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细说水浒:何九叔的“精”

[2007/2/6]
何九叔在《水浒》里是个小人物,写他的地方不多,集中在“王婆计啜西门庆 淫妇药鸩武大郎”及“偷骨殖何九送丧 供人头武二设祭”这两回书里,写到他的文字不上二千字,淡淡几笔,但性格鲜明突出,形象真实可信。

何九叔的职业是团头,专门处理地方上殓尸安葬之类的事情。他的出场是去为武大郎验尸,途中碰到西门庆之时,何九叔先是“心中疑忌”,但是很快做出了较为准确的判断:“今日这杯酒必有跷蹊。”果然不出所料,这酒喝不到半个时辰,西门庆摸出了十两银子,莫名其妙要何九叔收下,而且言语中软硬兼施,这就使何九叔更加警觉,越发稳重从事。对于这十两银子,起初他不肯受,因“无半点效力之处”,待西门庆说出所求,他又不敢不受,因他“自来惧怕西门庆是个刁徒,把持官府的人”。与西门庆的小交锋,何九叔的精明、警觉、稳重、圆滑、正直、胆小的性格就得到了初步揭示。而且又使人可信。因为何九叔的职业决定了他的性格。他接触社会各阶层,工作中会遇到各种各样复杂的情况和矛盾,为了适应这个职业特点,他必然要磨练出符合这职业特点的性格特征,不然他就难立足,难以在这复杂的社会中生存。故此与西门庆接触后,他就带着“这件事必定有跷蹊”的疑窦去验尸。作品中虽未写出他去验尸途中的心理活动,但是他的办法早已盘算妥当。你看当他看见“穿着些素淡衣裳,从里面假哭出来”的潘金莲时,他马上得知西门庆“这十两银子有些来历”。当他“揭起千秋幡,扯开白绢,用五轮八宝犯着两点神水眼,定睛看时”,很快就辨明了武大郎的死因,于是“大叫一声,望后便倒,口里喷出血来,但见指甲青,唇口紫,面皮黄,眼无光。”你看他装的有多象,连妻子也被瞒过而痛哭不已。这一切不难看出,对事态发展的处理,何九叔早已成竹在胸,故此在一瞬间表演得如此逼真。这段描写也明白地揭示出何九叔的职业性格特征。

何九叔的为人、性格特征发展至此,应该说是一目了然了,但是作者并未缀笔,作者在完成了语言、行动上对他的刻划之后,又揭示了其复杂的内心,对其性格又做了极大的丰富,这就是他 被抬回家对妻子的一席话:“我到武大家,见他的老婆是个不良的人,我心里有八九分疑忌;到那里揭起千秋幡看时,见武大面皮紫黑,七窍内津津出血,唇口上微露齿痕,定是中毒身死。我本待声张起来,却怕他没人作主,恶了西门庆,却不是去撩蜂剔蝎?待要胡卢提入了棺殓了,武大有个兄弟,便是前日景阳冈上打虎的武都头,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男子,倘或早晚归来,此事必然要发。”这番话正是其验尸时假装中恶的思想表露。这里有正确的判断:武大郎是被淫妇、奸夫合谋所害;这里有对西门庆、武松的惧怕;这里有对事态发展、累及自己的痛苦;这里还有对如何处理下一步工作一筹莫展的烦恼、怯懦。所以,当他妻子献出骨殖、保留赃银之计时,他转愁为喜,道出“ 家有贤妻,见得极明!”的赞语。举火烧化时,他按照妻子之计,偷了骨殖,写下年、月、日、送葬人姓名,和银子包在一起,做一布袋装着。这又反映出他的精明、圆滑,必要时,这些可以作为他应急时开脱自己的“老大证见”。

事态的发展与何九叔的预料一样,武松一回来,事情就发作了:一日清晨,武松找上门来,一听吆喝,“吓得手忙脚乱,头巾也戴不迭”,这反映出何九叔对武松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男子”驾到的惧怕,他又“ 急急取了银子和骨殖藏在身边,便出来迎接”,这又反映了其早有对策、精明强干。喝酒时,“武松更不开口,且只顾吃酒。何九叔见他不做声,倒捏两把汗,却把些话来撩他。武松也不开言,并不把话来提起。”这种场面,一个是气势逼人、杀气腾腾,另一个则是提心吊胆、心怀鬼胎。虽然作者的着墨不多,但是两人复杂、激烈的内心活动却已跃然纸上。待武松揭起衣裳,飕的掣出把尖刀来插在桌子上,指着何九叔质问时,何九叔先是“面色青黄,不敢吐气”,但等到武松把话说完后,他反而镇定自若,何九叔说到:“

小人并然不知前后因地。忽於正月二十二日,在家,只见茶坊的王婆来呼唤小人殓武大郎尸首。至日,行到紫石街巷口,迎见县前开生药铺的西门庆大郎,拦住邀小人同去酒店里吃了一瓶酒。西门庆取出这十两银子付与小人,分付道:‘所殓的尸首,凡百事遮盖。’小人从来得知道那人是个刁徒,不容小人不接。吃了酒食,收了这银子,小人去到大郎家里,揭起千秋幡,只见七窍内有瘀血,唇口上有齿痕,系是生前中毒的尸首。小人本待声张起来,只是又没苦主;他的娘子已自道是害心疼病死了:因此,小人不敢声张,自咬破舌尖,只做中了恶,扶归家来了,只是火家自去殓了尸首,不曾接受一文。第三日,听得扛出去烧化,小人买了一陌纸去山头假做人情;使转了王婆并令嫂,暗拾了这两块骨头,包在家里。——这骨殖酥黑,系是毒药身死的证见。这张纸上写着年月日时并送丧人的姓名,便是小人口词了。都头详察。”

何九叔叙述了验尸的前后原委、武大身死的鉴定。一段话有分析、有看法、有证据、有表白,句句都是真情,字字间又暗示了自己的难处。当武松问奸夫是何人时,他明知却不敢说出,但是又怕武松的追逼,反而引出了郓哥和武大捉奸之事。待找到郓哥,郓哥自告奋勇表示“便到官府,我也只是这般说!”时,何九叔又怕到官府去作证,提出“小人告退”的请求,打算一走了之。

如果说“受贿”、“中恶”,主要表现何九叔性格中的精明、警觉、圆滑的话,那么与武松的接触,更多的则是他的胆小怕事,明哲保身。为了适应环境,保存自己,他是见风使舵,处处周旋,这是他的职业特点决定的。作者在塑造这个人物时,处处紧扣其职业特征来写,使得何九叔这个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真实可信。
细说水浒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