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周公謹《印說》

[作者:楊士修]  [2007/2/5]
印者何?信也。印從爪何?手持信也。從節何?節表信也。

先輩云:漢有摹印篆,其法只是方正。後人不識古印,妄意盤屈,大失古法。自唐篆始作俑。又漢印文皆白文。朝爵印文皆鑄,蓋擇日封拜,故可緩;軍中印文多鑿,蓋即時行令,故不可緩。唐易朱文,古法漸廢,至宋絕無知者。  陽文,文貴清輕;陰文,文貴重濁。重非重滯,濁非污濁。方平正直,無纖無巧,無懸無剩,轉呋疃贾妹埽藶樯铣恕G遢p象天,重濁象地,各從其類也。

白文印,須仍摹篆,字不可圓,或遇斜筆,取巧寫過。文須逼邊,不可使空,空便不古。朱文印,第不可盤曲如唐篆,或取雜體,不妨旁通。其太奇險費辭說者,亦須謹避。文不可太逼邊,逼邊便板,須當以字中空白得中處為相宜,庶免印出與邊相倚,惟四出筆乃可著邊。  印二名者,可回文,如姓下著印字在右,名在左也。單名者不可回文,回文讀不去矣。  字印宜用“氏”,不宜用“父”。父,男子尊稱,人呼我者也。名印著“氏”不得,字印著“印”不得。  仍舊,非真仍舊也。譬如水行,不能捨舟而車;陸行,不能捨車而舟也。然而操之乘之,非舟車也,我操舟,我乘車也。

昔人論篆有云:點不變,謂之布棋;畫不變,謂之布算;方不變,謂之斗;圓不變,謂之環,可謂善狀。又若為刀法言者。凡篆之害三:聞見不博,學無淵源,一害也;偏旁點畫,湊合成字,二害也;經營位置,疏密不勻,三害也。刀之害六:心手相乖,有形無意,一害也;轉呔o苦,天趣不流,二害也;因便就簡,顛倒苟完,三害也;鋒力全無,專求工致,四害也;意骨雖具,終未脫俗,五害也;或作或輟,成自兩截,六害也。

論篆又云:摹印有四,功侔造化,冥契鬼神,謂之神;筆畫之外,得微妙法,謂之奇;藝精于一,規矩方圓,謂之工;繁簡相參,布置不紊,謂之巧。又篆把筆訣:雙鉤懸腕,讓左側右,虛掌實指,緩納急送,意在筆前,字居筆後。

作書妙在第四指得力,作印妙在第三指得力。俯仰進退,收往垂縮,剛柔曲直,縱橫轉舒,無不如意。非真得力者不能。

一畫失所,如壯士折一肱;一點失所,如美女眇一目。味此二語,印法大備。毫發少不如意,不妨全體重磨,至于再,至于三。雜諸秦、漢舊印中簡擇不出,如詩家擬古樂府,才是當家。

文有法,印亦有法;畫有品,印亦有品。得其法,斯得其品。婉轉綿密,繁則減除,簡則添續,終而復始,死而復生,首尾貫串,無斧鑿痕,如元氣周流一身者,章法也。圓融淨潔,無散懶,無局促,經緯各中其則,如眾體咸根一心者,字法也。清朗雅正,無垂頭,無鎖腰,無軟腳,如耳、目、口、鼻,各司一職者,點畫法也。法由我出,不由法出,信手拈來,頭頭是道,如飛天仙人,偶游下界者,逸品也。體備諸法,錯綜變化,莫可端倪,如生龍活虎,捉摸不定者,神品也。非法不行,奇正迭撸橙怀晌模缛f花春谷,燦爛奪目者,妙品也。去短集長,力追古法,自足專家,如范金琢玉,各成良器者,能品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下筆如下營,審字如審敵,對篆如對壘,臨刻如臨陣,以意為將,以手指為卒,以坐落為形勢,以識藻為糧餉,以意義為甲胄,以毫管為弓矢,以刀挫為劍戟,以布算為指揮,以配合為變動,以風骨為堅守,以鋒芒為攻伐,以得意為奏凱,以知音為賞功。

凡印,字簡須勁,令如太華孤峰;字繁須綿,令如重山疊翠;字短須狹,令如幽谷芳蘭;字長須闊,令如大石喬松;字大須壯,令如大刀入陣;字小須瘦,令如獨繭抽絲。字太纏須帶安適,令如閒雲出岫;字太省須帶美麗,令如百卉爭妍;字太緊須帶寬綽,令如長霞散綺;字太疏須帶結密,令如窄地布澹蛔痔屙殠эh逸,令如舞鶴游天;字太佻須帶嚴整,令如神鼎足立;字太難須帶擺撇,令如天馬脫羈;字太易須帶艱阻,令如雁陣驚寒;字太平須帶奇險,令如神鰲鼓浪;字太奇須帶平穩,令如端人佩玉。刻陽文須流麗,令如春花舞風;刻陰文須沉凝,令如寒山積雪,刻二三字以下,須遒朗,令如孤霞捧日;五六字以上,須稠疊,令如眾星麗天。刻深須鬆,令如蜻蜓點水;刻滍殞崳钊缤惖┗ǎ豢虊秧氂袆荩钊玳L鯨飲海,又須俊潔勿臃腫,令如綿裏藏針;刻細須有情,令如時女步春,又須雋爽勿離澌,令如高柳垂絲。刻承接處須便捷,令如彈丸脫手;刻點綴處須輕盈,令如落花依草;刻轉折處須圓活,令如順風鴻毛,刻斷絕處須陸續,令如長虹競天;刻落手處須大膽,令如壯士舞劍;刻收拾處須小心,令如美女拈針。

執政家印,如鳳池添水,雞樹落英;將軍家印,如猛獅弄球,駿馬御勒;卿佐家印,如器列八璉,樂成六律;學士家印,如鳳書五色,馬鬣三花;內史家印,如孤鳳朝陽,五龍夾日;御史家印,如絮縈驄馬,蝶繞繡衣;督學家印,如藝海泛濫,文江翻浪;法司家印,如繡斧凝霜,烏台列柏;牧民家印,如五馬鳴珂,雙鳧飛瀉;經業家印,如驊騮汗血,蚌蛤藏珠;隱士家印,如泉石吐霞,林花吸露;文人家印,如屈注天潢,倒流滄海;游俠家印,如吳鉤帶雪,胡馬流星;登臨家印,如海鷗戲水,天雞弄風;豪士家印,如百寶流蘇,千絲鐵网;貧士家印,如三徑孤松,五湖片月;鑒賞家印,如驪龍吐珠,馮夷擊節;好事家印,如五陵裘馬,千金少年;僧道家印,如雲中白鶴,洞里青羊;妓女家印,如春風蘭若,秋水芙蓉。

一刀去,又一刀去,謂之復刀。刀放平,若貼地以覆,謂之覆刀。一刀去,一刀來,既往復來,謂之反刀。疾送若飛鳥,謂之飛刀。不疾不徐,欲拋還置,將放更留,謂之挫刀。刀鋒向兩邊相摩蕩,如負芒刺,謂之刺刀。既印之後,或中肥邊瘦,或上短下長,或左垂右起,修飾勻稱,謂之補刀。連去取勢,平貼取武,速飛取情,緩進取意,往來取韻,摩蕩取鋒。起要著落,伏要含蓄,補要玲瓏,住要遒勁。

大抵制作須著劊子手段,鑒賞須著金剛眼睛。

琴有五不彈,印有九不刻,其揆一也。篆不配不刻;器不利不刻;興不到不刻;力不餘不刻;與俗子不刻;不是識者不刻;強之以勢不刻;求之不專不刻;取義不佳不刻。

作者苦心,正須識者珍重,若不珍重,作亦徒然,作既徒然,不若不作。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