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天问》今注下

[作者:何焱林]  [2009/5/28]
何焱林注

十四、謀國於食

緣鵠飾玉,后帝是饗①。何承謀夏,桀終以滅喪②?帝乃降觀,下逢伊摯③。何條放致罰,而黎服大說④?簡狄在臺,嚳何宜⑤?玄鳥致貽,女何喜⑥?

注①緣:因為:《呂氏春秋•慎行論》:“緣物之情。”

王注:“后帝,謂殷湯也。言伊尹始仕,因緣烹鵠鳥之羹,脩玉鼎,以事於湯。湯賢之,遂以為相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按:《說文》:“脩,脯也。”亦為佳肴;《周禮•大宰》:“祀五帝,則掌百官之誓戒,與其具脩。”玉鼎二字恐非,當是盛羹之器飾以玉。

②何承謀夏,桀終以滅喪?伊尹怎麽承湯之命而謀夏,桀終於滅喪?

③帝:成湯,降:下,《說文》:“降,下也。”降觀:到民間觀風。

伊摯,伊尹名摯。王注:“言湯出觀風俗,乃憂下民,博選於眾,而逢伊尹,舉以為相也。”

闗於伊尹,《史記》有二說:“伊尹欲奸(干)湯而無由,乃為有莘氏媵臣,負鼎俎,以滋味說湯,致于王道;或曰,伊尹處士,湯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往從湯,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湯舉任以國政。”《天問》所采為第二說,兼采第一說之以滋味說湯。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史記•索引》引皇甫謐:“伊尹,力牧之後,生於空桑。”《呂氏春秋》云:“有侁氏女採桑,得嬰兒于空桑,母居伊水,命曰伊尹。”

④條:鳴條。湯放桀之地。

黎服:黎:《玉篇》:“衆也。”服:職務,《書•旅獒》:“無替厥服。”《傳》:“使無廢其職。”黎服:衆庶與職官。

說[yuè],喜。王注:“言湯行天之罰,以誅於桀,放之鳴條之野,天下眾民大喜悅也。”

《史記•夏本纪》:“湯遂率兵以伐夏桀。桀走鳴條,遂放而死。”

⑤簡狄:《史記•殷本紀》:“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臺:九層臺,簡狄未嫁时居處。《說文》:“宜,所安也。”嚳何宜?嚳何以認為簡狄可作妃?

⑥玄鳥:燕子;貽:贈。《史記•殷本紀》謂簡狄:“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為殷始祖。

女何喜:女指簡狄,何以有喜?舊時常稱有身孕為有喜。狄:《史記》索隠稱:“舊本作易,易狄音同。”

十五、鳥兒鑽進刺巴林

該秉季德,厥父是臧①?胡終弊于有扈,牧夫牛羊②?干協時舞,何以懷之③?平脅曼膚,何以肥之④?有扈牧豎,云何而逢⑤?擊床先出,其命何從⑥?恆秉季德,焉得夫朴牛⑦?何往營班祿,不但還來⑧?昏微遵跡,有狄不寧⑨?何繁鳥萃棘,負子肆情⑩?眩弟並淫,危害厥兄⑪?何變化以作詐,而後嗣逢長⑫?

按:此段注釋,分二部,一采王逸注,二采近人吴其昌等說。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注:

①“該,包也。秉,持也。父,謂契也。季,末也。臧,善也。言湯能包持先人之末德,脩其祖父之善業,故天祐之以為民主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注稱父謂殷先契,契至湯已十有數代,何其遠也。

②胡:何以;有扈:王注:“有扈,澆國名也。澆滅夏后相,相之遺腹子曰少康,後為有仍牧正,典主牛羊,遂攻殺澆,滅有扈,復禹舊跡,祀夏配天也。”按:少康滅有扈事,已見於前。

③王注:“干,求也。舞,務也。協,和也。懷,來也。言夏后相既失天下,少康幼小,復能求得時務,調和百姓,使之歸己,何以懷來之也?”

④王注:“言紂為無道,諸侯背畔,天下乖離,當懷憂,瘦;而反形體曼澤,獨何以能平脅肥盛乎?”

⑤牧:牧人,竪:童僕,小子。逢:遇逢,得時;王注“言有扈氏本牧豎之人耳,因何逢遇而得為諸侯乎?”

⑥王注:“言啟攻有扈之時,親於其床上,擊而殺之。其先人失國之原,何所從出乎?”此啟夏后啟耶?其先則為禹,禹何曾失國?

⑦王注:“恆秉季德,焉得夫朴牛?恆,常也。季,末也。朴,大也。言湯常能秉持契之末德,脩而弘之,天嘉其志,出田獵,得大牛之瑞也。”

⑧王注:“營,得也。班,遍也。言湯往田獵,不但驅馳往來也,還輒以所獲得禽獸,遍施祿惠於百姓也。”

⑨王注:“昏,闇也,遵,循也。跡,道也。言人有循闇微之道,為夷狄之行者,不可以安其身也。謂晉大夫解居父也。”

⑩王注:“言解居父聘吳,過陳之墓門,見婦人負其子,欲與之淫泆,肆其情欲。婦人則引《詩》刺之曰:墓門有棘,有鴞萃止。故曰繁鳥萃棘也。言墓門有棘,雖無人,棘上猶有鴞,汝獨不愧也。”

解居父事見劉向《列女傳》。

⑪王注:“眩,惑也。厥,其也。言象為舜弟,眩惑其父母,並為淫泆之惡,欲共危害舜也。”

⑫王注:“言象欲殺舜,變化其態,內作姦詐,使舜治廩,從下焚之;又命穿井,從上窴之,終不能害舜。舜為天子,封象於有庳,而後嗣子孫,長為諸侯也。”
西汶艺术网
王逸之注,望文釋義,對史實引用,則甚為雜亂,既言成湯,忽又及夏事,又及晉事,又重而述舜事,極無章法。當王之時,汲冡竹書未出,《山海經》又被當作不經之論,王逸未能貫通此段文意,其理故然。

此段故事,言之鑿鑿,屈子必有所據,惜秦火而後,典籍多不存,僅散見於《竹書紀年》《山海經》等古籍中。近人王國維、吴其昌、顧頡剛等,通過甲骨卜辭研究,厘清了殷人傳承世系,此段之文則敍述契至湯間殷先公先王故事,其間事跡,仍不明朗,試詁於下:

①該:亥之借,王亥之名,見於《山海經•大荒東經》:“有困民國,有人曰王亥,王亥託于有易、河伯,僕牛。有易殺王亥。”王國維以為僕牛即服牛。
西汶艺术网
古本《竹書紀年》曰:“殷王子亥賓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綿臣殺而放之,是故殷主甲微假師于河伯以伐有易,滅之,遂殺其君綿臣也。”

甲骨卜辭中亦有殷先王亥之記載,如王國維《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考》(收《觀堂集林》)、吳其昌《卜辭所見殷先公先王三續考》(《燕京學報第十四期》),皆有王亥事。《史記•殷本記》亥作掁,索隠系本作核,《漢書•古今人表》作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季:亥之父,即冥。冥據《史記•殷本纪》為契後第五代傳人。

秉:持,臧:善,厥:其,王亥秉承其父冥之德,德當觧為得,《墨子•節用上》:“是故用財不費,民德不勞。”福,《禮記•哀公問》:“百姓之德也。”卽承繼其父之位,光大其父之業。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②扈或易之誤,王亥何為困於有易,為其牧放牛羊?上所引《山海經》“僕牛”僕即作牧奴,僕牛即牧牛、馴牛,與王注服義同,此或天問所由據。關於此二句,《天問》有問,答案雖未明確,從以下發生之事來看,可作如此想:卽王亥及其弟恆均因貪戀有易王后之美色,不惜身為牧奴而接近王后,所謂王亥及有易之王,其時不過一部落首領耳。

③干:盾,《禮記•祭統》:“朱干玉戚以舞大武。”註:“朱干,赤盾。”協:多人合同,《說文》:“協,眾之同和也。”時:時俗、時尙,時舞:應時之舞。懐:相思、愛慕,《詩•周南•卷耳》:“嗟我懷人。”《詩•召南•野有死麕》:“有女懷人。”

亥與其弟恆等執盾合舞,舞姿時髦協和,如此卽贏得易后青睞?

④脅:脅下,平脅:肩背胖來齊平。曼膚:曼:秀美,曼膚:皮膚光澤,面部紅潤。《新唐書•李光顏傳》:“秀曼都雅,一軍驚視。”

何以肥之:易后健碩美艷,何以長得如此豐滿?

⑤有扈牧豎:有扈當是有易之誤,竪:小子,童僕,《列子•說符》:“鄰人亡羊,既率其黨,又請楊子之豎追之。”

云何而逢:王亥與易后正在偷情,怎麽偏偏被有易牧奴碰上?此問頗有意藴,一般牧人,不可能接近王后,何况王后與人有私,必十分隠秘,可見有人向牧奴指示其踨。

⑥擊床先出:牧奴擊殺王亥於牀;先出:先人而出,見得室内仍有人在,留者其誰?其為向牧奴指認王亥而令其殺之者?

其命何從:殺亥之命,何人所頒?若為易君,為維護室家,其命必然,何須用問?據後文看,當是恆所令,此塲戲亦是恆所設借刀殺人之局。
西汶艺术网
⑦恆秉季德:言王恆秉承其父季(冥)之位,而不言承兄,見其弑兄自立。但《史記》未將其列入殷之傳承系統,大約其繼位時間很短,入有易而被殺,故不書其繼統事。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焉得夫朴牛:怎麽弄到這些大牛?

⑧何往營班祿:營:經營,營謀,班:賜,《書•舜典》:“班瑞於群后。”祿:祿之本義為福,《說文》:“祿,福也。”此作賞賜物、奬品觧。赶着這些大牛到何處去?賞賜給誰?其潛臺詞當是賞助其屠兄篡位者!亦有借此向其所戀之易后示愛之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不但還來:但或怛之訛,怛:憂、懼:不怛:不怕。王亥因貪戀易后美色而身死位失,前鍳不遠,恆竟然不怕,歩其後塵,還要來送命!

⑨昏,微遵跡:昏:日暮,《說文》:“昏,日冥也。”微:據《史記•殷本紀》,微為振(王亥)子,繼振而立,為成湯六世祖,則恆未立為殷君。

據《史記三家注》《索隱》皇甫謐云:“微字上甲,其母以甲日生故也。商家生子,以日為名,蓋自微始。譙周以為死稱廟主曰‘甲’也。”

遵跡:遵:循,《說文》:“遵,循也。”屈原《九章》:“遵江夏以流亡。”卽探得亥與恆之行踨,循其舊跡,需知亥與恆皆以牧人身份進入有易。

有狄:卽有易:《史記•殷本紀》《索隠》舊本簡狄之狄作易,注謂易狄同音。狄:徒歷切,定母,錫部,今惕、剔、踢、裼、惖、掦、逷、錫等皆從易得音;逖與逷同,見狄與易古可亙易。

不寧:是卽注①所引古本《竹書記年》所謂:“是故殷主甲微假師于河伯以伐有易,滅之,遂殺其君綿臣也。”

《天問》為詩歌體,不能似書傳般歷數史實,其中未盡述之情節當是恆趕着朴牛再赴有易,欲與易后再續歡好,為易君綿臣所殺,故殷王上甲微借河伯之兵夜襲有易而殺其君,滅其國。如是,則殷先王亥與其弟恆因貪戀易后美色而雙雙走上不歸路,並導至有易滅國。

⑩繁鳥:眾鳥:有調侃意,據《史記•殷本紀》:“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為簡狄吞燕卵所生,是為鳥子,契為殷先,故其子孫皆“鳥”。殷當為以燕子為族徽之部落。亥、恆及其隨從皆“鳥”也,故稱繁鳥。

萃:聚集:司馬相如《長門賦》:“翡翠脅翼而來萃兮。”棘:有刺之樹叢,有易本是刺巴林,怎麽這麽多“鳥”都鑽進來了?

負:背棄,《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相如度秦王雖齋,決負約不償城。“,負子:背棄子孫,不顧其禍福。

肆情:肆其情慾,指亥、恆皆與易后有私。

⑪眩:迷惑、欺騙,《廣雅》:“眩,亂也。”《釋言》:“眩,惑也。”《禮記•中庸》:“敬大臣則不眩。”疏:“亦惑也。”《史記•大宛傳》:“善眩人。”索隱:“變化惑人也。”眩弟:善於蠱惑、搞隂謀之弟,指亥弟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並淫:亥與恆喬裝牧人,入有易與易王后並為淫亂。

危害厥兄:卽注⑥所說恆唆使有易牧竪屠其兄事。

⑫變化以作詐:機變時作,詭詐百出。旣指亥喬裝入有易,猶指恆計殺其兄復趕朴牛入有易事。

逢:昌盛、龐大,《書•洪範》:“身其康強,子孫其逢吉。”《書•洪範》:“子孫其逢。”長:長久。成湯為亥或恆後嗣,不僅人丁衆多,而且最終奄有天下,享國久遠。所謂天道無私,天道酬善,其可信乎?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