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谭鑫培启示录

[来源:艺术中国]  [2012/7/27]
——在天津“南开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西汶艺术网
翁思再

(一)天津何以能够培育出大量京剧人才?

谭鑫培七岁时离开家乡湖北来到天津,在这里经历了他的启蒙和打基础这一艺术上最重要的阶段。天津是他第二故乡,而在此一住十年,呆的时间比第一故乡要多,而且又是艺术起步之地,可见天津这座城市对谭鑫培来说是多么重要。

清代南方伶人有向北移植的倾向。皮黄演员赴京之前,往往先到天津驻扎,经受这个戏码头的考验和培育。非但谭鑫培家族如此,谭鑫培的老师,同为湖北籍的余三胜,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天津以前隶属于河北省,潘光旦在他的名著《中国伶人血缘之研究》中说,皮黄人才主要出自六个地域或人群,即:河北、江苏、安徽、湖北、满人和山东,其中河北最多,占总数的27%。包括天津在内的河北地区历来是输出京剧人才的地方。我从小生活在上海,那时看台上的我喜欢的角儿,往往来自河北或天津,例如盖叫天、李仲林、李如春、小王桂卿、小高雪樵、李瑞来,以及被誉为“江南一条腿”的王少楼等,童家班也是从天津南下的。“上海的舞台,天津的角儿”至今犹是。现在上海京剧院中坚力量阵容里的引进人才,以天津、河北人为最多。这个地区为什么能够成为京剧人才的宝地?我觉得可以这次“南开文化论坛”研讨谭鑫培为开端,进行深入研究。古语云:“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社会文化或者地域文化课题。

(二)建议称“谭鑫培体系”以取代“老谭派”

今天研讨的主题是谭鑫培,我看会场的横幅写着“谭派论坛”,这个名称值得商榷。我认为今天把谭鑫培的艺术说成是一个流派,是把他说小了。
西汶艺术网
京剧史上流派纷呈,可是流派之间有所不同,有的是基础性的,有的是特色性的。哲学家叶秀山先生说:艺术的发展往往是这样:每个时期都有综合上个阶段的综合性的流派,这也就是形成以后流派发展的‘源’。由这个‘源’,可以发展成许多支流,这些支流在不同的方面为某部门的艺术创造了新的因素,为更高的综合准备条件,在一定的时期后,这些支流,又会汇合成‘源’,这时就把某部门的艺术推向新的阶段,这时又会产生新的具有代表性的流派。艺术的发展,就是这样循环不已,日见完善的。谭鑫培的艺术就是叶先生在这里所说的“源”,在谭鑫培身后出现的所有老生流派,无一不以取其法乳。他们往往是在学习谭鑫培的过程中,由于自身条件而有所变异,出现了自己的特色,也被称为某派,但前面谭鑫培是基础性的,后起的都是特色性的,前者能够派生后者,反之则不能。比如谭鑫培的弟子余叔岩一贯坚称自己是谭派,他派生了杨派和李少春的风格,可是杨宝森和李少春却不可能再派生出余叔岩的艺术。旦行里梅派是基础性的流派,它可以派生出程派、张派,反之却不可能,其理一也。

当年称谭鑫培艺术为谭派的人,并没有预见谭鑫培身后的艺术具体如何发展,出现那么多的“某派”。表面上看都叫什么什么派,这就模糊了同样称“派”者之间,有基础性和特色性的差别。每当我们以“流派纷呈”来赞誉京剧艺术,提倡“百花齐放”时,往往就会等量齐观。那么为什么谭鑫培的谭派同别的流派不能等量齐观呢?首先是因为谭鑫培是“广谱型”的,文武兼备,而且文戏兼具唱做、刚柔相济,武戏兼具长靠短打,还能拿得起红生和玩笑戏,后起的生行演员,包括创造流派者,都只是取谭鑫培艺术中的某一两个方面去拓展。这还涉及到基础教育,就像练书法一样,必须从正楷、基本点画开始练,不能一上来就练狂草。以谭鑫培这样的“源”来打基础,学员不会出毛病,发展空间大,而以其它特色性流派作为基础课,发展空间相对比较小,而且弄得不好会带来某种艺术上的习气。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为了在学理上予以厘清,我建议把谭鑫培的艺术称为“谭鑫培体系”,以示同其它特色性流派的区别。当然“谭派”还是有的,那是指的谭富英。以后一提“谭鑫培体系”就知道是老谭,说到“谭派”就知道是谭富英的新谭,这样也可以避免“谭派”这个概念本身所带来的歧义和混淆。

称“谭鑫培体系”还有一个意义,梅兰芳曾经说过,“谭鑫培和杨小楼代表京剧的表演体系”,我们以谭鑫培涵盖生行,梅兰芳代表旦行,两个体系并立,合起来才是京剧艺术体系的全璧。这也是一个学理上的分析。

(三)谭鑫培“穷而后工”的启示

谭鑫培“伶界大王”的桂冠来之不易。他的嗓子条件不如当时与他齐名的汪桂芬、孙菊仙,命运充满坎坷,可是他最后成功了,靠的是什么呢?

早年《半月戏剧》的主编张古愚先生分析说,谭鑫培靠的恰恰就是主观条件太差,客观条件恶劣。当时湖北人在北京吃不开,伶人中老一帮是苏州籍,都是昆曲名伶的后代;新一帮是安徽籍,他们虽无苏州籍的老资格,但徽商势力很大,连带着就有些政治势力。谭鑫培出道时,余三胜已经上了年纪,被张二奎压倒;此前由于程长庚成名,也使得湖北老生王洪贵失去号召力,另一位汉派老生李六也沦为唱中场戏的演员。在这种情况下,谭鑫培一方面着重于演武生,一方面动脑筋找窍门,而不是单凭苦干。谭鑫培有自知之明,承认自己唱不过王九龄、杨月楼、许荫棠、孙菊仙、汪桂芬、龙长胜,做不过张胜奎、卢胜奎、孙春恒、李六和晚辈刘景然,于是他就另辟蹊径。

谭鑫培是怎么应对的呢?

首先,他充分发挥自己武生底子的优势,以卓越的身手腰腿功夫显露在舞台上,因此无论褶子戏、官衣戏,还是穿蟒扎靠戏,都边式好看。所谓“武戏文演,文戏武唱”,留下了许多经典之作,比如武戏里的《白水滩》《挑滑车》《翠屏山》,演得逻辑清晰,人物性格鲜明。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