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我寄情思高山

[2010/4/1]
“诗仙”李白诗歌形式多样,内容涉及广泛,成就很高且影响深远。而在他的诗歌中,有相当比重描写到了祖国的名山大川,乃至在梦境之中,作者也将自己的人生态度通过雄奇的山峦而娓娓道来。
西汶艺术网
不论是险峻奇绝的蜀道、巍峨宏伟的西岳、雄壮神秘的天姥,抑或是飞瀑悬挂的庐山、轻舟江陵的万重山,无一不在李白的笔下熠熠生辉,成为他言志抒怀的内心倒影。本文笔者试图将作者的一些描写山川的经典诗篇从主体情意表达的角度加以分类,进一步探寻李白诗歌创作的艺术特色。

(一)通过描摹山色之秀美。抒发作者昂扬勃发的生命态度:

这一方面的典型之作主要有《望庐山瀑布》、《早发白帝城》等诗篇。

《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一座顶天立地的香炉,冉冉地升起了团团白烟。缥缈在蓝天青山之间,在红目的照耀下化成一片紫色的雾霞。日照之红给人以暖融明丽之感,紫烟颜色暗淡,较之于日照,又给人以清冷寒栗之感。一缕长瀑,让人产生银河一般的退想,而前川之山则渲染出一份青色的幻想。短短二十八字,却将“红”、“银”、“紫”、“青”多种颜色,浓淡相宜,明暗相谐,冷暖自如,色彩绚丽。在此诗中,“山”作为背景,并未作直接描绘,但却与几个主要意象的颜色交相辉映,协调搭配,令读者不由得产生由衷的愉悦感。

作者还运用拟写实的手法,将自我激越奋发的生命情态呈现得淋漓充分。
西汶艺术网
《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上句“朝辞”接连这一句“千里”、“一日还”。实际上迁移了《水经注》的一段文字:“有时朝发白帝,暮至江陵,其间一千二百余里,虽乘奔御风,不为疾也。”在此。李白用“千里”和“一日”的巨大悬殊作对比,千里的空间距离,行船仅仅一天功夫,就已越度万重高山。强烈鲜明的时空对比,给人以极其深刻的印象,为后人广为称道。这里的“千里”、“一日”、“轻舟”、“万重山”看似是对三峡水流之速的写实描写,而实际上,这里所反映的主要是作者的心象:天宝14年,李白为平判安禄山等逆党,毅然加入永王李磷的军队,不料却被太子李亨镇压。李磷兵败身死,而李白以“附逆”之罪押入大狱,而后被判罪流放夜郎。“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李白怀愤西行,恰巧偶因关中大旱,唐肃宗下诏大赦,李白才得以复回。
西汶艺术网
此诗正写就于作者返还的途中,因此,全诗看似以描摹自然景象的纯粹写实为主,但实际上却是以拟写实的手法,在字句之间描绘了一幅作者的心画,无论人生之路何其坎坷崎岖,宛若这四周呜叫不停的凄厉的猿啼一般令人心魂酸楚,然而这一切都无法熄灭诗人在重获自由后,对生命仕途、未来命运所重新燃起的激情之火。物理意义上的“千里”与“一日”或许并非真实,然而此时的李白在心理向度上却犹若驰骋的骏马、高飞的鸿雁,早已逾越了千山万水,抛却了风暴险滩,走进了心灵的家园。在此诗中,正是“万重高山”联同其他意象修饰所形成的对比关系,渲染出作者内心轻迅跃动的节奏,以及对生命生活永不磨灭的斗志与希望。

(二)“山艰路险长咨嗟”,表达作者对家国天下未来命运的深深忧愁与关切:

这一方面的典型之作莫过于将“山”作为主体背景的名作——《蜀道难》。“噫吁喊,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开篇即以“噫吁嚱”三个感叹词并连使用,道出一声惊叹,其险峻艰难之势与摄入心魄的程度可想而知。开篇之语,凭空起势,虽没有对山岭的任何直接描绘,但依然包含着充沛的情感冲力,使读者深感其山之高,其路之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作者通过追溯历史叙述了蜀国长期与内地相隔绝的状况,侧面体现出蜀道之难。“四万八千岁”,又是一处精心的夸张。在李白的诗歌中,我们总能从他所使用的夸大的数字中,感到一种雄浑磅礴的气魄。比如“天台一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其参天之高度不由得令人心生畏惧。再如“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一句劈空而来,似巨潮奔涌,骇人心目。深思忖度之下,方能体味到其内心之愁苦何其深重也!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作者再一次展开丰富而奇特的想象力,通过侧面描写。使山川之高险惊奇更加触目惊心。李白创作的成功之处很大程度在于,它能用多种手段,使这两种优质难得的为文质素熔于一炉。你看。那突兀而立的蜀山,高标接天。阻挡住太阳的运行。山下则是冲波回旋,河川逆折。黄鹤、猿猱乃生物中颇具灵性之物,黄鹤可以展翅高飞,一跃千里,猿猱则擅长攀援越阻。然而面对蜀道之山,它们也都失去了本领。李白此处对山势“不着一字”,却“尽得风流”。原因在于倘若直接描写山的高雄艰险,无论使用怎样的表达都只能增强描写对象的“可感性”。而此处转写“典型他物”,既可以声东击西,侧面烘托出山的特征。令读者深切感知,又借他物与山川的相互关系,蕴藏出更多的审美空白。使读者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让蜀山“高、惊、奇、险”变得扑朔迷离、蕴藉含蓄、耐人寻味……“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这显然是对风雨飘摇、吏治腐败的李唐王朝的郑重警世,诗文中所提及的诸多意象也不过是人世间的变形。全诗侧重自然描摹,但无一字不浸润着作者对于现实的关切与忧患。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