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浅谈北路梆子与北路地方民歌的相互借鉴作用!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12]
引言

忻州市地处山西省北中部地区,东临太行山,西临黄河,北邻大同、朔州,南毗太原,素有“晋北锁钥”之称,在历史上有着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地位,近代百余年来也是走西口的必经之地。忻州的地方艺术形式由于长期受到南来的省城文化和晋南文化以及北往的口外文化的三重影响,有着其魅力独具的地域色彩。

二人台是流行于忻州和整个晋北周边地区的一种传统民歌形式,它的音乐以当地山曲民歌“社火玩艺”中的的殃歌小调和道情戏中的部分乐曲为基础,又吸收了内蒙民间小曲以及陕北民歌中的一些曲调的特征而成,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
西汶艺术网
北路梆子是山西四大梆子戏之一,是流行于忻州和晋北周边地区较有影响力的地方戏曲之一。据史料记载,[1]在明初时期,曾经有过两次“大槐树”移民,有较多的晋南人迁移到晋北定居。移民们带来的晋南文化逐渐与当地的文化艺术融合起来,随着明中期以后走西口的逐渐兴盛,跟北上的蒲州梆子结合而逐渐形成了具有北路特色的北路梆子。

在北路梆子历史上有几句顺口溜说道“生在蒲州,长在忻州,红火在东西两口(指张家口至包头一线),老死在宁武朔州。” 忻州作为走西口的必经之地,自然成了以这两种艺术形式为代表的地方艺术的主要发生地和演出地。在忻州这片热土上,这两种唱腔艺术互相借鉴,相互促进,对忻州文化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一  历史沿革

普遍认为忻州市河曲县是二人台的故乡,它最初是农民在劳动余暇自我娱乐的一种表演形式,大约形成于清末咸丰至光绪年间,它是伴随着走西口的逐渐兴盛,在蒙汉民歌和曲艺丝弦坐腔的基础上,吸收民间社火中的汉族舞蹈,又结合秧歌中“踢股子”等舞蹈动作发展而成的。

到清末民国初,内蒙古土默特地区开始出现了二人台职业班社,剧目逐渐丰富,开始由表演唱向代言体民间小戏发展。

抗日战争时期,在内蒙古与河北张家口等地出现了东路二人台的职业班社,初步有了行当之分,表演方式也突破了“抹帽戏”形式,唱腔向板腔体式发展。

建国后,二人台艺术得到了蓬勃的发展,先后在内蒙古自治区、山西、河北南部、陕西东部等多地建立了二人台专业演出团体和培养二人台演员的艺术学校。忻州作为二人台艺术的主要演出地之一,近年来演出团体和艺术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说明了二人台这种艺术正符合了人们的审美需求,也说明这种民间艺术形式具有顽强艺术生命力。

如今,二人台作为忻州最具特色的地方艺术形式之一,依然是民间艺术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受到百姓的青睐。

北路梆子最初形成约在明末清初,也是随着走西口的逐渐兴盛,在“山陕梆子”和“蒲剧”的基础上,结合北路民歌和地方戏的板式唱腔,又不断汲取其它剧种的养分逐渐形成的。到清代乾隆至咸丰年间,北路梆子已基本成熟,有了固定班社、剧目、名伶和演出规例。其活动地区除山西省的忻州、雁北地区外,还有内蒙古中东部、陕西省北部及河北省张家口、蔚县等地。

在北路梆子的形成历史上,蒲剧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可谓是北路梆子的“母体”。北路梆子的念白称为“蒲白”,很多北路梆子演出团体和艺校都要请蒲剧老师教“蒲白”,以求“字正腔圆”。

据史料记载,清乾隆二年(1737)七月,有“大成班”在代州鹿蹄涧演出梆子大戏《龙凤剑》和《朱仙阵》。在蔚州,“梨园子弟歌珠少,雪面参军斜袖穿”,但官府老爷并不欣赏,因为它“不是帝京弦”,而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地方戏(《蔚县志》载)靳云藩《蔚州观剧》,在归绥(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也有关于来自山西大同的“大云班喜唱梆子戏”的记载。由此可见,当时梆子戏已经在晋北、内蒙一带广为流传。
西汶艺术网
清代同治年间至抗日战争前,是北路梆子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班社多达百余个。有名望的班社有“三顾园”、“五梨园”、“成福班”、“同庆班”等30余家,更有因远去京师演出而颇负盛名的“大昌盛班”。抗日战争前,仅崞县(今忻州市原平市)班社就达30个之多;五台县虽属偏僻山区,也有7个班社。北路梆子班社之多,艺人之众,以这一时期为最。对后世有影响力的艺人就有“天明亮”、“捞鱼鹳”、“盖北京”等不下百位。

这一时期,在唱腔艺术上还形成了三大流派:以大同为中心的“云州道”(亦称“大北路”),以代县为中心的“代州道”(亦称“小北路”)和以河北蔚县为中心的“蔚州道”。它们既有共同的程式规范而又各具特色,名角们也多根据自己的嗓音特点和行当需要创造了自己的风格,竞相标新立异,促使北路梆子演唱愈加丰富多彩。

抗日战争时期,北路大地受到日伪军摧残,艺人们遭受各种迫害,不得不被迫停止演出。艺人“小十三旦”全家在崞县遭敌杀害;“小电灯”贾桂林隐名埋姓做了家庭主妇;“九岁红”高玉贵赶了大车,更多的艺人则停止演出,从此退出了艺术舞台。

“七七事变”后,北路梆子艺术有幸依仗晋绥根据地的绥蒙军区人民剧社、二中剧社、长城剧社的庇护,得以延续。人民剧社的“二梅兰”(雷艳云)、“七岁红”(马素琴)、“海棠花”(王秀英)等演员,辗转绥蒙、晋绥地区演出,为北路梆子艺术的延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新中国成立初期,山西省内一直没有专业的北路梆子剧团。

1954年举行全省第一次戏曲观摩会演前,党和政府派人敦请离开舞台18年之久的著名艺人贾桂林和高玉贵、董福、安秉琪等参加演出,引起轰动。

1955年2月16日,在山西省委和政府的关怀下,成立了“忻县专区北路梆子剧团”,忻县(今忻州市忻府区)逐渐成为北路梆子艺术的中心。

1956年,北路梆子赴京汇报演出,获得首都戏剧界与观众好评。1959年春,北路梆子随山西人民赴福建前线慰问团演出,在杭州、上海等地公演,获得广泛赞扬。

此后不久,山西大同市、内蒙古包头市、丰镇县、忻州地区宁武县、五台县及雁北地区陆续建立北路梆子剧团,并在忻州、雁北创办两所戏曲学校,培养后继人才。

2006年5月20日,北路梆子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二  二者的艺术特色和亲缘关系分析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北路梆子和二人台艺术诞生在同一时期的同一地区,又在数百年间的历史长河中齐头并进,时间和地域的统一性,使得二者不可避免地有着难以分割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