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陈永玲:“中国名旦”的陇上春秋

[来源:兰州晨报]  [2012/7/27]
粉墨人生,风流云散。

年轮交替之时,一场跨越京陇两地的活动,勾起了对本世纪最后一位名旦的戏剧人生的回望。

陈永玲,8岁学艺,9岁登台,18岁入选“四小名旦”,是集梅、尚、荀、筱绝技于一身的“中国名旦”。他仿佛为京剧而生,为戏迷而活,他的生命融化在陇原大地……

挈妇将雏
西汶艺术网
兰山路9号。几幢高楼后的一处低矮的平房院落里,张世民家的烟囱正忽忽地冒着白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炉子里火苗直往外蹿,炉子上茶壶里的水已经沸了,发出“嗞嗞嗞”的响声。穿着棉袄的张世民泡了一壶酽茶,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两口,一口京腔慢悠悠地抛出了一句:“陈永玲抽的是凤凰烟。”

陈永玲到甘肃京剧团报到的第一天,张世民已经是京剧团演员队的队长。“貂皮大氅,貂皮帽子,二十来岁,长得很漂亮,真正的青春年少。”半个世纪过去了,张世民说起第一次见到陈永玲的情景,恍如昨日之事。

从戏校毕业后直接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三军团文工团的张世民,随部队解放兰州后留在河西走廊,后来再度路过兰州时又留在兰州,1952年西兰京剧团成立后,他成为剧团一员。张世民说,西兰京剧团算得上是1956年成立的甘肃京剧团的前身。

陈永玲也就是甘肃京剧团成立的那一年来的,张世民说时间也就是和现在差不多,十一二月份的样子。

“之前,陈永玲来过兰州。”张世民回忆说,那一次陈永玲是和谭富英、裘盛戎等名角一起应邀来参加庆祝甘肃通火车的。“是天兰线的通车典礼,他是随着太平京剧团来的,太平京剧团也就是北京京剧团的前身。”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那时候的陈永玲已是蜚声菊坛的四小名旦,按张世民说的,是挂头牌的角(儿)。

在张世民看来,陈永玲的到来改变了一切——甘肃京剧团的声望及影响被大大提高了。“他对甘肃京剧艺术,包括其他戏剧艺术的发展起到的相当作用、做出的一定贡献从这里就反映出来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的时候,我是被叫醒的,下了车还迷糊着,就感觉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也不知道走在什么路上,后来大了一些知道那是走在黄土上。等到喝水的时候,才知道水里要放白矾后才能喝,不放白矾的就是‘黄泥汤’。”陈永玲的长子陈霖苍说。

挈妇将雏,1956年那一年,陈永玲来到了兰州。

“是应时任省长的邓宝珊将军的盛情邀请而来到甘肃的。”张世民说。

在甘肃的30余载,身怀绝技的陈永玲,头顶星辰,践履了粉墨一生的意义和使命……

男旦

京剧的起源以徽班进京为标志,至今二百多年,比起中国其他的传统艺术门类,如书法、绘画,其年代要短得多。

陈永玲并不是梨园世家子弟,他出生于一个富足家庭,因为对中国国剧天生有特殊的接近与喜好,父母不忍拒绝他的请求,才允许他投入了梨园行,也就是所谓的国剧界。其实在他的家庭方面来讲,谁也没想到他真的拿唱戏当了终身的职业。

他7岁开始就喜欢随着无线电播放的国剧广播哼腔儿,有一天王瑶卿先生(京剧史上的重要人物,“四大名旦”皆出其门下,人称通天教主)的大弟子山东易俗社头等高材生王芸芳到青岛唱戏时,到陈永玲家拜访他的父亲,一见到陈永玲,王芸芳就说陈永玲的相貌清秀,眼睛大,如果唱戏扮相一定好看到十分,陈永玲的父亲还同王芸芳开玩笑说,这孩子真想学戏呢,你可以收他做个小徒弟。本来是一句顺口之言,谁想到王芸芳竟认了真,随后竟真的托人郑重介绍,想收陈永玲一个记名徒弟,教他两个得意佳作。这也应该就是陈永玲戏剧人生的开蒙起始吧。

程砚秋的相识,算得上是陈永玲一生的一个转折点。

程砚秋先生到青岛,陈永玲父亲的朋友宴请程砚秋夫妇时也约上陈永玲的父母及陈永玲作陪。陈永玲在后来的一篇文章中回忆,“不知怎样,程先生夫妇那么喜欢我,爱护的态度十分恳切,同时也劝我父母叫我入梨园界学艺,因为程先生那时是北平戏曲学校的董事长,允许介绍我入该校肄业深造,这就是我考入戏校的动机以及经过与原因。戏校对我特别优待,去了才几天就叫唱大轴戏,学校里的一些人还对外面的人夸奖我是戏校的‘人瑞’”。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痛并快乐着

一个人的命运总是和时代的命运连在一起。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正强对陈永玲的记忆永远定格在一个背影,一个女人的背影。那时候的王正强正在西北师大上学,陈永玲的戏是在以前的兰州铁道学院演出的,因为时间太久,对戏名已经没有记忆了,但是,王正强永远记得由陈永玲饰演的戏中的那个女人形象——背对观众,修长的背影诉说着无尽的情意哀怨……

后来,王正强还在双城门一带见过两三次陈永玲,似乎和舞台上没有怎样的区别,言谈举止就一副坤角的派头。少年时代的廖明一次在人民剧院附近的一家面铺排队换面条时,身后不远处陈永玲也排着队,等轮到陈永玲时,没面条了。计划经济时期是按时下班的,没换上面条的陈永玲急了,突然就来了一阵传神的“哀求”——“您得再压一点,要不然我得饿死了……”之后,一队人得以换到面条。

人说,那些曾经大红大紫的伶人,如果光是禀赋过人,又经过千锤百炼,成就了舞台上的光芒四射,其实并不足道。相隔多年之后,回头看去,更吸引人的无疑还是他们的个性、品格,以及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精、气、神,不仅通过舞台,也是通过台下的日常生活、人际交往,乃至急风暴雨、大难降临时的表现,那才是一个独有的个体生命。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珍视自己的演艺生命,舞台是他们的根,失去了根,他们就会失魂落魄,如同扯断了线的风筝,无所适从。这种对职业完美的追求,是与他们对做人尊严的在意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