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梅兰芳的最后一个生日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2/7/27]
2000年的一天,我去看望父亲,他正在家整理旧照片。梅兰芳在济南演出的一批照片中的一幅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说,这是梅兰芳那次来济南时拍的吧。父亲说,是啊,这一天是梅先生的生日。这话顿时让我心中一动。我在山东省文史研究馆工作,多年来搞文史的经验令我感到,此照片价值非同一般,因为1960年10月梅兰芳来济南演出后不到一年,即于次年8月病逝,也就是说,这是梅先生生前的最后一幅寿诞照片。那时还是少年的我曾随父亲看过演出,依稀有些记忆。我顿时来了兴致,便对父亲建议,把这次梅剧团来济南演出的情形仔细回忆一下,一定很有意义。几天后,父亲给我讲述了1960年他去北京邀请梅剧团来济南演出的经过及演出过程中目睹梅先生高尚人格艺德的感受。

父亲周正当时在山东省文化局任处长,先前曾受命筹建山东剧院并担任首任经理。大约是在1955年,他专程去上海思南路梅宅拜访梅先生,联系来山东演出的事宜。不巧,梅先生不在,家中保姆说梅先生此间正在北京居住。过了些时日父亲又去了北京,顺便看望正在京开会的省文化局王统照局长。王局长听说父亲是来邀梅兰芳去山东演出,很高兴,就和他一起去了护国寺梅先生家。谁知又是不巧,梅先生不在家,也不在北京。王统照局长就给梅先生留了一封信,大意是山东是老解放区,又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广大的京剧爱好者热切盼望能观赏到梅先生的演出,希望梅先生能作安排。后来父亲患病治疗休养,此事一直耽搁下来,直到1960年恢复上班。而王统照局长不幸已于1957年病逝。

1960年春,父亲又一次到了北京梅先生家。那天天气很好,进梅宅时是早晨8点钟左右,梅先生正在院中舞剑。进屋落座后,父亲向梅先生转达了山东的文化部门和广大观众热切盼望梅先生到山东演出的愿望,顺便提及几年前的两次拜访。梅先生说,王统照先生的信见到了,山东已经很多年没去了,今年无论如何一定要去山东演出。10月14日,梅先生亲率梅剧团来山东演出终于成行,这是解放后梅先生第一次到济南演出。因父亲对剧团演出工作比较熟悉,局领导安排他担当梅剧团演出的主要接待工作。此次梅剧团来山东演出,阵容整齐,名角荟萃。主要演员有武丑叶盛章,老生李宗义,青衣李慧芳,小生姜妙香,花脸刘连荣、王泉奎,青衣梅葆玖,老生梅葆玥,武生李元瑞等。演出剧目亦非常丰富,梅兰芳出演的剧目有《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凤还巢》、《宇宙锋》、《穆桂英挂帅》,都是梅兰芳舞台艺术的精华之作。此外还有《蝴蝶杯》、《三打祝家庄》、《穆桂英大破天门阵》三出大戏以及折子戏《玉堂春》、《将相和》、《奇双会》、《挑滑车》、《击鼓骂曹》、《时迁偷鸡》、《打瓜园》等十几出。演出自10月15日至10月31日,包括两场招待晚会和两个日场,17天共演出19场,场场爆满。

梅剧团到济后,梅先生在山东宾馆二楼一个套间住下,父亲就到旁边一个单间与梅先生的秘书许姬传先生闲聊。许姬传十分敬佩梅先生的为人: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待人和蔼可亲;梅先生不但在京剧艺术上精益求精,不懈追求,还喜好绘画、书法,早在20年代就与齐白石大师相交甚厚;梅先生对子女教育也很严格,子女们成人成才,都离不开父亲的教诲。许姬传还谈及,这次到山东,本想等梅先生过完66周岁生日再来,但梅先生考虑时间不宜拖,说就不等了吧。父亲说,那由我们来给梅先生祝寿吧。许说,梅先生在自己的事情上从来不喜欢张扬,不愿意让大家为自己分神。还说起,梅先生生活一向俭朴,生活习惯上很贴近劳动人民。父亲说他后来亲见的一幕,验证了许姬传所说。有一晚演出前,父亲来到后台,梅先生正在化妆,身穿的浅灰色薄毛衣肘部的毛线已经稀疏开线,露出了里面的白衬衣。父亲说:梅先生的毛衣得换一件了。梅先生说,还能穿的,这件穿着挺合身,挺好的。这事一直留给父亲深刻印象。

10月22日是梅先生生日。父亲想,总得有所表示吧。那时社会风气非常纯朴,不兴送礼,而且公家也少有这方面的开支。父亲就自作主张拿了个主意,既有意义,又不张扬。他找到梅先生的弟子李慧芳,李很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准确?我还搞不清是哪一天呢。父亲说,我们两人合作给梅先生祝寿,他不喜欢送礼铺张,我准备一束鲜花,您作为弟子向梅先生献花,我给你们拍一幅照片,你看怎么样?李慧芳很高兴,他们又征得了梅先生的同意。那时鲜花也不是很好买,父亲自己掏钱费了一番工夫才买到。22日上午,就在山东剧院前,梅先生接过李慧芳献上的鲜花抱在怀中,微笑着与慧芳握手,父亲用借来的一部高级德国相机按下了快门。这幅照片非常成功,冲洗出后梅先生非常满意,连声说:好!好!我这么多年没照过这么好的照片了。李慧芳也十分珍视这张照片,前些年还向父亲讨寻原版照片,抱怨说这幅照片在家中总是被人“抢”走。至今李慧芳家中客厅悬挂的仍是放大了的这幅照片。当晚,梅先生演出了《霸王别姬》。

我把与梅先生相关的几幅照片拿给《山东画报》发表了,一次该刊的编辑高玉琦到北京采访梅葆玖时谈起此事,梅葆玖说听说过此事,但自己没有这照片。高玉琦回济后寄给梅葆玖几本当期的《山东画报》。我听说后告诉了父亲,父亲笑着说,那时梅葆玖是20来岁的小孩子,再说我自费冲洗照片,也没钱洗那么多呀。前几年我到北京公干,顺便去了护国寺街的梅宅纪念馆,想感受一下当年父亲来邀请梅先生的情景。与工作人员谈起当年梅兰芳济南演出时的寿诞照片,工作人员搬出一册厚厚的梅兰芳资料集,说对这幅照片有印象,并翻找了出来。听了我的诉说,她说,真得感谢你,知道有这幅照片,但不知是梅先生生前最后一幅寿诞照片,如此说真是难得的纪念呢。

去年父亲搬了新居,他把这幅照片用原照底版重新放大了一张,端端正正挂在了客厅里。他说,借电影《梅兰芳》上映的时机挂出来,再好好回忆一下。

(摘自 《人民政协报》)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