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曲名不取新奇 文词必求新警

[作者:徐爱梅]  [2010/4/16]
关键词:《桃花扇·题画》 《牡丹亭·写真》 正宫套数 正宫套数

摘 要:《桃花扇·题画》采用的正宫套数与《牡丹亭·写真》完全相同。但在曲词排场诸方面,《桃花扇·题画》则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牡丹亭·写真》情深而意苦,感情缺乏明显悲喜变化,《桃花扇·题画》情真而意热,全出以极热始,以极冷收,更适于舞台演出;《牡丹亭·写真》全出静场有余,冲突不足,《桃花扇·题画》不但曲词动听,而且全出冲突不断,极具戏剧性;最后,《桃花扇·题画》曲词在注重抒情的同时,又极富动作性。
西汶艺术网
熟悉昆曲的学者都知道:《桃花扇·题画》采用的正宫套数与《牡丹亭·写真》完全相同。但对于二者曲词排场的差异,以及《桃花扇·题画》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精彩,却鲜有论者注意,而此文仅是笔者的管窥之见。

与同时代的作曲圣手洪昇相比,孔尚任并不长于制曲,所以《桃花扇》的曲词多依熟套填词:“曲名不取新奇,其套数皆时流谙习者;无烦探讨,入口成歌。”①但《桃花扇》的曲文之美同样为论者所激赏。这是因为,虽然《桃花扇》中曲用成套,但文词必求创新:“而词必新警,不袭人牙后一字。”②创新不是只求怪异,而是发人真情,有旨有趣。“制曲必有旨趣,一首成一首之文章,一句成一句之文章。列之案头,歌之场上,可感可兴,令人击节叹赏,所谓歌而善也。若勉强敷衍,全无意味,则唱者听者皆苦事矣。”③所谓“旨趣”,其实就是真性情,是词组成句、句组成曲、曲构成文的中心。有旨趣,有真情,才能令人感发、引人兴叹。论者一致赞叹《桃花扇》曲文之美,就是因为剧中的每一出戏,每一首曲,都符合剧中人的身份和性情,“有旨有趣”,引人感发,令人深思。这就使得《桃花扇》在“曲名不取新奇”袭用成套的同时,做到了“词必新警”,不落窠臼。拙文仅以《桃花扇·题画》为例,借一斑而窥全豹,领略《桃花扇》曲文之美。

侯朝宗避祸南走依史可法军幕后不久,南明新贵田仰便逼娶香君,香君撞头不从而血染扇面,杨龙友因之援笔点染成桃花。香君将这柄桃花扇交由苏昆生转送侯方域,表达始终不渝之心,期待侯之归来,二人团聚。但因为弘光选优听戏,香君被迫离开媚香楼入宫。但侯方域对此变故并不知晓。二十八出《题画》就是写侯方域返回南京,匆匆来至媚香楼与李香君团聚,不料已是人去楼空,只好对扇思人。《题画》就是小生侯方域抒发相思之情的感情戏。

《题画》全出所用曲牌为:破齐阵-刷子序犯-朱奴儿犯—普天乐-雁过声—倾杯序-玉芙蓉-山桃犯—尾犯序—鲍老催—尾声。这是正宫常用套数,多用于抒情细曲,与《牡丹亭·写真》④完全相同。对于孔尚任来说,不要说超出《牡丹亭》,就是避开它的模式也非常困难。因为二戏都是抒情细曲,又都不离写真、题画的内容,而《写真》又是《牡丹亭》中非常出色的一出戏,但《题画》曲文并不给人以雷同因袭之感,较之《牡丹亭·写真》,反而更为出色。这是因为,《题画》在旨趣上独出新意,完全不同于《牡丹亭》。《桃花扇·题画》的创新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题画》和《写真》旨意相似,都是摹写儿女相思之情。但《桃花扇·题画》与《牡丹亭·写真》同而有辨。《牡丹亭·写真》是旦角主唱之戏,写杜丽娘深闺自怜,自知生命不长,所以自写真容以待知音。知音是她的生命所系,但知音为谁,她并不曾真正谋面,只不过是梦中情郎,眼中画饼而已。因此杜丽娘的相思,与其说是思人,不如说是自怜。一片深情无可交付、无人怜惜,所以她的唱词中蕴含着无限幽冷凄苦之意;情深而意苦是此出戏的主要特点。而《桃花扇·题画》是生角主唱之戏,《眠香》和《寄扇》两出已经表明,侯方域与李香君是一对热恋的情人。所以侯方域前往媚香楼寻找情人、盼望与李香君团聚的感情是热烈的,又是含着无限期待的;情真而意热正是此出戏的情感特点。杜丽娘、侯方域,身份不同、处境有别、情感有差,理应由其所唱曲中抒发出来。故而杜丽娘出场先唱一支引子:

【破齐阵】(旦上)径曲梦回人杳,闺深珮冷魂销。似雾濛花,如云漏月,一点幽情动早。(贴上)怕待寻芳迷翠蝶,倦起临妆听伯劳,春归红袖招。

低回哀婉,“闺深珮冷魂销”写尽杜丽娘心事,也奠定了全出幽冷的情感基调。接下的过曲写她独坐无聊,以泪度日,“泪花儿打迸着梦魂飘”:

【刷子序犯】(旦低)春归恁寒俏,都来几日,意懒心乔,竟妆成熏香独坐无聊。逍遥,怎刬尽助愁芳草?甚法儿点活心苗?真情强笑,为谁娇?泪花儿打迸着梦魂飘。

杜丽娘千思万虑,描画出自己的“娇模样”,内心却因“做真真无人唤叫”而加倍凄楚,末曲【尾犯序】唱到:

心喜转心焦,喜的明状俨雅,仙珮飘摇。则怕呵,把俺年深色浅,当了个金屋藏娇。虚劳,寄春容教谁泪落?做真真无人唤叫。(泪介)堪愁夭,精神出现留于后人标。

杜丽娘以泪出场,又以泪结束全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侯方域出场所唱的也是【破齐阵】引子:

地北天南蓬转,巫云楚雨丝牵。巷滚杨花,墙翻燕子,认得红楼旧院。触起闲情柔如草,搅动新愁乱似烟,伤春人正眠。

轻狂的杨花、翻墙的双燕,巫云楚雨、红楼旧院与闲情新愁,显示出侯方域风流公子的身份,以及春情难按的急切心情。主人公一出场,孔尚任便写出侯方域的身份,显示出与《牡丹亭·写真》迥异的风格来。【尾声】中侯方域唱道:

热心肠早把冰雪咽,活冤业现摆着麒麟楦。(收扇介)俺且抱着扇上桃花闲过遣。

全出以极热始,以极冷收,两戏虽都是妙曲,但旨意不同,相比而言,《题画》更适于舞台演出,因为全出戏中的感情不是单一的,而是有起伏有变化。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其次,由于《牡丹亭·写真》中杜丽娘的感情缺乏明显悲喜变化,这就使得全出静场有余,冲突不足。《桃花扇·题画》不但曲词动听,而且全出冲突不断,极具戏剧性。戏曲结构与诗文结构不同,它的情节必须时时保持着矛盾或冲突,这样在舞台上表演起来才有戏看,才能吸引着观众寻根问底。一剧如此,一出也如此。《牡丹亭·写真》虽然将深闺女子自艾自怜的心曲写得极为细腻、真实,却忽略了戏曲的冲突性,全出既无杜丽娘与春香的冲突,事实上,此出春香对杜丽娘的同情和帮助恰恰表明二人的立场是一致的。也没有写出杜丽娘与外界的冲突,更没有写出杜丽娘内心自我的冲突。全出的情节发展是一个平铺直叙的时间段落,杜丽娘以写真出场又以写真下场,全出没有悬念、没有冲突和斗争,缺少戏剧性。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