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仿《红楼梦》之《青楼梦》

[作者:田若虹]  [2009/8/7]
摘要清道光末年,《红楼梦》续作及翻案者奋起,各竭智巧,使之团圆,久之,乃渐尽兴。《红楼梦》笔意,故遂一变,特以谈钗黛而生厌,因改求佳人于娼优,知大观园者已多,则别辟情场于北里。俞达的《青楼梦》即为此类代表作之一。无论从创作素材、艺术构思、叙事模式、亦或创作思维,其皆以《红楼梦》为范本,刻意模仿之。它寄托了作者人生幻灭之感,抒发了其感士不遇之情。《青楼梦》亦祖述汉代仙话,假虚作实,以幻作真,将宝黛人间悲剧演为仙界大团圆结局,遂使千人一哭、万艳同悲之红楼梦,化为其乐融融的仙界青楼团圆之梦。《青楼梦》学《红楼梦》那文章的旖旎和缠绵,倒是颇有所得,然而成就相当有限。未能臻于感悟和探索人生及其价值的哲理深度。作者为才力识学所限,终不能得红楼之精髓。但该书对了解封建社会末世的士子心态,具有一定的认识价值。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关键词俞达《青楼梦》祖述汉代仙话模仿《红楼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据本人调查,《青楼梦》目前存三种版本。版本一:《绘图绣像青楼梦》巾箱本,由上海四马路中央书局发兑,光绪乙末冬月(1895)上海书局石印,共八册。其装订封面上分别标有天、地、元、黄、宇、宙、洪、荒字样。首页题“绣像绘图青楼梦”,乙末冬日于若川署。此外有序言二:其一,光绪四年戌寅(1878)重九梁溪钓徒潇湘馆侍者翰飞弟鄭弢拜语于吴门旅次;其二,光绪四年戌寅古重阳日金湖花隐倚装序于苏台行馆。版本二:《青楼梦》,共十册。首页有“杨州陈恒和书林左卫街”印,背页则有“申报馆仿袖珍板印”字样,亦有两篇序言。所不同者,其将花隐倚装之序置于弁首;将“鄭弢”之名易作“鄒弢”。版本三:《绘图青楼梦全传》,亦为巾箱本,共六册。民国二年(1913)孟春广益书局印行。亦有序言二,提纲及夹评。与前书所不同者,序一署为“光绪三十有一年岁次乙己寒食节后三日序于澄江客次之行馆”,序二亦然。在各回目下皆标有“釐峰真山人著,梁溪潇湘馆侍者评”字样。以上三种版本皆为六十四回本。除此之外,尚有光绪戍子(1888)文魁堂刊小本,未见。
西汶艺术网
邹弢与《青楼梦》之作者——俞吟香,为患难之交。邹弢称:“余幼作客历馆胥门几及十年,所交亦众,惟趋炎逐热俱非同心,独吟香一人可共患难。君姓俞名达,自号慕真山人,中年累于情,余以惜玉怜香才人常事,未敢深惩其失也。比来扬州梦醒,志在山林而尘绁羁牵,遽难摆脱,甲申初夏遽以风疾亡,为之叹息不已。”

邹弢著有《弎借廬笔谭》、《弎借廬賸稿》、《弎借廬赘谭》、《客滬集》、《绘图浇愁集》和《潇湘馆笔记》等。《弎借廬笔谭》中记载,迨真娘墓亭落成,邹弢尝招俞吟香月夜登亭赋诗饮酒,题一律《墓上夜过始归舟宿诗》:

望眼惊秋入渺茫,平林烟树郁苍苍。荒陵月黑嘻红鬼,古塚风凄闹白杨。永夜清尊人亦放,六朝艳迹土犹香。传名我独输儿女,冷落青衫孤影凉。后花朝续游得柱,杖客拖烟裹屐兜。衫香影画中人句,同人多所许可,廦嗜疮痂亦甚觉其无谓耳。

诗中所提之“真娘”,乃俞达一生仰慕、钟情之女子,俞达自号“慕真”山人,以眷念之。作者称其书:“半为挹香记事,半为自己写照。”《青楼梦》曾叙揖香两次去真娘墓前拜祭,第三回,悒香与“六朝遗艳”苏小、真娘等人邂逅,见到虎阜真娘后,即下拜道:

仆慕卿卿,阅时已久,曾在墓上几度欷嘘。所以‘慕真’二字亦为卿而得。今者邂逅相逢,岂非天作之合耶?”真娘道:“君之钟惜,妾素深喻。前蒙冢上题诗,有‘新诗空吊落花灵’之句,妾尝传诵不忘,今日之会,亦天意也。

第四十五回,清明之时,揖香复至虎阜真娘墓上拜了一回,并题诗一律于墓上云:

重临古冢玉骢停,为溯芳名泪暗零。

无意竹枝横个个,有情春草护青青。

凄看胶结亭前月,愁听叮咚塔上铃。

怪煞往来游屐众,几人凭吊落花灵。

《三借庐笔谈》四称:《青楼梦》一名《绮红小史》,作者釐峰慕真山人,即俞达,江苏长洲县人。中年颇作冶游,后欲出离,而世事牵缠,又不能遽去,光绪十年(一八八四)以风疾卒。所著尚有《醉红轩笔话》、《花间棒》、《吴中考古录》、《吴门百艳图》、《艳异新编》和《闲鸥集》等。
西汶艺术网
《釐峰俞吟香吴门百艳图》又称《吴门百艳图》,五卷二册,木刻本,光绪十年四月上海王氏印行。这本图册品评妓女分高品、美品、逸品、艳品和佳品五种。每种人数不等,入选五品者,皆系名花。合为百人,故名百艳。据称,其图册所列,皆真有其人。《吴门百艳图》序云:

于是有吴会才人,釐峰佳士。青琴载酒,白蒙微歌。品题多丽之碑,笔削群芳之谱……或美珠喉之脆竹,或传玉貌之如花。旖旎称卞女之情,旷达识湘姬之侠……凡属风流之选,恋留月旦之评。虽镌姓氏于苕华,未免珊湖漏网。而结因缘于花榜,居然翡卒屏娇。用是一艺一才,都归法铎;胡天胡地,半入选楼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艳异新编》属实录体的笔记小说。本书除散体外,复融以弹词、民歌、议谈等,体裁多样,形式活泼。所收七十七则故事,记勾栏情事。反映了狭邪女子“脱离苦海,择其良者而从之”的愿望,以及不同身分的女子对于爱情的渴望与追求。同时也揭露了人口买卖与封建婚姻的罪恶。捧花词客序曰:“安的众香国里只见佳人,买笑场中不藏姹女?”俞达因跻身于市井街巷,足迹遍及妓院、茶室、酒馆,也就留下了一鳞半爪的艺术资料。如卷二编所录持平叟的《接女弹词小志》,即载有女弹词之技及书场轶事。

俞吟香在为鄒弢《潇湘馆笔记•索洛神》所作评语中曰:

宇宙茫茫,斯人碌碌,真有一日不可居者,乃为鬼仍复如是,吾特怪天道无知,竟令贪囊者居然上位也,清廉冤抑,可胜叹哉!

《青楼梦》寄托了俞达人生幻灭之感,抒发了其感士不遇之情。金湖花隐倚装序曰:

其书张皇众美尚有知音,意特为落魄才人反观对镜,而非徒矜言绮丽为也。噫嘻!美人沦落,名士飘零,振古如斯,同声一哭。览是书者,其以作感士不遇也可,倘谓为导人狭邪之书,则误矣。

鄒弢序中亦阐明了《青楼梦》之题旨:

振纸排愁,拈毫构恨,举生平之所历,贡感慨之所深,发挥性情,吐茹风月。每值春窗雨霁,秋夕灯明,把酒问天,踞床对月,栽笺一幅,聚墨十围。腊烛高烧,记美人之韵事;胭脂多买,描妃子之新装。要知情浅情深,不外悲欢离合;莫顾梦长梦短,无分儿女英雄。而况槁木灰心,浮云作剧,追昔时之良觌,成此时之相思。枕破游仙,须补情天缺陷;珠怀记事,尚留色界姻缘。慨舞衫歌扇以全非,问断粉零脂其安在?此其《青楼梦》之所由作也。

解盦居士认为“《红楼梦》中宝玉实作者自命,而有甑、贾两人者,盖甑宝玉为作者之真境,贾宝玉乃作者之幻想也”。《青楼梦》中揖香亦乃作者自命,揖香寄托了作者虚幻的人生理想。第六十四回,作者自白道:“这个人姓俞,他与揖香性情一般无二,其潇洒风流也是大同小异,所以揖香慕道后,便来将其一生之事着意描摹”。书中写道:

挹香看了做书的人,又看书中人,谁知就是挹香自己,众美人姓名与着自己所为所作,一笔不错,一事不紊。挹香看罢,不胜欣喜,便问店家道:“这部书是耶非耶?果否有其事耶?”那店主与着外边买主均说道:“怎么没有?二代白日升天之事,与着他一生风流潇洒,大众咸知。况且他的儿子是个钦赐状元,现在在朝伴驾,官拜尚书,两个弟兄都以词林得选,凿凿可稽。”

其演青楼之梦,“以‘情’字作楔子,以‘空’字起情之色,以‘色’字结情之空。其人虽无,其事或有。”正所谓:梦中成梦无非梦,书外成书亦算书。

二知道人〈红楼梦说梦〉中道:“蒲聊斋之孤愤,假鬼狐以发之;施耐庵之孤愤,假盗贼以发之;曹雪芹之孤愤,假儿女以发之;同是一把酸辛泪也。”《青楼梦》则是假青楼女子与名士而发之。《青楼梦》的叙事模式,无论是从小说的创作素材,亦或是创作的思维方式与表现手法,皆踵武汉代仙话文学。作者“浮云作剧”,“枕破游仙”,假仙话而抚慰其抑塞、落魄之心灵,以缓释其现实压力,超越凡俗。当作者有感于“美人沦落,名士飘零”,而悲苦无依之时,他就转向仙话:诗感花姨,恨惊月老,仙丹还魂,遁入禅关,谢世超尘,四海云游,天台山得道、月老祠归班,跨鹤高翔,度人归仙,烧丹炼汞,与众美及友人逢仙界、了尘缘。该书不仅将仙话作为素材,更是作为全部的精神寄托,作为对世俗的厌弃和对仙话世界的皈依。

源于神话的古代仙话,杂糅了巫术、方术与道教文化,讲述的是道士修炼、仙人导引,以到达长生不老或幻化成仙之境界。《青楼梦》亦杂糅了鬼魅、方术、神仙、道佛以及儒家思想。书中既有降世凡间的散花苑主座下的三十六仙,与月老座下的金童揖香与玉女钮氏;又有弃官修道,四海遨游,或探幽南岳,或采药西山,“身心尘外远,岁月坐中忘”之得道仙人邹、叶、姚、金;也有遁入禅关,“盘门净修庵中剃去青丝,皈依佛教”之沦落女子陆丽春;有奉“阴阳界”冥君之命,于凡间钩魂摄魄的鬼卒;也有服食月老仙丹后,返还阳世之揖香,还有“掇巍科,任政事,报亲恩,全友谊,敦琴瑟,抚子女,睦亲邻,谢繁华”,发愤书斋之金揖梅等。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