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珮瑜 想做传统艺术最时尚的演绎者

[来源:新民晚报]  [2012/7/27]
她,一个与众不同的京剧演员,娃娃脸、板刷头,透着一股帅气;她,有可能引领一股京剧的风潮,也已经改变了京剧在今天的面貌;她虽然年轻,但已被誉为当今中国京剧“第一女老生”。台上的她,扮演的是帝王将相、英雄豪杰,儒雅俊秀、运筹帷幄;台下的她,拥有大批粉丝,时尚又不拘一格,想法颇多,她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勇往直前。她是王珮瑜,粉丝们称她瑜老板(老板是戏曲界对角儿的传统尊称)。日前,有“小孟小冬”“梨园小冬皇”之称的王珮瑜作为首位“京剧明星公开课”的老师,课前接受了本报的独家专访。

1 评弹童星迷上京剧

生长于苏州的王珮瑜,从小聪明灵秀,很有艺术细胞。“当时父母希望我走知识分子的道路,大学毕业,找份稳定的工作,再出国留学。”不过母亲发现了她的艺术天赋,9岁时,唱评弹有板有眼、很有神韵的小珮瑜成了名噪一时的评弹童星。王珮瑜的模仿能力超强,学东西过目不忘,老师教的英语、日语歌,她听一遍就会。后来,小珮瑜还学了讲故事、演小品,以及书法、民乐、柳琴、琵琶、沪剧、越剧。

初识京剧,是到了初中。那次,喜欢拉胡琴的舅舅对王珮瑜说,如果你能学会一段京剧,那才能说明你真有天赋。“不就是学京剧吗?”两个月后,王珮瑜以一段老旦的《吊金龟》,赢得了苏州京剧票友大赛的第一名。后来又参加江苏省的票友大赛,结果又夺得了第一名。从此,王珮瑜迷上了京剧,开始了一段神奇之旅。“说神奇之旅,因为我发现京剧其实很难,光靠模仿力、吃老本的功夫根本达不到要求。”初中的功课很忙,王珮瑜就抽寒暑假时间学戏。后来,她开始参加各类票友业余比赛,把苏州市、江苏省、全国的各项第一和金奖都揽入了怀中。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王佩瑜迈进了余派老生的门槛。那次,王珮瑜正在电台录音,上海的余派研究家范石人发现了她,对她说:“你天赋非常好,如果我劝你改老生,你愿意吗?”一直觉得老生扮相儒雅、潇洒、漂亮的王珮瑜脱口而出:“愿意。”“你知道老生有些什么流派?”那时候,王珮瑜知道有个唱老生的演员于魁智,很有名,就说:“我知道‘于派’。”范老师听了很惊喜:“我就是教余派的,余叔岩这个派。”王珮瑜纳闷,余叔岩是谁?

2 上海戏校破例招生

这段对话后,王珮瑜开始了老生的学习。上初二的她每年寒暑假到上海找范老师学戏。1992年,上海戏校招生,范老师推荐王珮瑜也去试试。听了她的一些老生唱段后,校长和主要负责老师一致认为这孩子天赋特别好,可学校偏偏不招女老生和男旦:“建国以来,没有专业戏校招收女老生的先例啊。”听到这样的消息,王珮瑜急了,她写了封信,妈妈拿着这封信去恳求文广局局长马博敏。“我还记得那封信里有一句话,‘我立志要把我毕生的精力贡献给京剧事业’。”说到这里,瑜老板笑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拿什么去贡献给京剧事业呀?不给京剧添麻烦就不错了。”王珮瑜的志向感动了所有人,有很多人对她说:“珮瑜,你看到台上光鲜的扮相,知不知道台下要吃多少苦。”但这些话都动摇不了她。后来,戏校领导又去问王思及老师:“这女孩子学老生有把握吗?”王老师拍着胸脯说:“我就不信这孩子教不出来,她不红没天理!”就这样,王珮瑜进入了上海戏校,成了王思及的第一个学生。

“王老师的教学方式很特殊,我是在他的赞美和鼓励声中长大的。”回忆起老师,瑜老板一脸感恩,“他从不说我不好,只说‘有更好的’,他让我的感觉不是在教我,而是让我自己寻找答案。”上课时,王老师会和王珮瑜天南海北地侃,到了最后一个小时,王老师才会让珮瑜赶紧唱。“我现在知道,他是用这种方法,把我的状态完全打开,然后一句话点到,课就算完成了。”王珮瑜说,在戏校,她跟着很多著名的艺术家学过,但在她心目中,王思及老师的地位和分量无人可替代。

3 下海回头物是人非

“我一直觉得,自己一路走来,非常幸运。我似乎不知道什么是困难,总觉得只要咬咬牙,都能过去,而且过去了,一定是最好的。”25岁,王珮瑜成了上海京剧院一团的副团长,院团领导对这位颇具潜质的年轻人寄予厚望。舞台上,她获奖无数,得到专家肯定,拥有自己的忠实粉丝群。但就在她功成名就时,却毅然辞掉“铁饭碗”。2004年底,她正式“下海”创立了个人工作室。

“当时,京剧院的人都苦口婆心劝我,千万不要冒这样的险,这条路很难走。”瑜老板说,从院长、团长到父母和周围所有朋友,没有一个人看好她,但年少气盛的王珮瑜谁的话也没听,坚持走自己的路。“结果四处碰壁,受了很多委屈,很多苦,终于知道什么叫苦涩,我开始整宿整宿失眠。”那时候的王珮瑜开始思考该何去何从。“如果继续走下去,就一路错到底,那时候已经没有很好的心态去支持自己了。可如果回来,我怎么回来,我这张脸往哪里搁?骑虎难下了。”

2006年,王珮瑜回到了上海京剧院,但回去时发现,物是人非,副团长有人替代了,专业上的位置也很快有人替代了。王珮瑜说这时的她,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京剧院不会因为王珮瑜走了而开不了戏,但王珮瑜没有了京剧院这个舞台,是唱不了戏的。“突然觉得自己成熟了,谁是鸡蛋谁是石头,谁该骄傲,谁该谦卑,我懂了。”

4 大彻大悟调整状态

“回来后一切从头开始,我忽然发现成败不那么重要了。”回到京剧院的王珮瑜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童年,得到不喜,失去不忧。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