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连成:《诗.魏风.硕鼠》释译

[作者:王连成]  [2008/11/24]
诗经》是传世的最早的中国传统文献之一,其重要意义不仅仅限于经学,应该说,它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都是举足轻重的。遗憾的是,两千多年来由于秦统一文字的影响,历代学者对于这个重要文献的解读可以说是令人泄气的。笔者曾经在对《论语》当中的“思无邪”[1]和《大学》[2]当中的部分章节的解读过程中局部地解读了这些文献当中所牵涉的部分《诗经》内容,发现其差距可以说不堪忍受。对于这一点,与其他先秦文献一样,学术界显然也有很强的突破愿望,因为多年来,人们在这方面的努力一直未曾中断过,但是,由于方法问题,进展颇为有限。继不久前的《〈诗·王风·兔爰〉释译》之后,今天笔者在浏览了房振三先生的《〈诗经〉“爰得我直”、“邦之司直”解》[3]之后,对本诗的内容进行了一番考察,并草创此文。

一.   传统解读举例

首先,为了方便阅读,兹将原诗辑录如下:

诗经·魏风·碩鼠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

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西汶艺术网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

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

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笔者手头有两本有关《诗经》的书,一个是公木与赵雨的《诗经全解》[4],另一个是笔者在多伦多买到的台湾智扬出版社出版的《白话新解〈诗经〉》,可是,后者竟然没有收入此诗。为了多参考几家观点,笔者又在网络上搜索到几篇解释,以便于从多个角度进行分析和比较。为了避免重复,本节只录入不同的参考译文,注释在下一节一同分析。

《诗经全解》的译文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大老鼠啊大老鼠,别再吃我种的黍!

三年始终惯养你,我却从无人照顾。

我已决心除掉你,让你去找安乐地。”

“安乐地呀安乐地,那是我的安身所。”

“大老鼠啊大老鼠,别再吃我种的麦!

三年一直喂养你,我的恩惠不理睬。

我已决心除掉你,让你去找安乐国。”

“安乐国啊安乐国,那是我的安身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大老鼠啊大老鼠,别再吃我种的苗!

三年始终喂养你,我的辛苦谁慰劳。

我已决心除掉你,让你去找安乐邦。”

“安乐邦啊安乐邦,那儿有谁在歌唱。”

网上也有类似的译文,恕不多录。上面的译文是人要赶走老鼠,而余冠英的译文则是人惹不起老鼠,自己走人了:

[余冠英今译][5]

土耗子啊土耗子,打今儿别吃我的黄黍!整整三年把你喂足,我的死活你可不顾。老子发誓另找出路,明儿搬家去到乐土。乐土啊乐土,那才是我的安身之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土耗子啊土耗子,打今儿别吃我的小麦!伺候你整整三载,一个劲儿把我坑害。老子和你这就撒开,去到乐国那才痛快。乐国啊乐国,在那儿把气力公平出卖。

土耗子啊土耗子,打今儿别吃我的水稻!三年喂你长了肥膘,连句好话也落不着。你我从今就算拉倒,老子撒腿投奔乐郊。乐郊啊乐郊,谁还有不平向人号叫?

二.   分析和新释

在传统解读之中,我们毛亨观点的主导效应是显而易见的。《毛诗序》曰:“国人刺其君重敛,蚕食于民,不修其政,贪而畏人,若大鼠 也。”朱熹《诗序辨说》亦云:“此亦托于硕鼠以刺其有司之词,未必直以硕鼠比其君也。”根据这些线索,一般的解读都是强调该诗的主旨是讽刺统治者的沉重敛赋,当代解释更有指其具有反对剥削的主题。

《诗经全解》用引号将每段区分为“农民”和“硕鼠”之间的对话:农民埋怨老鼠吃庄稼,而不管自己的辛劳,便要将老鼠赶到别的“安乐国”里去;从译文来看,老鼠似乎对搬家毫无疑义,并且兴高采烈,主动配合。作者认为:“这首诗的雏形可能来自古远神农时代的祭歌……每章的后两句诗祭祀中扮演田鼠的人所唱的。……诗人忍无可忍,幻想老鼠能够投奔‘乐土’,这一观念很值得研究。”尽管作者认为这是一种幻想,但是从逻辑上难以解决为什么他还惯养老鼠三年这样一个基本问题。难道前三年他是有意地奉养老鼠吗?此外,译文将“去”译为“除掉”也颇不合情理:既然要除掉它,为什么又要盼望它到一块“乐土”上去?而且老鼠还巴不得去那里?

余冠英的译文前面基本相同,但每段的后两句却将其理解为农民向统治者的决裂。这种农民正告统治者“不要再吃我的黍(麦、稻)”和抱怨统治者不领恩情的做法颇具一些阿Q精神,好似民众想不养谁就可以不养谁,想去哪里就可以轻松地去哪里。

笔者经过分析认为,从古至今对于本诗的误解产生于对于几个关键字的训诂。由于这三段诗内容大致相同,只是情感上有递进,笔者将对三段的相关句中的关键词一同进行解读。

·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麦、苗):其中的关键字是“无”。历来大家都把其释为“勿”,这是错误的。按照通假关系,此字在此文中当释为“弥”是“甚”和“极”的意思。只有这样,此句才与下句口气相符。《吕氏春秋·用民》:“不得所以用之,国虽大,势虽便,卒无众,何益?”陈奇猷校释:“无与弥通。弥,甚也。”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