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戴家心意六合拳在关外的传承 

[2007/6/1]
笔者少年时代客居北京,差不多每天早晨都往各大公园跑,听老练家们经常说: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我那个时候刚学了点功夫,对形意拳还不太了解,就打听形意拳的出处。老人们说:李老农传下来的。“李老农又是跟谁学的?”“跟山西戴龙邦。”我好寻根:那山西老戴家是正宗了,戴家还有传人吧?回答是:没听说。回到沈阳,我到各个公园寻找练山西形意拳的人,遇到了几个,都不是戴家的传人,直到七十年代未(二十世纪)才听沈阳体委的一位专业人士说:沈阳确实有几位练戴家心意拳的老人,跟现在市面上的心意拳有点不一样,其中功夫最深者姓陈,叫陈明洁,从不在大庭广众面前练拳,不让外人看,在公园很难找到。

一、功深莫测 大隐于市

陈明洁,原名陈云王月(1910-1992年),山西省祁县城南村人(当地人称什南村)。陈先生八岁随戴家心意六合拳第四代传人戴魁习武,一直到十七岁来沈阳谋生,前后共八载有余。虽然如此,陈先生在晚年仍谦虚的说:仅得了戴师的皮毛。据陈先生讲,虽然是跟戴魁学艺,可当年戴魁是无名之辈,名震山西武林的是宋世荣先生及晚一辈的大宋、二宋先生和李常有、布学宽等一代宗师。但这些大家的门坎太高,陈先生没有能力和条件拜师学艺。当年的戴魁早已家道中落,靠教孩子读书习武维持生计;又因已人中年尚无子嗣,所以对小孩比较喜爱。那时候的戴先生还是一文弱的乡间秀才,并不像自称戴魁再传弟子的曹继植所描绘的那个人见人厌的大烟鬼,也没抽过什么“金丹”、“料子”。那个年代的戴魁连吃饭都成问题,到哪儿去弄大烟?顺便提一下,明朝时,戴家确实是富甲山西,有“戴半城”之说,但到了戴龙邦之后,戴家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以至于戴文雄也要走镖谋生,哪里来的闲钱去抽大烟呢!更何况戴魁的父亲戴良栋只是戴二闾的远房本家,是族侄并非戴家的嫡传子嗣,其家庭地位和经济实力自然也不能与之相匹。甚至做为族侄的戴良栋得到的戴家拳传授是否比李飞羽和车毅斋得的东西更多、层次更高,都值得研究。戴魁从未跟陈明洁说过自己的传授是至高无上的。相反却跟陈先生说过:车、宋两家有人把功夫练到了能墙上挂画的境界,大宋(宋世荣)得到了一本《内功四经》,独创了一种盘根冲空的练法。 总之,戴魁教导陈先生要多吸取众家之长,各门派都有高人,尤其是那些闯关东的人里头。陈明洁到了沈阳以后,除了练自家功夫外,开始注意寻师访友。沈阳旧称奉天,自古尚武之风甚盛,清末既有李光普、孙禄堂、霸州李随徐世昌在此坐镇,后又有程有功、傅剑秋、宫宝田、骆兴武等来奉传武授徒,而练通臂、八卦、戳脚翻子和摔跤的场子在奉天更比比皆是。从民国时期算起,由山西祁县来沈阳谋生的人里就有不少是练山西心意拳的,像当时志诚银行的财东高凤武,还有王景峰,后来又来了一位侯德荣先生,都是陈先生的至交。在此期间,陈明洁注意吸收山西各家心意拳的精髓和河北形意拳的优点,使师传的戴家心意拳得以发展。据现年九十多岁的沈阳武术界元老安仕发先生回忆说:早在四十年代(二十世纪),陈明洁的心意六合拳功夫已臻上乘,但后来陈先生的内家功夫能够达到炉火纯青,则有赖于另外三位高人的传授和指点。第一位是李光普先生和程有功先生的嫡传弟子英师久先生,英先生在练功时曾一掌打断了小河沿门前的拴马石桩,有其师李光普的“问掌只需三分劲”的功夫。陈明洁先生以半师半友的身份经常向英先生请教,得到了八卦掌的精髓。第二位先生是李亦畲的侄孙李福荫先生的弟子霍梦魁先生,霍先生得武派太极李家的真传,太极内功十分精深,陈明洁与霍先生亦师亦友地相交了十余年,尽得太极窍要。最后一位先生,也是陈明洁第二位执弟子礼的师傅,就是民国时期中国武林中的大师级人物阎志高先生。阎先生自幼习武,洪拳、形意拳、八卦掌在十六岁之前均已通明,在永年中学读书时遇郝为真宗师,得以成为郝先生的早期入室弟子,后又为官人仕,遍访大江南北的各派高手,比武较技未尝一败。1919年,在天津与李存义和杨明漪同在中华武士会演武,其事迹被收录《北方健者录》一书。阎志高是一位传统文化修养和内家功夫修炼均人化境的一代宗师,陈明洁先生受益匪浅。阎先生在沈阳执教十余年,陈先生一直是其最器重的弟子,陈先生的内家功夫能臻大成,阎志高先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戴家心意六合拳是陈明洁的童子功,陈先生少年离师,早年在内家拳的理法上不可能完全融汇贯通,三十岁后得遇这三位名师确实是巧合机缘,尤其是能得到阎志高先生的点化。

陈明洁先生虽然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就己成名,但陈先生天性谦和,童年又受教于孔孟之道,深谙功成身藏。大隐于市之道,从来都谨言慎行,不浮燥、不张扬,五十岁以后才开门授徒。又由于戴魁先生曾身负人命,还做过国民党的军官,所以除了祁县的老乡高凤武先生和王景峰先生知道陈先生是戴家嫡传外,陈明洁先生从没向外人提起过自己的师门,同时也叮瞩弟子别在外面吹嘘戴魁,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陈先生早年动手较技的对象仅限于朋友和师兄弟,七十年代后期才允许弟子与人动手。据我师傅说,有一年,一位练心意六合拳的外地人想见识一下戴家拳的功夫,在小河沿陈先生的场子里横冲直撞,演练马派心意拳,陈先生却一直不动声色,最后还是肖家平师叔上前一抖手将那人扔出了事。但有几次陈先生还是在无意之中显露过功夫,令人难望项背。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