盖急于行令,不可缓者也。古无押字,以印章为官职信令,故如此耳。自唐用朱文,古法渐废,至宋南渡,绝无知者,故后宋印文,皆大谬。(元·吾衍《学古编·三十五举》)

情者,对貌而言也。所谓神也,非印有神,神在人也。人无神,则印亦无神。所谓人无神者,其气奄奄,其手龙钟,无饱满充足之意。譬如欲睡而谈,既呕而饮,焉有精彩?若神旺者,自然十指如翼,一笔而生意全胎,断裂而光芒飞动。(明·杨士修《印母·情》)

若拟而非拟,若创而非创,化腐为奇,得神遗迹,技至此止矣,蔑以加矣。然摹印章者,上海顾汝和《印薮》要其全,海阳吴伯张《印统》搜其阙,八代之文,亦云备矣。若梁千秋舍八代而摹长卿者何居?盖谓长卿会八代之精,成一家之制,彼八代取以博其文,长卿取以握其要。(明·俞安期《梁千秋印隽序》)

今之拟古,其迹可几也,其神不可几也。而今之法古,其神可师也,其迹不可师也。印而谱之,纠文于汉,此足以为前茅矣。然第其迹耳,指《印薮》以为汉,弗汉也,迹《薮》而行之,弗神也。夫汉印存世者,剥蚀之余耳,摹印并其剥蚀以为汉法,非法也。(明·张纳陛《程彦明古今印则序》)

章法必如书家结构,贵繁简相参,布置莫繁。繁则损,简则增。照应得中,勿妄出己见。或有字画多寡不同,不能配合者,或用四边总匡,或中分,或十字分。有白文,有朱文;有二朱文,有二白文;有三白文,有一朱文者,其字必逼于边,不可有空,空则不古。或有空边白文者,缘字笔画俱少,布置倚边,则难结构。(明·金光先《金一甫印章论》)

武陵顾氏所刻《印薮》,搜罗殆尽,摹勒精工,稍存古人遗意。第流传既广,翻摹滋多,舍金石而用梨枣,其意徒以博钱刀耳。令古人心画神迹,湮灭失真,良可叹息。(明·徐《序甘印正》)

尹子盖不自意以篆刻名也。当尹子盛时,吹台酒垆,一掷千金。时恨不识尹子,然尹子当是时,度无可识者。及尹子垂橐倦游,其奇骨逸趣,乃如水涸石出,木脱山露。然旁睨而笑者曰,是固负奇,盍归营糜?犹独得之趣,或在胸臆,或在眉睫,或在口角,此政李和尚所谓“其艺既精,其神自王”者。(明·宋珏《序汪尹子印谱》)

随园老人言,近体诗如围棋,易学而难工;古体诗如象棋,难学而易工。余谓朱文如象棋,白文如围棋。(清·阮充《云庄印话·镌印丛说》)

大凡才隽之士不尽见用于时,往往徙其业以攻他艺,其心最苦。心之苦者艺必精,艺精而有遇有不遇,则亦时为之,非我之所能强也。然在有识者,处之澹然,日久而攻苦,终不自悔。人将信之,各出其所见,以为若人也虽不遇而品则高,因人以衡其品,因品以重其艺,以之倾动一时,若衡山、雪渔,其已效者也。(清·范国禄《雪香居印谱序》)
艺术中国
余尝谓,藏锋敛锷,其不可及处全在精神,此汉印之妙也。何必糜蚀残驳,宛出土中,然后目为秦、汉?呜乎!诗自晋以降,不能复汉;自晚唐以降,不能复开元、天宝;明则优孟学叔敖,非真叔敖也。印章自晋以降,不能复秦、汉;自六朝以降,又不能复晋;明则天下争为秦、汉、晋,抑亦优孟之于叔敖乎?(清·吴奇《书胡曰从印存后》)

壬子之秋,归安杨见山以所藏《析里桥摩崖》佳拓本见示,展玩数日,作此,用意颇似之。耐青记。(清·钱松《“我书意造本无法”印款》)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