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忆起秦腔薛志秀先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3]
提起薛志秀先生,秦腔界(至少陕西西府、甘肃秦腔界)几乎很少有戏迷不知其名!对于这位老艺人(我将秦腔艺人划分为艺术家、老艺人、老演员、演员四等。这里一为戏曲是一门综合艺术,唱念做打,需样样精通,因目前没有看到薛先生的打,仅我所见,其所演者,不出文戏的范围!就我所见,像苏育民可称艺术家。另外身为甘肃人,也为避免护短之嫌,故没有遵从网上通行言论。)在其驾鹤一周年之际,我们应该怎样客观公正地评论她?当然首先依赖于广泛的资料,昨天出去试图寻觅,但是没有结果。二来得益于正确的态度。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周信芳同志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会看戏的人不会评戏,不会看戏的人倒会评!会看戏的评论者可能由于自己的好误,转而拥向某派,而对其他各种派或有特色(尚未达到流派)的演出嗤之以鼻,甚至一棍子打死也是经常有的!当然我这么说不是说我的态度就是正确的,只不过我们努力朝这个目标走就是了!秦之人正是这样一个人(我也很尊重的一个人,不过没有张振秦客观。昨天看到了大家以前的“论战”,秦之人和幸福路的论战是“薛在王、郗之后是否退了一截子”,当然由于幸福路同志是支持一路,所以说出偏激的话,“除非你见过他俩的演出,否则我不同意(意同而语不同)”,现在看过二老前辈演出的人,确实应该是凤毛麟角,当然不包括他秦之人了!当然一如秦所说,后来尊王擅演者有王景民、刘易平、焦晓春诸人,尊郗者当为蔡根福、黄致中、李益华、周正俗、张永华、孔新晟(孔唱不唱该戏不得而知,孔其实最早不尊郗,后在郗之班社演出融会遂多),而秦于郗下列王朝建警钟社的温警学,温基本走陕西的路子,且长期在陇南演出,故有“陇南红”的美誉,最擅之戏为《哭秦庭》《苏武牧羊》,而现在散见者为《打镇台》《辕门》《放饭》《杀驿》《杀庙》《葫芦峪》等,也是佳作!而同时期的谢鸿民、董化兰也是可独树一帜的!展则为为郗派之末,长期在靖远,故不太了解,磁也没买到.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我们当然承认老师的成就可以从学生那里得到体现,但有时体现不全,李云亭不是被人指责只得张老五一半么;有时学生有自己的理解,不愿盲从,结果青出于蓝而胜。秦的这个观点是正确的,但在后面的接招中自己却又范了“一抹光”的缺陷,他在大量研究高步云、王集荣一派的演出成就之上,尤其是王集荣先生大量的音频之上。我没有这个福分,只在秦之声网站上找到《金沙滩》《赵廉悔路》的音频便奉若至宝,不时去听!
西汶艺术网
其实从张老五到高步云,该派的嗓子都不是最好的,主要以韵味胜,另外勤习做工,尤其上、下三路,弥补先天不足。刘毓中后来回忆自己经常观摩陆顺子的演出来看,大概应该是这样,刘毓中的嗓子本来不是很好的。可是这样下来该派便有一个明显的特征,文戏武唱,在百名秦腔演员中介绍王先生时说尤擅长半文不武的戏,这个评价是中肯的!可是需要注意的是,嗓子的缺陷在王、薛二人手中得到了变革。这大概与王先习汉调,后习秦腔,能悉诸腔之妙,又得名师指点,而同时期又出了不少擅用嗓之人,与王的勤习有关,考王之传记不会相差很远。秦说他由一个不会用嗓之人到嗓子十分出色的戏迷,估计与参悟这些是密不可分的。­王、薛二人,气出丹田,韵味醇厚。尤其王的嗓音,高音不炸,低音不沉,不温不火,而相较之下薛之嗓音在王的基础上许多地方翻高唱,这是他结合自身条件的改变。主要是在调高低问题上,韵味基本上还是一致的,而在这一点上,引用师弟师兄观点,认为薛之唱腔上的高低音改变归结为“火”对薛来说是失之公允的。不可否认,薛在有些戏上是过火,但主要不是唱腔上,而是在做工上。事实证明,嗓音高的人,如果结合自身特征,不放出来唱的话,那唱出来是瓮声瓮气的。所以如果说秦在批评刘茹慧“肤浅”是中肯的话,对薛“无知的”评价则是无的放矢,因为薛根据自己的理解,演的三关元帅形象威武了些,已经不是单纯的继承了,而是在继承自己流派的基础上,又加进了自己的理解,有独创性,这一点在刘易平先生创造的杨延景上就以经不同于前辈二人了。但是秦在后面认为薛之戏全不似王先生,并引师兄师弟之言做反驳。事实上,如果一味按郗、王的路子来演的话,那何谈艺术的进步,必然会出现“一抹光”,这一点再不赘述,我在谈流派的札记中已经进行了批评。

另外还有一路观点,就是对《葫芦峪》的评价上,有人认为应给演成“死诸葛”,并以焦晓春先生为例证。焦晓春和刘易平基本上一个路子,都间接的接受的王文朋的唱法。二人又略有创造,创造之处就是将诸葛塑造成了个“死诸葛”形象。这个最为典型的一句就是刘易平、焦晓春二先生的“到西蜀你见了幼主金面,你就说”说字后面的拖腔,虽然唱法不同,刘易平更是从自身出发,充分发挥了自己鼻音的特点,异曲同工,使这些唱腔成了绝唱。再比如老贼撒下了泼妇脸(见),上口字的运用,增加了喷口的力度,但是在整个人物塑造上,正如王绍猷先生评价刘易平的“哀多”,因为毕竟诸葛是个神掐妙算,羽扇纶巾,运筹帷幄之人,大概在六出岐山之时,还是指望一举成功,直捣黄龙的,所以作为统帅,还是要突出他的帅才,要有逸气。直到失败后,他感觉到了自己无法实现统一大业,理想蹉跎,万念俱灰,一下子就开始老龄化了,这个把握上温警学先生还是十分到位的。当然我也不是过分哄抬薛志秀,旨在说明我们简单粗暴地对某一演员说对错的时候,无疑自己的观点就是错的。当然薛之秀不可避免的还有自己的局限性,比如剧目的继承上,王集荣先生的如《金沙滩》这些剧目,如果不唱的话,说明她局限于女须生本身的局限,没有突破。

当然以上这些废话,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破除对她的不公平看法,同时也指出薛的成就既有继承,也与自己的创造分不开。那么我们下面谈她的艺术成就就比较好说了。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