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楚简《逸诗·交交鸣鸟》补释

[作者:廖名春]  [2009/8/1]
摘要:论文试补了最近发表的上海博物馆藏楚简《交交鸣鸟》一诗的殘文,又考释了简文的若干疑难问题,在此基础上,作出了《交交鸣鸟》一诗的新释文和并将其译成了口语。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关键词:楚简逸诗交交鸣鸟研究
西汶艺术网
马承源先生主编的《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四)》终于面世了。[1]其中《逸诗》两首的释文和注释是马先生生前亲手完成的,有可能是其最后的遗作。睹物思人,仰止之情难已。今拟在马先生工作的基础上,对《交交鸣鸟》一诗试作补释,以表对马承源先生的追念。

一残文试补

马先生说:

逸诗残简共二篇,无篇名。今以完整诗章的首句名篇者,为《交交鸣》……现存的《交交鸣》为四支残简,按照章句序例统计,原诗分三章,章十句。残句或可补,因为各章之间有几句完全相同或仅有个别字不同,其残缺之字可在相互比较中得以补出。虽然如此,仍有三字只知道其位置而难以了解字形。《交交鸣》的内容是歌咏“君子”“若玉若英”的品性和“若虎若豹”的威仪,以及彼此交好“偕华偕英”等譬喻。[2]

这一分析,准确合理,可成为我们补释的基础性认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交交鸣鸟》的第一“简上、下端皆残,长二十四·七厘米。现存二十一字”。马先生的释文作:

㲽。(恺)俤君子,若玉若英,君子相好,㠯(以)自为(长)。(恺)(豫)是好,[3]

第二“简上端残,下端平齐完整,长二十三·一厘米。现存二十二字,其中重文一”。马先生的释文作:

皆芋皆英¡。交=(交交)鸣,集于中渚,(恺)俤,若豹若虎,君子[4]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第三“简上端残,下端平齐完整,长二十七厘米。现存二十五字,其中重文一”。马先生的释文作:

(恺)(豫)是好,隹心是藇,卝司,皆(偕)上皆(偕)下¡。交=鸣,集于中澫,[5]

第四“简上端残,下端平齐完整,长二十五·八厘米。现存二十六字,其中重文一”。马先生的释文作:

□贝。君子相好,㠯(以)自为(慧)。(恺)(豫)是好,隹心是万。卝司,皆(偕)少皆(偕)大。[6]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马先生认为:

按第二、第三简句“交交鸣鸟(),集于中渚”,“交交鸣鸟(),集于中澫”,首句所缺之文补足应为“交交鸣鸟(),集于中梁”。[7]

简文“君子”下缺字,对照第一简可补六字:“[相好],以自为□。”末一字则未可知。[8]

这样,根据马先生的考释,《交交鸣鸟》一诗的释文当作:

[交交鸣鸟,集于中]梁。恺悌君子,若玉若英,君子相好,以自为长。恺豫是好,……谐华谐英。

交交鸣鸟,集于中渚。恺悌,若豹若虎,君子[相好,以自为]□。恺豫是好,唯心是藇。间关司,偕上偕下。

交交鸣鸟,集于中漫。恺□□□,□□□贝。君子相好,以自为慧。恺豫是好,唯心是励。间关司,偕少偕大。

马先生考证是精审的,但由于其为学谨严矜持,有些看法并没有全盘托出。因此,笔者可再做些补充。

首先,第一章有残文,当补两句八字。

第二章从“交交鸣鸟”至“皆上皆下”是十句,“恺豫是好”后,“皆上皆下”前有“唯心是藇。间关司”两句八字。第三章从“交交鸣鸟”至“皆少皆大”也是十句,“恺豫是好”后,“皆少皆大”前有“唯心是万。间关司”两句八字。因此,第一章也当是十句。马先生虽然没说第二简“谐华谐英”前残文的内容,但从其《说明》“原诗分三章,章十句”[9]来看,实质也承认第一章当为十句。第一章现存八句,显然,残损了两句。

这残损的两句八字,有可能都在第二简残损的上端;也有可能第一简残损的末端有几字,第二简残损的上端有几字。不过,即使是后者,第一简残损的末端也只能有一、两字,不可能更多。这可从各简残存的长度及其字数进行比较。

从第二章“唯心是藇。间关司”和第三章“唯心是万。间关司”来看,残损的两句可补出“唯心是□。间关司”七字,剩下的一字如何补,值得研究。

从用韵来看,逸诗的每章都是句尾隔句押韵,一韵到底。如第二章第二句句尾“渚”、第四句句尾“虎”、第八句句尾“藇”、第十句句尾“下”为韵,上古音皆为鱼部。

第三章第二句句尾“澫”、第四句句尾“贝”、第六句句尾“慧”、第八句句尾“万”、第十句句尾“大”为韵,“澫”、“万”为元部字,其余皆为月部字,属于月元通韵。

而第一章第二句句尾“梁”、第四句句尾“英”、第六句句尾“长”、第十句句尾“英”为韵,皆为阳部字。因此,所残损的第八句句尾字也当为阳部字。

从句式上看,“惟心是□”是强调句,即“惟□心”,所残字为动词无疑。

而“向”、“行”皆为阳部字。文献有如下的记载可以参考:

夫善恶不空作,祸福不滥生,唯心之所向,志之所行而已矣。(《新语·思务》)

夫能理三苗,朝羽民,徒裸国,纳肃慎,未发号施令而移风易俗者,其唯心行者乎!(《淮南子·原道》)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未发号施令而移风易俗,其唯心行也。(《文子·道原》)

从“君子相好”等文句看,似乎选择“向”字更好。“惟心是向”与《新语·思务》的“唯心之所向”也义近。因此,第一章所残的两句八字可补为“惟心是向。间关司”。

其次,第二章残文还可续补一字。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马先生将第二章所残的六字补出了“相好,以自为”五字,但认为“末一字则未可知”。[10]其实这“末一字”也还是可以推敲的。

如上所述,现存第二章句尾的押韵字皆为鱼部字,残损的第六句句尾字也当属鱼部字。马先生又认为第二章歌咏“君子”“若虎若豹”的威仪。[11]据此,我们可以试补为“雅”字。从“威仪”的角度而言,“君子相好,以自为雅”,就是各自都要求自己遵礼而行,文质彬彬。也即《论语·雍也》篇“子曰”所谓“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再次,第三章的残文也可试补。

由于第四简上端残损,第三章的三、四两句各少了三字。这六字的残文,至少有三字是可补出的。

从第三简末端的“(恺)”字看,第三章第三句可补出“俤”字。

从第一章“若玉若英”、第二章“若豹若虎”来看,第三章第四句的第一、第三两字皆当为“若”字无疑。
西汶艺术网
其它的三字,也还可继续推敲。

由于第二章第三句的“”两字尚未释出,第三章第三句的三、四两字就难以推测。但早期文献“岂弟”或“恺悌”一般用来形容“君子”,很少挪作他用。据笔者的初步统计,先秦文献里“岂弟君子”十七见,“恺悌君子”十见。此外,《诗·齐风·载驱》“齐子岂弟”一见,《诗·小雅·蓼萧》“孔燕岂弟”一见,《诗·大雅·旱麓》“干禄岂弟”一见,《国语·周语下》引《诗·大雅·旱麓》“干禄恺悌”一见,《左传·襄公十四年》有“成恺悌”说,《吕氏春秋·不屈》有“恺悌新妇”说。这全部的三十三例中,“岂弟”或“恺悌”修饰“君子”的有二十七例,其它有四例是形容词活用为动词,如“齐子岂弟”、“孔燕岂弟”、“干禄岂弟”、“干禄恺悌”,一例是形容词活用为名词,如“成恺悌”。这些,都可以存而不论。惟一的例外是“恺悌新妇”说。我们可以看看《吕氏春秋·审应览·不屈》的原文:

白圭新与惠子相见也,惠子说之以强,白圭无以应。惠子出。白圭告人曰:“人有新取妇者,妇至宜安矜烟视媚行。竖子操蕉火而巨,新妇曰:‘蕉火大巨。’入于门,门中有敛陷,新妇曰:‘塞之,将伤人之足。’此非不便之家氏也,然而有大甚者。今惠子之遇我尚新,其说我有大甚者。”惠子闻之曰:“不然。《诗》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恺者,大也;悌者,长也。君子之德长且大者,则为民父母。父母之教子也,岂待久哉﹖何事比我于新妇乎﹖《诗》岂曰‘恺悌新妇’哉﹖”诽污因污,诽辟因辟,是诽者与所非同也。白圭曰:“惠子之遇我尚新,其说我有大甚者。”惠子闻而诽之,因自以为为之父母,其非有甚于白圭亦有大甚者。

惠施批评白圭“新妇”的譬喻,认为《诗》只有“恺悌君子”说,没有“恺悌新妇”说。这说明“恺悌新妇”说是不能成立的。由此看来,上古文献习惯用“岂弟”或“恺悌”来修饰“君子”,目前尚难找出其它的反例。因此,笔者怀疑简文“”也还是“君子”的异文。如果这一推测能坐实,那第三章第三句的三、四两字也还当补为“君子”。

剩下的第三章第四句的第二字,从第二章的“豹”“虎”并称来看,也当与“贝”义近。可试补为“珠”。

这样,第三章的三、四两句,就是“恺悌君子,若珠若贝”了。

二诗文试释

马先生对诗文的注释,大体可从。但也有一些小地方容或可以补充、商量。

“君子相好”,马注:

《诗·小雅·鸿雁之什·斯干》:“兄及弟矣,式相好矣,无相犹矣。”“相好”言兄弟不相疑。[12]

案:“兄弟不相疑”是“相好”在《诗·斯干》一诗里的具体义,这是从反面定义。其一般义就是交好。如《诗·邶风·日月》:“日居月诸,下土是冒。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左传·成公十三年》:“昔逮我献公及穆公相好,戮力同心,申之以盟誓,重之以婚姻。”《公羊传·宣公十二年》:“吾两君不相好,百姓何罪﹖”《管子·轻重丁》:“途旁之树未沐之时,五衢之民,男女相好往来之市者,罢市,相睹树下,论议互语[13],终日不归。”这里的“相好”都是互相友好的意思。简文“君子相好”也当是交好、互相友好义。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