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西汶艺术品2000G古籍资料

名旦之花——记姚璇秋高徒吴玲儿

[来源:艺术中国]  [2013/2/16]
吴玲儿 (1961~) 澄海市人,广东潮剧院国家二级演员,闺门旦、青衣当行。广东省戏 剧家协会会员。1978年毕业于汕头戏曲学校。1980年在《王熙凤》中饰演尤二姐一角获广东潮剧院青年会演一等奖。曾获汕头市政府通报嘉奖。主演的名剧《柴房会》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录像收藏并参加第二届中国艺术节(中南片)演出。饰演的主角有《陈三五娘》中的黄五娘,《苏六娘》中的苏六娘,《偷诗》中的陈妙嫦,《蓝继子》中的蓝王氏,《冰梅》中的杜冰梅,《飞龙女》中的皇甫飞龙,《柳玉娘》中的柳玉娘,《无意神医》中的皇太后等。

吴玲儿扮相秀丽,做派大方,唱腔优美,1993年在广东省戏曲研讨会上她的表演受到中国戏曲表演艺术家杜近芳的称誉。由吴玲儿主演的20多部剧目均被录音录像发行海内外。历年来在海内外作巡回演出,均受到好评。曾撰文《姚璇秋教我演黄五娘》发表。

潮剧标准闺门旦吴玲儿,是姚璇秋悉心栽培起来的一朵名旦之花。

玲佩声随响履闻,宛然抱瑟湘君;

丽儿体态轻盈甚,一片见吹欲化云。

这是新加坡著名诗人潘受赠吴玲儿的一首诗。在诗人眼里,吴玲儿宛若抱瑟弹唱的仙女湘君,玲佩之声悦于耳,丽质天姿耀眼前,神韵之优美,气质之高雅,如风化云。这是对吴玲儿舞台形象准确生动的描绘。

吴玲儿从艺十多年来,成功塑造了黄五娘、尤二姐、莫二娘、陈妙嫦、皇甫飞龙、杜冰梅等鲜明秀丽的少女少妇形象,饮誉海内外。最近又在潮剧院一团为'93(汕头)国际潮剧节献演的新戏《柳玉娘》中担任主角。

吴玲儿善于刻划深沉真挚、情意绵绵的深闺淑女;善于渲泄善良弱女子的凄楚冤情;也善于塑造刁泼狠毒、权欲很得的娇妇;最近又别开生面地塑造出柳玉娘这样一个慧眼秀心、美姿丽态"卓文君式"的鲜活形象。令人惊叹一个热情爽朗、天真单纯的少女少妇(吴玲儿生活原型)何以能塑造出性格深沉复杂(吴玲儿舞台典型)的人物形象?
艺术中国
要解开吴玲儿艺术之谜,还得人她的艺术生涯去追踪溯源: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荔镜重开弦歌续  五娘复出知是谁

一九七八年,正是潮剧复苏的黄金时代,剧团经常接受出访任务。一批传统名剧如《陈三五娘》等亟待鲜花重放,但原来的知名演员如姚璇秋等,历经"十年浩劫"之后,大多进入师傅、师姐的行列。潮剧必须后继有人,培养新秀,以新美的姿态出现。

当时突出一个具体问题是:重排演《荔境记》(陈三五娘),弦歌续唱优美的潮剧之诗,谁来担纲主演黄五娘?

黄五娘这个角色属标准闺门旦,表演细腻,情感委婉深沉,谁能继承旦后姚璇秋的精湛表演艺术?
艺术中国
名师尚在,高徒是谁?

这是关系到潮剧在新时期能否复兴的主结,又是海内外潮剧观众翘首以望的事情。市委领导、潮剧院领导、专家师傅们都很关注。一时之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期望的眼光形成一个聚集点----只看姚璇秋"一定音"!

姚璇秋一眼看中吴玲儿  吴玲儿如花初放吐芬芳

吴玲儿当时19岁,尚在戏校学习。她举止活泼、天真无邪,正如"一支梨花春带雨",又是"一颦一笑风韵生",面如满月,眼似闪星,沉静时有端庄致风韵。她口内纳珠玉之声,眼瞳含戏曲之光。

著名旦后姚班秋惊喜地发现吴玲儿这些优异潜质,便一眼看中了她,热情收吴玲儿为徒,教她继承黄五娘这个海内外驰名的角色戏,于是,领导决定让吴玲儿提毕业进广东潮剧院一团演戏。

姚璇秋从吴玲儿的具体情况出发,首先开教闺门旦的台步"走圆场"从慢到快,从快到慢,又突变为碎步、磨步、蝶步、云步、踏步等,一连好几天,练得吴玲儿周身酸痛难耐,上下楼梯都叫"哎唷!"

姚璇秋授徒眼到心到,她对吴玲儿又鼓励又压担子:"小吴练得很好嘛,我们学闺门旦的就得练好这套基本功。现在不苦练,将来是要后悔的!"说得吴玲儿轻轻抹去眼泪,紧咬朱唇鼓劲再练下去。

为了使徒儿心领神会,园丁边示范动作边讲解人物。姚璇秋说:"黄五娘出身富户人家,受过良好教养,知书达理,又有一颗善良美好的心。她的一举一动都要稳重端庄,感情表达要深藏不露,但又不能呆若木鸡,所以要做到细腻,严格分寸。舞台上要行不动裙、笑不出声,开口不露齿。"

姚璇秋爱护吴玲儿,象园丁爱护含苞待放的蓓蕾一样,施之以戏曲艺术营养,浇之以寄望之深情。她严格认真,耐心启发,平易近人,吴玲儿尊称她为"秋姨!"

在"秋姨"的关心指导下,吴玲儿一招一式地学,一腔王码电脑公司软件中心调地练,几十次甚至上百次,直到秋姨满意为止。黄五娘有个叫句"苦呀!"吴玲儿练了上百次,整月整月地叫"苦呀!"戏曲讲究"含、咬、吞、吐",叫句尤见功力,要叫得有情有韵味。当时有不甚了了者认为何苦如此苛求?旁观者反倒为吴玲儿叫起"苦"来。后来事实证明:吴玲儿的戏曲口白能含情动人、富有节奏感和意味美,正是当年苦练数月的"叫苦",换来了今天观众的"叫好!"

吴玲儿苦练戏曲功夫,北风飒飒,她练得心热脸红;细雨霏霏,她练得如鱼得水:烈日酷暑,她练得淋漓尽致。她牢记秋姨的话:"演员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潮剧的希望靠你们了!"

一个十九岁天真烂漫的少女,刚一踏进戏曲殿堂之门,便担纲担戏,超负荷地磨炼,说苦,实在苦不堪言,说幸运,实在也够幸运。吴玲儿到今仍念念不忘,总是说"秋姨如何教我"、"我的成长离不开秋姨"。句句深情语,声声颂园丁!

吴玲儿塑造的黄五娘,那稳重端庄的大家闺秀风韵;那自尊矜持的少女情貌;那亦羞亦嗔的含蓄,让人看到当年姚璇秋的艺术情影和见采神韵,但也让人体味到雏凤清于老凤声,复出的五娘在古典美上焕发出青春气息,从中窥见吴玲儿的独具神韵和新潮气派。

吴玲儿继承姚璇秋善于表现黄五娘"一瞬间的复杂心理变化",她掌握"爱情的炽热力量"这一人物支柱去演戏、演行、演活人,在唱做念上潜化入自己的优美表演和腔韵声情,形成新美的形象气质。

一九七九年以后,吴玲儿随姚璇秋到香港、新加坡、泰国文访问演出,吴玲儿工的黄五娘形象,深受海外乡亲的赞誉:"潮音一典动乡思,犹忆璇秋色艺驰;万掌声中今赞誉,名花又有吴玲儿。"

艺术中国
页码1 2
更多
艺术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