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红楼梦》不可续 谁能堪比曹雪芹?

[来源:辽沈晚报]  [2012/6/23]
张爱玲在《红楼梦魇》里说,听人提起过“三大恨事”: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第三恨呢,她记不真切了,下意识地觉得,应当是“三恨《红楼梦》未完。 ”她说自己小时候看到八十回后的《红楼梦》,“一个个人物都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起来,”止不住抱怨:怎么后来不好看了?长大后知道了缘故,恍然大悟。

《红楼梦》问世以来,续书何止三本五本。坊间通行的程(伟元)高(鹗)续本,对于普及《红楼梦》的确有功劳,但后四十回的种种粗陋荒唐、可厌可气,也不言而喻。
艺术中国
平心静气地想,《红楼梦》其实是不可续的,她是中国文学的登峰造极之作,哪怕八十回后的小半部残缺了,也难掩其空前绝后的瑰丽精深。所以,任何续写,都难逃“狗尾续貂”的下场。

当然,红楼未完之恨,200多年来引得多少人痛心疾首。扼腕叹息之余,有人难免心痒手痒,存三分狂想、二分侥幸,想补齐全书。出发点往往是好的,又属个人的意愿或曰雄心,也未尝不可。只是,续书会有多少人看,看了如何评价,却又另当别论。

应该说,刘心武花了很大功夫钻研红楼梦的文字,他的遣词造句,力求靠拢原作,某些段落,也还有一定的韵致。但描摹、复制得太亦步亦趋的部分,稍显刻意与紧张;而那些放松了警惕的地方,一不小心,当代人的表述习惯、用语方式,又很突兀地暴露出来。张爱玲熟读《红楼梦》,“不同的本子不用留神看,稍微眼生点的字自会蹦出来”。一般人当然达不到她那个段位,可是,但凡熟读红楼的读者,也熟悉曹雪芹文字特有的味道与气象,一“闻”之下,两者之间的差距,当然可以立刻判定。

因为自信了解曹雪芹的通盘考虑,也即洞悉八十回后的情节走向、人物命运,刘心武很着意去交代书中各色人等的经历、结局,力图面面俱到,又要与原书中金陵十二钗的判词、人物诗词以及对话中预留的消息对应,所以他忙着交代后事,忙得团团转,很多章回颇有慌不择路之感,有时候一回就要写死几个人,连黛玉、宝钗都死得浮皮潦草。高鹗续书写黛玉死在宝玉、宝钗成亲之际,或许不符合曹公原意,但那一段焚稿、焚手帕的文字,确为后四十回的精彩之笔。反观刘心武续书,还找不到类似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段落。此外,刘心武续书中,有太多篇幅,用于解释和回溯以往的情节,在他固然是好意,唯恐读者淡忘或无知,但未免喋喋不休,有画蛇添足之嫌,像是拼命要强调前后的衔接乃天衣无缝,却又反而露了怯。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看得出来,刘心武续写红楼梦,也是正心诚意、呕心沥血,每笔每划都透着恭谨。也不是任何人都有才情功力,写成这副模样。只是,世间哪能有谁可以跟曹雪芹相提并论呢?所以,我们无法由衷地赞美续书,只能诚恳地说一句,刘心武老师,难为了你这番辛苦。(王鹤)

王鹤,成都人,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一直供职于成都媒体,曾与王泽华合著 《民国时期的老成都》,著有随笔集《爱与伤奔涌不息》。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