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可敬的贾政

[作者:周小平]  [2010/4/9]
论文关键词:贾政 情理   宽柔 善道 人道

论文提要:评价一篇文学作品的人物,应该在忠于文本的基础上,站在人类的普遍情感和常理的角度来考察人物的情的真、伪与善、恶,不因时代、阶级的不同而有所偏颇,尽可能摆脱时代、阶级的自我局限。从这个角度来看,贾政的情是真情,是善情,是符合人之常理之情。人的好坏的判断,应从人道主义的观点出发,从言行的结果是否造成了无辜的伤害这一角度来判断。善与恶在人类的文明史上始终存在着一贯被普遍认同的东西,善的应该是人道  ,是人道的就应该被肯定,被颂扬。贾政对人是宽柔的,对恶是批判的,为政是廉洁的,他的行为是人道的,是任何文明时代,文明社会普遍认同的善。我们不应因为他是封建统治者就否定贾政身上美的东西。当然,贾政的所作所为是挽救末落的家族和封建社会的命运,对推动社会的发展有阻碍作用。

一、 引  言

红楼梦》这中国古典名著,自从它诞生之日起,就牵动着人们的心,广泛地被各个时代的人们所评阅。特别现代学者热衷于“红学”,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从不同的角度对这一光辉名著的方方面面,从作家到作品,从政治经济到宗教、文化、伦理道德,从主要人物到次要人物等进行了全面的探讨和评论,取得了丰硕成果,形成了许多共识。对贾政这个人物的评价也似乎定性:他是封建主义的卫道士,有着浓厚的封建思想,道貌岸然,凶狠,威严,虚伪,是封建统治者的正统派人物。不知怎的,每当看到这样的评说,总让人觉得别扭,就是说既有相似的对贾政的审美评判,又有与此不同的审美评判。这是用词的差别,还是评判的标准的差别,或是看问题的角度的不同所造成的?总之,我觉得贾政这个封建官僚并不另人可恨可恶,说他是封建主义的卫道士不假,有着浓厚的封建思想也不假,说他是封建统治者的正派人物是真,但这些都无法让人们认为贾政是道貌岸然,凶狠,虚伪,可恨的。我倒觉得贾政是一个有情的人,他的情是真的、善的,他品行端正,宽柔待人,为官廉洁,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善人

二、 情与理

《红楼梦》第三十三回“手足眈眈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写宝玉挨打。游国恩等主编的《中国文学史》评论说:“代表封建势力的贾政想置宝玉于死地。”a又说“封建家长们从自己的阶级利益出发,竭力想巩固封建统治,他们凭借自己的权力,不惜对叛逆者采取无情的压制。”b这里的“封建家长们”当然包括贾政,“叛逆者”包括宝玉。这是站在阶级的立场上,对贾政作出了“无情”的审美评判。周先慎先生在他的《明清小说》中也谈到了宝玉挨打的情节,并着中分析了贾政的三次流泪。为便于分析讨论,现摘抄如下:

在生活中,一个被激怒的父亲打儿子,一时手重,事后因心疼而后悔,以至于流泪的情况是常见的。但贾政与此不同,且看他第一次流泪,是在他“气的面如金纸”,下决心要打却还在将达未打之际,他“喘吁吁直挺挺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这里的“满面泪痕”当然不会有因心疼而哀痛的成分。贾政自己的话透露了他内心的秘密:“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宝玉过去!也免不的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后来,是他满心希望宝玉长大后继承“天恩祖德”,做一个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宝玉却违背他的意志成了一个不孝逆子,使他感到希望落了空。他愤怒,同时又不能不感到绝望和悲哀。这就是他在未打宝玉之前就先流泪的真正原因。第二次流泪……跟王夫人一样,他深深地感到没有“依靠”和“绝”的悲哀。第三次流泪……这次流泪,跟王夫人一样,不是哭活着的宝玉,而是哭死去的贾珠,实质上也就是哭自己希望的破灭。……关于眼泪的细节的描写,透过贾政表面上的凶狠和威严,无情地揭示了人物灵魂深处的另一面,贾政,一个力图使行将败落的贵族大家庭能够存亡继绝的封建统治者,一个正统派的代表人物,在宝玉这个“冥顽不灵”的“孽种”面前,既愤怒又悲;既威严又虚弱。C

从这段评说中,我们依然强烈地感受到周先慎先生也是在说贾政这个封建统治者的“无情”,连最起码的父子之情都没有,他的流泪是自私的,虚伪的,不是为宝玉流泪,他不像一般父亲打儿子时,一时手重,事后心疼而后悔,他也是残忍的,凶狠的。

我看《红楼梦》,无法对上面的看法认同。先从理性上来说吧,假如贾政的流泪是假流泪,当然王夫人也是假哭,因为贾政的流泪跟“王夫人一样”。父母对宝玉这个儿子是“无情”,难道其它人是“有情”?情是人类的普遍感情,“人而无情,何以谓之人”d 父子之情天下之真情,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也就是父亲和儿子即使感情彻底破裂,互不相认了,父亲对儿子也还是存有真情的,也就说父亲把儿子吃了才是真正的无情。情有善恶之分,有情谓之善,无情谓之恶,贾政打宝玉是善是恶?善也。首先宝玉本该挨打,他既不用功读书,又在外斯混,给家庭带来麻烦,在家又恋香窃玉,闹出人命来,长大如何成人?不说贾政不允许宝玉这样,难道今人就会允许自己的儿女如此吗?虽然宝玉可爱,可也污点不少。贾政打宝玉是恨铁不成钢,是真情的强烈表现。接二连三的几件气恼事,宝玉再不挨打,贾政不再是贾政,不再是父亲,贾政打宝玉打的有理。天下父母,古今中外,谁不望子成龙,贾政希望宝玉用功读书“光宗耀祖”又有何错?难道今人望子成龙合情合理,贾政希望宝玉“光宗耀祖”就是无情无理?“望子成龙”与“光宗耀祖”只不过是用词不同罢了,其包含的“情”都是天下父母之普遍真情。贾政情感内敛,看到宝玉眼前的样子,听着宝玉所做的有损家庭有损祖宗脸面的事情,气得眼泪直流,难以自控,只得一声声叫打,可是王夫人、贾母又白搬阻拦,打又打不得,只得“泪如雨下”,这是真情的表露。虽然我们同情宝玉,怪贾政下手狠了些,但不能说贾政想以绝后患,想置宝玉于死地。要是这样,那还用得着“咬了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第三十三回)?从“咬着牙”和“盖”这个描写中可以看出曹雪芹也是认为贾政的打是有所控制的,我们读者也感受到了贾政内心的痛楚的。事后贾政也是有悔意的。第三十三回“贾政听了,也就灰心,自悔不该下毒手打到如此地步”。这话是曹雪芹的叙述语言,可见曹雪芹也是认为贾政是有“自悔”之情的。打宝玉并非对儿子无情。在以后的生活中,贾政依然非常关心宝玉,第八十一回,贾政为宝玉找老师,怕“有名无实的白耽误了他的一世”。第七十二回“我已经看中了两个丫头,一个与宝玉,一个给环儿,只是年纪还小,又怕他们误了书,所以再等一、二年”,这话合情合理,可见贾政不仅关心宝玉的学业,也关心宝玉的婚事。对此脂砚斋批道:“妙文,又写出贾老儿女之情。”e第七十五回,贾政叫宝玉“限一个‘秋’字,就即景作一首诗”,“贾政看了点头不语”,这一“点头”却是对宝玉的赞许,并说:“把我海南带来的扇子取两把给他。”作为对宝玉的奖励。第七十七回贾政向环兰二人道:“宝玉读书不如你两个,论题联和诗这种聪明,你们皆不及他。今日此去,未勉强你们做诗,宝玉须听便助他们两个。”王夫人听了觉得“真是意外之喜”,这也是贾政对宝玉的赞美之情的表露。但宝玉本性不愿意读书举业,贾政无法,“遂也不强以举业逼他了”,觉得宝玉“虽不读书,竟颇能解此,细评起来,也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看来,贾政也逐对宝玉宽容起来,此等之情,岂能说贾政之情不是父子之情?连宝玉自己都未说贾政对他没有父子之情。贾政对宝玉的情,无论从主观意图还是从事实结果来看,都没有伤害宝玉的。贾政是有真情的人,他的情是善的,是合乎常理的。

贾政对宝玉的情是天下父母普遍之常情,即使痛打宝玉也是有理的。先看打宝玉的缘由:一是贾政“原本无气”,只见宝玉“应对不似往日”,“脸上一团思欲愁闷气色,这会子又咳声叹气”,贾政“这一来倒生了三分气”。这“三分气”显然远不致以让宝玉挨打,最多不过是让贾政心里不高兴罢了。二是偏偏在这时,忠顺亲王府问宝玉要人,问罪于贾政,这使得贾政“又惊又气”。宝玉在外弄出这样大的事来,从一家之主的角度来看,教训他一顿,也是合情合理的。但这不致以挨打,贾政只是命宝玉:“不许动!回来有话问你!”

真正促使贾政打宝玉的第三个原因(前两个原因只不过是营造了打宝玉的心境):是贾环进谗:“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此话“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要拿宝玉来打。从曹雪芹的描写来看,贾政打宝玉的真正原因是很清楚的。且不说贾环把事情说的过分,冤了些宝玉,就贾政听得贾环之言而言,焉能不打?不打才不是贾政,不打才没有道理,没有天理,没有人理。就回目“手足眈眈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也可以看出曹雪芹认为贾政打宝玉的真正原因,主要原因是贾环进谗,换句话说就是宝玉“强奸” 金钏,致使金钏投井死了。这种行径从古到今,从外国到中国都是应该受到惩罚的,难道这一打贾政打的无理?再说金钏之死,怪宝玉一个人有点冤,但也难逃罪责。不是他宝玉公然在母亲房里求金钏之色,也不会引出这一不幸事端来。我们无论如何喜欢宝玉,偏袒宝玉,也不能认为宝玉挨打打的冤。其实王夫人虽然认为金钏之死是自己的罪过,但她也认为宝玉该打,袭人也认为该打。第三十四回,袭人说:“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若老爷再不管,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来呢。”王夫人听了叫一声“我的儿,亏了你也明白,这话和我的心一样。”袭人说:“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袭人和王夫人的私下谈话,可谓言为心声,从袭人谈话中,我们可知宝玉这个人在男女情欲之方面是会胡来的,随时可能伤及他人。宝玉的这种行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文明的社会里都是应该受到责罚的。这样一个宝玉,贾政不打才是无理,才是无情,宝玉必将给自己招徕祸害,给贾家埋下祸根。所以《红楼梦》中的其他人,除贾母之外,谁也没有谴责贾政。贾政的情感是内敛的,处事稳重,并非虚伪,而是具有真情,做事说话都合乎情理,道是无情却有情。对宝玉是如此,对其他人也是如此,这里不再评述。刘再复在谈到人物性格时说,“以往我国一些评论,总是先把他确定为反面人物或反动人物,然后又把他一切不确定的感情简单地确定为反动感情,把他的亲子之爱确定为‘虚伪’。其实,如果他的感情果然是这样确定,他的性格就谈不上丰富了。“f这里刘再复先生从文艺创作和文艺批评的角度,告诉了我们应该怎样来看待文艺作品中的人物了。这应该是正确的立场和方法。

页码1 2
更多
第 1 楼 笑红尘88
同意,以前我们评论人物总是喜欢贴政治标签。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