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试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的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

[作者:张天星]  [2010/4/19]
论文关键词:《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 评点; 思想矛盾; 评者; 李贽; 叶昼

论文摘要:本文从思想印证入手认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评语流露的思想倾向与李贽的思想有明显的抵牾,却与叶昼评点的《水浒传》、《三国志通俗演义》、《北西厢记》中的一些思想风格榫合,所以认为《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是叶昼伪托可信。本文的讨论以及运用思想印证的方法对于考察署名李卓吾的小说戏曲评点和推动叶昼的相关研究都有一定的意义。

《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以下简称“李本”)是现存较早的《西游记》评点本,关于它的评点者,学术界一般根据明末清初人盛于斯《休庵影语》和钱希言《戏瑕》的记载认为是叶昼伪托。但由于缺少确切的文献记载,在具体谈到评者问题时,学术界多采取较谨慎的态度,如谭帆先生说:“此书之评点者一般认为是叶昼。”①(P.187)袁世硕先生在为《李卓吾、黄周星评西游记》写的《前言》中说:“《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是否出自李卓吾笔下,文献无证,今世学者多依钱希言《戏瑕》所说,疑为叶昼之的伪托。”②(P.15) 但伍丁先生为该书作的《整理说明》中又说:“李卓吾的批评,有人揭露系叶昼所托。但就整个批评来看,除涉及作品本身的批评外,更多的具有思想史价值,如第一回回后总批所云,可见系出自李卓吾之手。李卓吾的批评目的,主要的是借《西游记》小说宣扬泰州学派的学说……”②(P.24) 伍先生的话给笔者很多启示,既然现存文献无法直接证明李本的评者,那么能否从李本评语所流露的思想风格入手探讨其评者呢?
西汶艺术网
一、李本评语与李贽思想的矛盾

翻检李本批语,可以发现,李本评语比同署名为李卓吾的容与堂刊本(以下简称“容本《水浒传》”)和袁无涯刊本《水浒传》的评语简单。从文艺理论上看,李本评语除了对小说虚构(幻)的揭示颇有价值外,成就与袁本,尤其与容本《水浒传》的评点有一定差距。但是李本评者用较多的笔墨浇胸中之垒块,这对我们考察李本评者的意趣神色留下了较丰富的材料。概括起来,可以发现李本评者与李贽的思想志趣相冲突最明显处有以下四个方面:

1.蔑视女性总体上讲,明代“四大奇书”女性角色的刻画带有很多异化成分,并没能得到较公正的描述。就《西游记》文本而言,除了已剔除人欲的女菩萨、女仙以外,与唐僧师徒纠缠的女性几乎皆是食欲、情欲或色欲之化身,但这些是从《西游记》女性形象的塑造中得以体现的。李本评者认为《西游记》中“尚多隐语”,评点之目的是“今特一一拈出,读者须自领略”(第十四回后总批)。所以他的评点多是就事生发、不囿文本、倾吐胸中垒块,对女性的评论尤其如此。如他认为黄袍怪不是什么妖魔,百花羞反倒是妖魔:“那怪尚不是魔王,这百花羞真是个大魔王!”(第二十九回总评)为何认为公主是魔王?推测起来,无非是因为“一个百花羞,便够断送此魔矣”(第二十九回总评),因为黄袍怪的失败寻根求源是女人造成的。这显然是牵强之辞,明显有对女性的偏见,大抵他是看不起要强或有主见的女性的。因而该回他又评道:“到底是妇人所制。还是妖魔狠?还是妇人狠?”他还对妒妇进行谩骂:“妖魔是妒妇,妒妇是妖魔。”(第五十九回评语)可以说他对女性的成见早就溢出文本所提供的内容,五十九回“大圣长叹一声道:‘好厉害妇人!’”他批道:“那妇人不厉害。”不仅如此,他往往借评点直接詈骂女性是妖魔,“既是女人矣,缘何不是怪物妖精?”(第五十四回评语)“非干妖魔痴事,还是女人更妖魔耳”(第七十回评语),“妖精多变妇人,妇人多恋和尚,何也?作者亦自有意。只为妖精就是妇人,妇人就是妖精。妖精妇人,妇人妖精,定偷和尚故也”(第八十二回总评),“人言蝎子毒,我道妇人更毒。或问:何也?曰:若是蝎子毒似妇人,他不来假妇人名色矣。为之绝倒。或问:蝎子毒矣,乃化妇人,何也?答曰:似妇人,尤毒耳。”(第五十五回总评)他得出的结论是“看来世上只有妇人毒”(第五十五回评语)。综上所言,李本评语流露的女性观比《西游记》文本对女性的异化走得更远,说李本评者思想中有蔑视女性之倾向并非过分之辞。

李贽的妇女观学术界多有探讨,此不赘论,概括起来主要有:李贽主张男女平等,他一生还践履该主张;在妇女的社会角色上,他认为妇女同样有参政、接受教育的权利;他还认为妇女可以追求自由幸福的婚姻。③李贽的妇女观虽然有时流露出矛盾,但瑕不掩瑜,他的妇女观代表了那个时代的最高度。这些与李本评者蔑视女性的思想倾向相比可谓大相径庭。除了在整体上有鄙视妇女的倾向外,李本评者还认为妇女见识低下,“妇人见识,大足误事”(第三十回评语)。而李贽认为妇女的见识并不在男子之下,“谓见有长短则可,谓男子之见尽长,女人之见尽短,又岂可乎?”④(P.58-59) 另外,在看待女性的情欲问题上,李本评者有明显的禁欲倾向,如七十一回,紫阳真人送给朱紫国娘娘一件他人触不得、自我脱不下的霞衣,他评道:“安得张真人棕衣,凡妇人都与她一件也?”显然他主张要禁锢住妇女的情欲、把持住妇女的贞操,这种主张与李贽的妇女观是矛盾的。李贽是晚明人情物欲的积极倡导者,认为“盖声色之来,发于情性,由乎自然,是可以牵合矫强而致乎?”④(P.132)因而卓文君主动出击、追求自由婚姻不是什么“淫奔”,而是与其“徒失佳偶,不如早自决择,忍小耻而就大计”⑤(P.626)。总之,李本评语流露的妇女观与李贽的妇女观相较,有保守与激进、落后与进步之别。

2.鄙视和尚《西游记》作者对出家人既有赞美也有讽刺,其中讽刺的成份尤令人深思。值得注意的是,李本评者能较敏锐地点出《西游记》中对佛界净土的刺谑成分,如第六十六回“佛祖道:‘铙破,还我金来。’”他评道:“佛祖也只要金。”该回总评又强调:“笑和尚,只是要金子。不然,便做个哭和尚了。”第九十八回阿傩、伽叶向唐僧索要人事,他评道:“此起(处)也少不(了)钱。”这样的评点深谙《西游记》讽谑的趣味。但综合而言,他对和尚尤其是当时的和尚深为鄙视。首先,他认为当时的和尚不学无术。第四十回悟空提醒唐僧注意《多心经》的要旨,他连用两处“着眼”提醒读者留意,该回总评云:“行者说《心经》处,大是可思,不若今之讲师,记得些子旧讲说,便出来做买卖也。今之讲经和尚,既不及那猴子,又要弄这猴子怎的?”另如,他认为当时的和尚该杀,因为当时“灭法”的都是和尚。可见,李本评者对其时的和尚修为很不满,因而骂当时和尚皆是无用之辈,连做药引子都不配。其次,他对当时和尚、道士的行为也颇有微词。如“原来道士都是畜生”(第四十六回评语),“如今真道士也没有,假和尚太多”(第四十四回评语),“如今和尚,那个不会弄嘴?”“如今和尚的嘴脸更多”(第七十四回评语),“可见和尚好人少”(第九十六回评语)。正因为他对妇女与和尚成见颇深,所以有时把妇女与和尚放在一起揶揄,如第二十九回,百花羞替唐僧向黄袍怪求情,他评道:“老婆替和尚讨分上,可疑!可疑!”第七十回,悟空关上门与朱紫国娘娘说话,他批道:“一个娘娘,一个和尚,关在门里,甚是可疑。”这类评点流于低级庸俗,遂堕恶趣。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