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浅析朱敦儒词中酒意象

[作者:胡蝶]  [2010/4/26]
【论文关键词】朱敦儒;酒;意象

【论文摘要】朱敦儒是南北宋之交著名的词人之一,其词集《樵歌》中多处提及“酒”这一物象。由于词人南奔前后心态随着他的生活环境和人生经历的变化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面对同样的“酒”,写下了不同情怀的词作。本文从有关酒的词作中入手,研究其词风格特点及其词作中营造的意象。

朱敦儒,字希真,号岩壑。人称岩壑老人、洛阳遗民、伊川老人、洛川先生、少室山人等。有词集《樵歌》流传于世。处于南北宋之交的朱敦儒游走于隐逸生活和宦海生涯之间,几经沉浮。生活的苦难早已把一个放荡不羁的风流才子打磨成一个性格软弱的衰翁。然而词人数年的漂泊流浪生活也给了他丰富的生活阅历,而且成为他创作的源泉。

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国茶道,也只有酒能够与之平分秋色。翻开古今中外文学典籍,没有比酒更富有文化魅力和韵味的实物,这自然取决于酒对人体生理所产生的特殊的作用。酒在人类的审美活动中具有了其他物品无法取代的重要地位。酒能够使人产生一种远离和超越现实束缚,获得一种暂时的完全自由的快感和美感。因此在文学的审美活动中有关酒的内容十分丰富。朱敦儒在其《樵歌》中的很多词作里描写了在酒的文化氛围里,他潇洒、坚强、多情、丰富的鲜明个性,并借用酒远离现实,逃避现实的意象。

一、漂泊零落醉异乡

南宋统治者的软弱无能,政治局势的风雨漂零和战争的残酷,让朱敦儒度过了长达七年的零落漂泊生涯。如《鹊桥仙·康州同子权兄弟饮梅花下》:
西汶艺术网
竹西散策,花阴团作,可恨来迟几日。披香不觉玉壶空,破酒面、飞红半湿。悲歌醉舞,九人而已,总是天涯倦客。东风吹泪故园春,问我辈,何时去得。

数年的颠沛流离生活,让贵公子朱敦儒的词风一改往日的潇洒与疏狂。“披香不觉玉壶空,破酒面、飞红半湿。”栩栩如生地刻画了一幅画面:词人的身上落满了花瓣,花香萦绕,却浑然不知酒壶早已经空了。落花飞落在酒上划开了酒面,落花也沾湿了自己。“酒面浮花应是喜,歌眉敛黛不关愁。”这里表达的是借酒浇愁愁更愁的情形。“总是天涯倦客”,一个“倦”字把南奔一路的艰辛、不易表现得淋漓尽致。甘醇的美酒已尽,孤身漂流异乡的生命却像明灭不定的孤灯,在凄风苦雨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词人也只能“悲歌醉舞”了。

如《木兰花慢》:“叹故苑花空,春游梦冷,万斛堆愁”与“吾曹镜中看取,且狂歌载酒古扬州。休把霜髯老眼,等闲清泪空流。”词人宣泄在酒中的是山河破碎,异地零落的悲情,怀恋故国旧家的哀情。又如《苏幕遮》:

酒台空,歌扇去。独倚危楼,无限伤心处。芳草连天云薄暮。故国山河,一阵黄梅雨。有奇才,无用处。壮节飘零,受尽人间苦。欲指虚无问征路。回首风云,未忍辞明主。

往日太平盛世的情形和今夕国破家亡的现实在词人心中泛起无限伤感。词人虽空有一腔报国热诚,却无用武之地,这更让词人悲愤交加。故乡是每个游子心中最为牵挂的地方,如《长相思》:

海云黄,橘洲霜,如箭滩石似羊。溪船十丈长。人难量,水难量,过险方知著甚忙。归休老醉乡。

词中描写的异乡的海、云、霜、石、船使人情怀故土。异乡的“人难量,水难量,过险方知著甚忙”,更使人感受到异地的艰难与险恶。在饱尝异乡沦落作客的孤独滋味,酒成了慰籍他心灵的唯一良药。“归休老醉乡”也只有在酒中他才能暂时地感受到家乡的味道。又如《採桑子》中“安排芳醞,报答秋光。书短歌长,红烛黄花夜未央。”本篇是词人南奔至湖南恰逢重阳佳节时作。词人刚刚病好,饮酒连夕。身在异乡每逢佳节思乡之情愈加强烈,唯有残酒断香安慰一颗无所归依的心。

这类以酒为媒介,倾诉词人内心的苦衷的词比比皆是。如《柳梢青》:

红分翠别,宿酒半醒,征鞍将发。楼外残钟,帐前残烛,床边残月。想伊绣枕无眠,记行客如今去也。心下难拼,眼前难觅,口头难说。

全词以“红分翠别”起头,分别的意味跃然纸上。昨晚喝的酒还没有醒,就要骑马起程。南奔的生活残酷而悲凉,没有片刻安定。“残钟”、“残烛”、“残月”呼应着下片的“难拼”、“难觅”、“难说”,现实的悲凉和往日的甜蜜在词人心中引起了强烈的冲突。词人早已经是“未语泪先流”,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心中无限的悲怆、伤感与凄凉。

漂泊零落一杯酒,寄寓的是无处安顿的生命凄凉、悲哀的叹息和渴望回归的强烈呼唤,既具有时代的广泛性和厚重性,又独具词人的飘零哀愁。

二、归隐恬淡酒做伴

绍兴十六年朱敦儒因为发表抗金言论而被弹劾罢官。在他罢官引退后没有丝毫沮丧失落之感,反而呈现出鱼归江湖,鸟入山林般的欣喜自适之情。如《朝中措》:

先生筇杖是生涯,挑月更担花。把住都是无憎爱,放行总是烟霞。飘然携去,旗亭问酒,萧寺寻茶。恰是黄鹂无定,不知飞到谁家。

词人不留恋红尘俗世,努力在大自然中寻觅生命的真谛。喝酒、品茶满足过着挑月担花的日子。爱恨都像过眼烟云般消逝。又如《苏幕遮》云:

瘦仙人,穷活计。不养丹砂,不肯参同契。两顿家餐三觉睡。闭著门儿,不管人闲事。又经年,知几岁。老屋穿空,幸有天遮蔽。不饮香醪常似醉。白鹤飞来,笑我颠颠地。

词人在“瘦”、“穷”清苦的生活中,抱着饥即食,困即眠,天当被子地当床的豁达心态。功名、富贵、青史留名都被词人拒于门外。酒不醉人人自醉,乐在其中。世人笑他太疯癫他笑世人太痴狂。如在《减字木兰花》中,词人写到:

无人请我,我自铺毡松下坐。酌酒裁诗,调弄梅花作侍儿。心欢易醉,明月飞来花下睡。醉舞谁知,花满纱巾月满杯。

远离官场的词人早已经厌倦了众人相拥,却无一知己相伴的勾心斗角的生活。独自铺毡松下坐,调弄梅花,诗酒做伴好一幅惬意、平淡的生活画面。又见《点绛唇》中:

绿径朱阑,暖烟晴日春来早。自家亭沼,不问人寻讨。携酒提篮,儿女相随到。风光好,醉攲纱帽,索共梅花笑。

绿径、朱阑、暖烟、晴日、早来的春无不透出平淡生活的美好。“携酒提篮,儿女相随到”其乐融融的生活场景,让人羡慕。又如《减字木兰花》:

斫鱼作鲊,酒面打开香可醡。相唤同来。草草杯盘饮几杯。浮生虚假,昨日梅花今日谢。不醉何为,从古英雄总是痴。

和《水调歌头》中云“水精盘,鲈鱼脍,点新橙。鹅黄酒软,纤手传觥任频斟。”词人都描写了色香味美的佳肴,让读者也忍不住垂涎三尺。浅斟几杯美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词人过着随意自适、无拘无束的生活,潇洒自得。在两首《好事近》中:

渔父长身来,只共钓竿相识。随意转船回棹,似飞空无迹。芦花开落任浮生,长醉是良策。昨夜一江风雨,都不曾听得。

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活计绿蓑青笠,惯披霜冲雪。晚来风定调丝闲,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

词人塑造了一个典型的隐士形象。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渔父,披霜冲雪,以美酒为挚友,划船钓鱼,与尘世告别,看孤鸿明灭,任芦花飘落。笔者认为或许这种渔父的生活并不是词人生活的真实写照,但是词人在渔父身上寄托了他为之向往的自由自在的生活理想。《好事近》的另外两首:

失却故山云,索手指空为客。莼菜鲈鱼留我,住鸳鸯湖侧。偶然添满旧葫芦,小醉度朝夕。吹笛月波楼下,有何人相识。

我不是神仙,不会炼丹烧药。只是爱闲湛酒,畏浮名拘束。种成桃李一园花,真处怕人觉。受用现前活计,且行歌行乐。

前首《云韶集》评:想落尘外,仙乎,仙乎。虽然词人在词中写道“我不是神仙”但他的词却充满了仙人味道,而他的隐居生活也像神仙般悠然淡泊,令人向往。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词人品酒,爱酒。酒陪伴词人走过了漂泊落拓的一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参考文献】

[1][宋]朱敦儒著. 邓子勉校注. 樵歌[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2][元]脱脱等. 宋史[M]. 北京:中华书局,1977.

[3]杨海明. 唐宋词史[M]. 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

[4]薛砺若. 宋词通论[M]. 上海:上海书店,198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