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似曾相识同归来--吴承恩与陶渊明

[作者:杨俊]  [2010/1/26]
【内容提要】

百回本《西游记》集中国古代山水田园诗之大成,作者定是一位具有高深文化素养、热爱山水自然、崇尚陶渊明田园诗之人。吴承恩继承和发扬了陶渊明田园诗平淡自然的诗风,以多类型的诗词曲赋,形成自然流丽、清新淡雅、“笔清而不薄,淡而能隽”的诗风。百回本《西游记》中诸多诗文赋词曲均能见到以上诗风,吴承恩是百回本《西游记》的最后完成者。

【关键词】 吴承恩 陶渊明 田园诗 《西游记》

谁曾料想,吴承恩与陶渊明竟如此地似曾相识,无论身世、创作和情趣。两大作家虽然相隔1100余年,但对官场的厌倦、对自然山水田园的热爱则是如此的“心有灵犀”。无怪乎苏东坡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吴承恩究竟是否为百回本《西游记》的最后完成者?《西游记》中的山水田园诗都是那么显眼。一个对山水田园诗不感兴趣的人能否创作出百回本《西游记》?《西游记》中的山水田园诗应作如何看待?这些问题一直被人们所忽略。

我们试图通过两大作家的比较、分析研究,探寻文学流派在历史发展中的传承关系。从陶渊明对后代的影响与吴承恩对前代文学的学习、继承的个案比较中,研究杰出作家的创新是建立在对前代文学、作家的学习、继承上,愤世之作《西游记》并非无根之水,它是作家继承中国传统文学的典范之作,也是其精湛艺术修养、文学才华的综合体现。

两者 之 关联

陶渊明与吴承恩具有可比性,两人均为官一时,陶渊明以县令终,吴承恩以县丞、荆府纪善终,两人均为官不显,于社会、世事感触颇深。两人均中途弃官,陶渊明在彭泽令任上八十余日,“不愿为五斗米折腰”遂弃官归隐。吴承恩因于长兴县丞任上为脏私案子连累,后虽被平反又补为“荆府纪善”,终“耻折腰,遂拂袖而归”。

吴承恩(1500?--1582?),字汝忠,号射阳山人(一为居士),淮安山阳(今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人,出身于一个由县级学官而没落为商人的家庭,自幼聪明,《天启淮安府志》说他“性敏多慧,博极群书,为诗文下笔立成,清雅流丽,有秦少游之风。复善谐剧,所著杂记几种,名震一时。”但屡试不中,到四十余岁才补上一名岁贡生,迫于生计,在嘉靖四十五年出任浙江县丞,由于“政拙催科”,长官借长兴县署印官脏私案子连累及他,给他加上贪污受贿的罪名逮捕入狱。后平反,他又被补为“荆府纪善”,“未久,耻折腰,遂拂袖而归”。晚年“归来益以诗文自娱”,完成举世杰作--百回本《西游记》。现存《射阳先生存稿》四卷,散佚作品有《禹鼎志》、《花草新编》等。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吴承恩对当时黑暗社会的阴暗面有较为清醒的认识,在诗文中对封建统治者(阶层)有所讽刺、批判。如指出“行伍日雕,科役日增,机械日繁,奸诈之风日竞”(《赠卫使君屡任序》)。在《二朗搜山图歌》中,他借题发挥,表现出对时政的态度和理想:“坐观宋室用五鬼,不见虞廷诛四凶。野夫磨损斩邪刀,欲起平之恨无力,救月有矢救日弓,世间岂谓无英雄?谁能为我致麟凤,长令万年保合清宁功。”愤懑之中将希望寄托于“英雄”,他认为社会黑暗动荡的原因在于统治者用人不当,“五鬼”、“四凶”式的权奸误国当道,唯有英雄豪杰的出现,才能行“王道”,确保封建基业“皇图永固”。

吴承恩早年受儒家思想影响,一心想入仕为官,却“屡困场屋”,理想受挫;后做了长兴县丞又连累入狱,抱负破灭,转归道、佛,躬耕乡里,以诗酒自娱,俨然又一“陶渊明”再世。

吴承恩现存诗123首,涉及田园风光的有37首,占全诗的30。8%;现存词23首,涉及田园的有19首,占全词的82。6%;小令5首,涉及田园的有3 首,占全小令的60%。可见,描写田园风光是吴氏诗词创作中十分重要的内容,可以说,关注田园风光,热爱自然、山水、田园是吴承恩诗词(令)创作的主旋律。

吴承恩在其诗文词(令)中多处提到陶渊明,如“东皋云暖茅堂,看渔出寒罾稻上场。有栗里渊明,一床琴酒。”“瑶池王母,重来西极之桃;栗里淵明,又醉东篱之菊。”“问讯渊明,折腰吏,尔能为否?……三迳犹存篙下菊,五株不改门前柳。”“小小楼居,客来正值黄花放,落英新酿,坐有陶元亮。醉抚阑干,笑对水轮望。”“大父则寄一真于元亮,世纲鸣冥。”从这些言词中,我们不难看出吴承恩对陶渊明的崇敬、仰慕。

两者田园诗之比较

陶渊明作为东晋时代最杰出的诗人,其突出贡献就在于开创了田园诗,在玄言诗风盛行、文尚雕琢的时代,他的出现给沉闷的文坛带来新的气息。其田园诗所独具的艺术风格,给中国诗歌发展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吴承恩是明中叶杰出的小说家,在明前后七子风行的“复古主义”时代,他的诗文(词)能率自胸臆而发,承继陶渊明田园诗“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的传统,以真率自然的诗风独立卓行,在明代文坛占有一席之地。其诗文词的成就,与小说《西游记》相得益彰。

陶渊明的田园诗集中于《归园田居》、《饮酒》等组诗中,既有表现农村幽美纯朴的风貌和恬静安适的心境,又有抒发参加劳动的感受和与农民结成的友谊,又有反映农村的凋敞和自己穷困的生活,还有对社会理想的追求。吴承恩田园诗(词)则较为分散,内容丰富多彩,既有表现农村纯朴的民风,又有展现淡泊功名利禄、崇尚自然田园生活的理想,还有参加农村的感受等。与陶渊明田园诗相比,吴承恩的田园诗则较多关注对客观景物声态色相的细致勾勒,如《长兴》组诗(共6首)、《田园即事》、《平河桥》、《对酒》、《宿田家》、《春晓邑斋作》、《秋夕》、《杨柳青》、《舟行》、《桃源图》、《句曲》、《堤上》、《梨花》、《斋居》、《柬未斋师》等。

陶渊明平淡自然的诗风集中显现于《归园田居》、《饮酒》诸诗中,给吴承恩以潜移默化的影响,吴氏诗词多从神韵上谙得其三昧。

吴氏《种藕》:“家人笑相语,节序君知否?明日是春分,今朝好栽藕。”平常语、平常事、平常的情境,颇得渊明诗风之妙境。

《小立》:“小立俯盆池,参差见青荇。金鲫吹堕花,时摇角中影。”田园生活的怡然自得之态、闲适之意趣油然而生。

《长兴》组诗更是其“拟陶”的典范之作:其一:“云去青山出树,雨余白水明畦。晓涧喧时见鹿,午窗睡起闻鸡。”其二:“细雨飞花燕子,清波浅草鹅雏。贴树藏身啄木,穿林劝客提壶。”其三:“桥通鱼米新市,花隐旗旌古祠。驰担津人待渡,杖藜野客寻诗。”其四:“松迳遥闻樵斧,园蔬满送筠笼。野馆时留道伴,山厨日倩僧童。”其五:“栖鸟团风择木,游云渡水远山。落日行人自急,孤城韵角偏闲。”其六:“骑火茶香入焙,生青酒熟明船。门庭暗暗蚕月,烟波澹澹渔夫。”这组诗记山水田园风光,充满着热爱自然、山水、田园生活的美好感情。这是脱离世俗羁绊、期望灵魂净化、免除尘凡俗态的热爱山川、热爱田园生活的畅想曲。诗人虽身在官场,却情系田园山水自然风光,仿佛“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沉浸于无争无斗、无名无利的田园世界。

果然,吴承恩又在《桃源图》中咏诵道:“千载知經几暴泰,山中惟说避秦人。仙源错引渔舟入,恼乱桃花自在春。”好一个“自在春”。从中,我们不也能体味出诗人崇尚田园、景仰“桃源”之志吗?

吴氏《平河桥》“短蓬倦向平河桥,独对清溪枕臂眠。日落牛蓑归牧笛,潮来鱼米集商船。绕篱野菜平临水,隔岸村饮互起烟。会向此中谋二顷,闲撑藜杖听鸣蝉。”仿佛陶渊明再世,诗人与大自然为友,与田园为伴,“独对清溪枕臂眠”“绕篱野菜平临水”,近处是“平河桥”“日落”“牛蓑”“归牧笛”“野菜”,远处是“村炊”“鸣蝉”;与陶渊明“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有相似的意境。两者均着墨于居处及周围的自然景色,一由近及远,一由远及近,均匀画出一幅宁谧幽美的画面,寄寓了诗人对农村生活的热爱和归田后的喜悦之情。陶潜重在用迭字“暖暖”“依依”摹景,朦胧疏淡,声调谐美,自然亲切。而吴承恩则重在通过不同画面的组合,构成一幅夕阳西下、安宁静寂的农村田园生活画。两者均从视听的不同角度和动静声色的相间中,创造出远离污浊官场的宁谧幽美的画面,从而言为心声,展示出渴望摆脱羁绊而归隐田园的怡然自得的心情和鄙弃官场的崇高的精神境界。

吴氏《斋居》“中岁志丘壑,茅斋寄城郭,窗午花飞扬,林隐鸟声乐。鱼蔬拙者政,鸡黍朋来约。何似陶隐居,松风满虚阁。”(其一)“朝来把锄倦,幽赏供清燕。积雨流满畦,疏篁长过院。酴釄春醉屡,蕉叶新题遍。怅然心所期,层城隔芳甸。”(其二)弥漫于诗作之中的尽是“花”“鸟”“鱼”“鸡”“林”“黍”“松”“风”“燕”“篁”“蕉叶”,田园风光尽收眼底,作者对农村田园风光的喜爱溢于言表。吴氏长期生活于社会底层,与下层人民有较密切的交往与联系,加之他困顿科场,接受了山水田园与大自然的熏陶,沉浸于陶渊明所歌咏的田园风光之中,感于斯、爱于斯,无忧无虑,赢得一个潇洒的人生。这与陶渊明是何等神似。

吴承恩《宿田家》与陶渊明《归园田居》《饮酒》何其相似乃尔。“客子湖隐归,田翁柳边谒。殷勤戒一饭,要我留双楫。呼儿扫茅堂,盘飧旋陈设。徘徊竟日夕,酬劝礼数拙。拂席安我眠,地迥众喧绝。柴门闭流水,犬吠花上月。天明即前途,眷眷意转切。临歧伫野话,执手不能别:‘君子倘重来,青山有薇蕨。’”这首诗充溢着远离世俗官场的欣喜欢快的心情,景真、情真、意亦真,吴氏陶醉于田翁的“茅堂”“盘飧”“柴门闭流水,犬吠花上月”,以至于“眷眷意转切”“执手不能别”。“柴门”两句与陶潜“鸡鸣桑树颠,狗吠深巷中”有异曲同工之妙。两句以声状静,静中有声,更把日落后村庄的安静和谐衬托得淋漓尽致。这里有淳朴的乡间风味,妙于意中有景,景中见意,相映成趣。这里没有高车大马来往与世俗杂务的搅扰,鲜明地表达了诗人的处世态度和追求的生活目标。诗人那种不愿蝇营狗苟、同流合污的志向情操令人崇敬、赞赏。

吴氏《田园即事》则更得陶潜之韵致。诗曰“大溪小溪雨已过,前村后村花欲迷。老翁打鼓神社里,野客策杖官桥西。黄鹂紫燕声上下,短柳长桑光陆离。山城春酒绿如染,三百青钱谁为携?”一片鸟语花香的田园风光,没有劳形于役的“作吏向风尘”“悠悠负夙心”。有的是“雨”“花”“翁”“客”“黄鹂”“紫燕”“短柳”“长桑”的陆离斑斓,令人目动神摇,沉浸于田园之美的理想世界之中,鼓声从神社里传出,“野客策杖官桥西”“山城春洒绿如染”。陶渊明、吴承恩一对酒中知己,从“黄鹂”“紫燕”“柳”“桑”中寻找着曾经迷失的自我--“三百青钱谁为携?”这是摒弃污浊官场之后的心灵解放、精神高升,留给后人无尽的遐思、追慕……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