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漫谈咏鼠古诗

[作者:王美春]  [2008/7/14]
鼠,是地球上古老的动物之一,也是我国民间的十二生肖之一,2008年2月7日为农历戊子年之始,戊子年俗称“鼠年”。

鼠,名列十二生肖之首,我国有关鼠的成语较多,如为人们所熟悉的就有“鼠目寸光”、“胆小如鼠”、“过街老鼠”等;不为人们所熟悉的则有“城狐社鼠”、“狐潜鼠伏”、“偃鼠饮河”等。有关鼠的古诗(包括诗句与诗章)则为数更多,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既有咏鼠的诗句,如“穹窒熏鼠,塞向墐户”(《豳风•七月》)与“鸟鼠攸去,君子攸芋”(《小雅•斯干》);又有咏鼠的诗章,如《鄘风•相鼠》、《魏风•硕鼠》。《诗经》以后,咏鼠的诗句与诗章数不胜数,而以唐诗与宋诗居多。

古诗咏鼠,有的诗句成为成语的出处或者诗歌方面的书证。如《诗经》中的“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召南•行露》)与清代著名诗人郑燮的“丈丈翁,得钱归,鼠心狼肺,侧目吞肥,千谋万算伏危机”(《后孤儿行》),便分别是成语“雀鼠之争”与“鼠心狼肺”的出处;金代大诗人元好问的诗句“鼠肝虫臂万化途,神奇腐朽相推迁”(《食榆荚》),则是成语“虫臂鼠肝”在诗歌方面的书证,其出处是《庄子•大宗师》:“以汝为汝肝乎?以汝为虫臂乎?”

从咏鼠古诗中,我们可知鼠的品种(或以其生存之处而名)颇多:一是“田鼠”,唐代诗人卢纶《酬苗员外仲夏归郊居遇雨见寄》有“田鼠依林上,池鱼戏草间”之句;二是“山鼠”,唐代诗人王建《寻橦歌》有“险中更险何曾失,山鼠悬头猿挂膝”之句;三是“林鼠”,唐代大诗人白居易《黑潭龙疾贪吏也》有“不知龙神享几多,林鼠山狐长醉饱”之句;四是“涧鼠”,唐代诗人常衮(一说卢纶)《和考功员外杪秋忆终南旧宅之作》有“涧鼠喧藤蔓,山禽窜石丛”之句;五是“沙鼠”,唐代诗人李益《登夏州城观送行人赋得六州胡儿歌》有“六州胡儿六蕃语,十岁骑羊逐沙鼠”之句;六是“野鼠”,元代诗人王冕《新店道中》(其一)中有“黄桑叶落雁声号,野鼠蹲沙北马骄”之句;七是“火鼠”,宋代大诗人苏轼《徐大正闲轩》有“冰蚕不知寒,火鼠不知暑”之句;八是“栗鼠”,宋代大诗人陆游《访山家》有“僧院倚山驯栗鼠,野塘涨水下茭鸡”之句;九是“老鼠”,宋代诗人许洞《嘲林和靖》有“寺里掇斋饥老鼠,林间咳嗽病猕猴”之句,等等。

从咏鼠古诗中,我们也可知鼠偷窃成性。唐代诗人贾岛《送崔约秀才》中的“野鼠独偷高树果,前山渐见短禾苗”,这是写鼠偷果;宋代诗人胡仲弓《睡猫》中的“瓶中斗粟鼠窃尽,床上狸奴睡不知”,这是写鼠窃粟;宋代诗人刘黻《问鼠》中的“诗书尽啮从谁愬,冠履俱伤重我羞”,这是写鼠窃书(也写鼠啮“冠履”);宋代诗人史声的《句》“施食池腥龙戏钵,长明灯暗鼠偷油”,这是写鼠窃油;唐代诗人王建《赠王处士》中的“鼠来案上常偷水,鹤在床前亦看棋”,这是写鼠窃水。

从咏鼠古诗中,我们又可知鼠肉能够食用。这从唐代诗人高適诗句“野食掘田鼠,晡餐兼僰僮”(《李云南征蛮诗并序》)中可窥见一斑。在古文中,我们也可找到佐证,如《新唐书•张巡传》便有“至罗雀掘鼠,煮铠弩以食”的叙述。现在,我国南方仍有吃鼠肉者。

从咏鼠古诗中,我们还可知鼠皮毛可制成人穿的皮衣。唐代诗人马戴的诗句“蕃面将军著鼠裘,酣歌冲雪在边州”(《射雕骑》)与岑参的诗句“将军纵博场场胜,赌得单于貂鼠袍”(《赵将军歌》)便透露了这样的信息。

古诗咏鼠,有些并非实写鼠,而是借题发挥,言在此而意在彼。或以鼠为衬托,如《诗经•鄘风•相鼠》:“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意为看老鼠尚且有皮,而有的人却无礼义;人无礼义,不死又能做什么?以人人憎恨的老鼠衬托那些不知廉耻之人,恰到好处。又如宋代诗人刘克庄《诘猫》中的“饭(一作‘食’)有溪鳞眠有毯,忍教鼠啮案头书”,以鼠的肆虐衬托猫的失职,也恰到好处。或以鼠喻人,如《诗经•魏风•硕鼠》以“硕鼠”比喻那些不劳而获的剥削者,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又如唐代诗人曹邺《官仓鼠》:“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以“大如斗”的造成“健儿无粮百姓饥”的“官仓老鼠”比喻贪得无厌、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也很确切,同样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鼠,名列十二生肖之首,尽管咏鼠的古诗为数众多,但我们所看到的确乎尽是些贬鼠之作。其原因何在?笔者以为,这至少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在现实生活中,鼠令人厌恶。在现实生活中,鼠偷窃成性(上文已有交代),搅得人不得安宁,自然,人们对鼠无好感,尤其是心爱的书被鼠啃坏了,诗人更是恨之入骨,在诗中贬鼠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二是在神话传说中,鼠的形象也不光彩。神话传说,天帝要排十二生肖纪年,让所有的动物按先来后到顺序排列,取前十二名。老鼠站在牛头上前往,到选生肖之处后便跳至牛前,结果排第一。鼠使诈排在了十二生肖之首,其形象颇不光彩。三是在《诗经》里,古诗贬鼠的基调已定。《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也是我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源头,对后世诗歌创作影响颇大。其《魏风•硕鼠》,通篇咏鼠,通篇贬鼠,并以鼠喻人,由贬鼠而贬不劳而获的统治者,这为其后的古诗贬鼠奠定了基调。因而,在人们的心目中尤其是诗人的笔下,鼠令人不齿。

(本文将发表于第三届国家期刊奖百种重点期刊之一的《语文月刊》2008年第3期,现征得作者同意在本网首发。王美春现为国家二级作家)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