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有感于高牧坤评委在两次京剧大赛中的讲话

[来源:艺术中国]  [2012/7/27]
前几日,中央电视台学京赛徐徐落下帷幕,看到很多的京剧新苗破土而出,作为一名京剧观众,真是欣喜异常。又感受到国家对于传统文化传承的重视,倍加地感到高兴!这些可爱的孩子在汗水和泪水交替中,在伤痛和坚持的矛盾中摸爬滚打、过关斩将一路走来。能够在中央电视台里推出他们,和全国的观众见面,这是一件好事,更是京剧艺术发展的助力器,因为他们才真正是京剧艺术的未来。在观众的眼里,每一个选手,都是好样的。

在这些孩子中,有几个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一个是天津演《金玉奴》的小花旦,表演有灵气,繁难的唱腔能驾驭。一个是上海的小花脸张少良,把裘派唱腔表现的相当到位,字、气、韵、收放甩处理非常自如得当,敢说一些现在当红的某些花脸演员都不如他。还有一位就是上海的小武生赵宏运,基本功相当扎实,技术技巧掌握极佳,有灵气,有条件,演出的心理素质也非常好。

而我对于赵宏运的深刻印象,绝对不止他临场良好的发挥和表现,还有他所获得的出乎意料的三十颗星和高牧坤评委对他的一番点评。
西汶艺术网
十个评委,整齐的每人三颗星,这是令人费解的,如此统一的打分在比赛中也是少见的。场外有观众提出了质疑,当场评审组请高牧坤评委发表了点评,解释为什么只得到三十颗星。

高牧坤对于赵宏运的评价大意如下:

一,开蒙不准确,不应该拿《挑滑车》来参赛。

二,不应该把技巧放在第一位,把规范放在第二位。

三,腿的运用,不赞赏什么武生戏都把腿翘在脑袋处。

四,枪拿的不规范,身上表演不规范,(高评委当场做了拿枪的示范)

五,摔叉,是战马不支,演员没明白。

六,表演起来,气度气质和高宠相差甚远。

我当时看的时候,顿时很惊异!如果按这样的说法,赵宏运干脆不要唱了,这种评论之下的赵宏运似乎都不应该来,你想想,连最基础的拿枪和山膀都不对,还唱什么武生?简直是一无是处,这样的话,更不应该进入总决赛了,但是为什么赵宏运还进入了总决赛呢?

思来想去,我觉得高牧坤评委的讲话是在情急之下讲出来的,因为可能事先没想到观众们会有这样的疑问,所以高评委把所有的问题罗列了一下,就信口开河了。

这样的评价讲话,我作为一个观众,有的同意,有的不同意,有的是不能接受的!

一,开蒙不准确,不应该拿《挑滑车》来参赛。

您怎么就知道赵宏运的老师开蒙的是《挑滑车》呢?可以说,任何一个武生教师都知道拿《探庄》或者《蜈蚣岭》开蒙,这是不需要说的。一个武生演员用《挑滑车》来参赛有什么不可以?《挑滑车》是武生行当的必修剧目,武生不唱《挑滑车》唱什么?难道让我们的比赛中全部展现的是中专一年级的《探庄》吗?况且拿《挑滑车》来参赛的人也不止赵宏运一个人!赵宏运不幸,赶到第一场,撞到点儿上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二,不应该把技巧放在第一位,把规范放在第二位,腿的运用,不赞赏所有武生戏都把腿抬在脑袋处。

试问没有技巧,还有什么规范可言,演员首先要掌握的就是技术技巧,它是演出一出戏最基本的条件,关于规范,什么叫规范?一切以个人风格或者某个地区风格界定的标准就是所有的艺术展现的“规范”么?不能这么说吧?武生看什么,最基础的就是腿,能把腿抬到脑袋处首先就是资本。哪些武生戏是应该抬到脑袋处,哪些不应该,我以为还是有一定原则的,有些艺术家把腿抬到脑袋处,是高宠!不抬到脑袋处,也是高宠!这是由一个艺术家的气场和个人魅力决定的,腿的高低并不是塑造高宠这个角色唯一的标准!

三,枪拿的不规范,身上表演不规范,(高评委当场做了拿枪的示范)

高牧坤先生不做示范,观众可能还有点迷糊,被蒙过去了,一做示范,高牧坤先生就露怯了,高宠拿什么枪?大枪小枪没有区别吗?大枪什么枪头?小枪什么枪头?大枪多粗的藤杆儿?小枪多粗的藤杆儿?我们不否认拿法各有不同,即使是如同高牧坤先生所示范的用食指抵住藤杆儿,就不允许别人整手握住藤杆儿吗?这就是不规范的所在?那么哪里又是规范的所在?再则,高牧坤先生自称是一个“老艺人”,老艺人闯荡江湖,总该多知道一些。也不要认为观众戏迷只会看文戏,说点武戏的“规范”,观众就晕了!这确实有点让人大跌眼镜。拿观众当傻子?还是棒槌?竟然有勇气说出来,也有勇气示范出来。

四,摔叉,是战马不支,演员没明白。

这句话高牧坤先生说的很含糊,说到演员没明白就打住了,我推测高先生的本意是说演员没有表现出是战马不支,而表现的是高宠体力不支。好像此时高宠的体力也应该接近尾声了吧?不知道这是不是高评委话说半句的原因。

五,表演起来,气度气质和高宠相差甚远。

我首先赞同高评委的意见,赵宏运塑造的高宠,和我所期待的高宠,也是有差距的。但是,所有参加比赛的选手用这句话来形容都不为过,哪一个孩子能和一个有着几十年舞台经验的成熟演员相比呢?哪一个和自己塑造的角色不是相差甚远呢?常言说,一千人心里还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呢!不知道高牧坤先生心目中的高宠是什么样子?当然,究其戏曲艺术中的形象,我以为还是有一个基本形象的。我们的先辈大师们往往用一个字或者一个词来概括某个角色形象塑造,称为“一字诀”,也就是说,中国戏曲中的艺术形象往往是不能够通过语言或者文字来进行最全面,最准确的定位的,而是在不出大框架的情况下,由艺术家自己加以自身特色的创造得来的,这才是中国戏曲艺术的魅力所在,也是本源!所以有的人演了一辈子都不一定像高宠,或者是高宠!那么这句话用在一个学戏几年的孩子身上是不合适的。那么赵宏运到底像不像高宠,还有由观众去评价吧!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