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杨氏集古印谱》考辩

[作者:孙向群]  [2007/2/5]
随着人们对篆刻史的进一步地深入了解,根据《印薮》中存录《杨氏集古印谱》的几篇序文,逐渐发现早已失传的元代《杨氏集古印谱》对中国篆刻艺术发展所起的推动作用,认识到了该印谱在篆刻史上的重要性,同时也认定生活在元代中后期的杨遵在篆刻史上是一位较有影响的重要人物。对杨遵的生平记载,很可惜在诸多可供参考的史料中很难查得,既使查得也是只字片语,难窥其全貌。

《史书会要》卷七中记:“杨遵,字宗道,浦城人,徙居钱唐,篆隶皆师杜侍制”。

当代印学史论家韩天衡先生编《历代印学论文选》中记:“杨遵,字宗道,浦城人,徙居钱塘,生平事迹不详。”

近年,在《翰海97拍卖会》一册中58号拍品为杨遵唯一传世书法作品—《临张伯英二王四帖》,这幅作品使人们识得了杨氏书法之面目。在该册的介绍中称其“以荐起家,累官镇江知府。暇辄登览山川赋诗寄兴”,不知引自何处,尚待查考。在该作品中有杨氏自用印七枚,以印代款。现在有些研究印史的同道认为这是杨氏自用印章的首次发现,其实不然,杨遵的印章在苏轼《枯木怪石》卷中就有九枚之多。从这些印章的内容中,我们得知杨遵号“海岳 主者”和“怀玉山人”。特别是有一印的印文表明了杨遵的宗系,文曰:“浦城杨文公家宗道斋图书印”,这方印不禁让我把他和元代著名文人“浦城杨载”联系起来,杨载(1271——1323年)字仲弘,浦城人,居钱唐。《元史》卷百九十有传,称其为:“博涉群书,为文有跌宕气,年四十不仕,吴兴赵孟 在翰林,得载所为文,极为推重之,由是载之文名隐然动京师”。他俩都是祖籍福建,迁居钱唐,他俩之间定有什么关联。

《金华黄先生文集》中有《杨仲弘墓志》一则,使我解开了两者关系之谜。

“……仲弘讳载,姓杨氏,其先建为浦城人,上距宋翰林学士文公凡十一世……父起潜,补京学诸生,因家于杭州又为杭州人,……娶翟氏,子男三人,长即选也,次遵,次迪……。” 原来他们同是北宋翰林杨文公杨亿后人,杨遵为杨载次子,杨文公名杨亿(974—1020)七岁能属文,雍熙初,年十一,太宗诏见,授秘书省正字,特赐袍笏,景德三年(1006年)为翰林学士,杨遵的家学之渊可见一斑。

黄晋的这篇《杨仲弘墓志》使我们对于杨遵的生年有了大概的了解,在其父墓志铭中有:“仲弘既卒之明年,(1324年,泰定元年甲子) 往哭焉,其友 蒋堂,代至八岁孤选之言……”。杨载死于至治三年八月十五日(1323年,至治三年癸亥),此志写于1324年,那时杨遵的哥哥杨选也只有八岁,且弟兄三人,可见那时杨遵最大不过六,七岁,最小也有二,三岁。因此杨遵的生年可定在1317——1321年之间。把以上各种史料上的有关杨遵的记载综合起来,虽然还欠详细,但是已能说明一点问题了。

韩天衡先生《中国印学年表》1333年下有“约此时杨遵(宗道)辑《杨氏集古印谱》四册”,在其编辑的《历代印学论文选》中《杨氏集古印谱》的注释里也有“是书约成于1338年”之说。据上述杨氏生年推得,1333年杨遵也只有十六,七岁,就是1338年杨氏也只有二十出头。凭其当时的阅历是不可能完成七百多枚印的搜集,订释等编撰工作的。再则细读《印薮》中存录的五篇《杨氏集古印谱》的序跋并参照有关文献后发现《杨氏集古印谱》本身也存在着很多疑点待解。

所谓《杨氏集古印谱》现有史料完全可证其原名就叫《集古印谱》,“杨氏”乃后人为了区别其他印谱加上的。这部印谱由于时代久远,早已失传。如今我们已无法亲眼目睹了。对它的了解我们也只能根据明代顾氏《印薮》中存录《杨氏集古印谱》的王沂《杨氏印谱序》、俞希鲁《杨氏集古印谱序》、周伯琦《印谱题辞》、王褘的《杨氏印谱赞》和唐之淳的跋中了解一二了。此五篇被韩天衡先生收入其编辑的《历代印学论文选》。

首先让我们看一看唐之淳的跋,唐跋的内容对我们研究和解决问题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唐之淳是最后一位看到该部印谱并用文字记述了它的全貌的人。唐之淳(1350—1401年)字愚士,山阴(浙江绍兴)人,曾官建文朝侍读预修书事,博闻多识.据《大观录》记载他“善笔札,篆隶得李斯李阳冰体”。此跋作于洪武三十一年(1397年),现全录于下:

右《集古印谱》四册,其一曰“上之上”,皆官印,印文百有六。其二曰“上之下”,亦官印,文如一册而益其十有四。其三曰“下之上”,皆私印,文如二册而复益其五十有七。其四曰“下之下”,亦私印,文视三册而损其五十有二。“下之下”尾,又有吾氏摹印,篆官私具一百五十六,去其重复八十四,而取其七十有二,复缀以收附私印百有十六,连诗文题跋所识鲰十五,共凡七百三十一,旧谱以印印纸,光采灿然,旁书形钮之制,若玉,若玛瑙,若铜,若银,若涂金,若涂银,官则曰某代某官,私由曰某姓若名字,至为详悉。惟吾氏所摹直以墨拓于纸而已,谱始集于浦城杨遵宗道,备载襄阴王公师鲁,番阳周公伯温,金华王公子充,京口俞公希鲁所撰文,后归吴郡陆友友仁,则有高邮龚 先生及内翰虞文靖公,揭文安公为赋“卫青”玉印诗文,可为左验。今藏西平沐府。余为前军左都督李公手摹一过,公览而爱之,遂装潢以藏诸箧笥,然余观王俅《啸堂集古录》,吴兴赵文敏公《印史》,太末吾先生《印式》,钱塘叶景修《汉唐篆刻图书韵释》,皆未若此谱为祥,盖汉有摹印篆,其法平方正直,繁则减除,少则增续,与隶相通。汉,晋印章,皆除字择日,封拜者必铸以授之,军中急于行令,故印文多凿,官重者或两刻成文,虚爵者或正其文填以金银,人为私印,多刻非铸,六朝而降,参用阳文,终非古法。唐用阳文,始屈曲盘回,如所谓缪篆,而古法渐废。至宋绝无知者,故宋印皆大谬。元官,私印亦用阳文,作俑殆自文敏,如《学古编》三十五举,其自十八举以下,皆详论印篆,荀取是谱而证之,概可见矣。都督公知而好之,其尚友古人之意为何如哉?若余所书,目 手拙,以戊寅岁七月戊戌肇工,八月壬子毕手,历时十有七日,而仅得仿佛云,乃书而识之。会稽萍居道士唐愚士拜手谨书。

页码1 2 3
更多
第 1 楼 老外公
好呀!继续发扬!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